“王香香你咋這麼狠啊,那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,那也不是個畜生,咋能說殺就殺。”

“平時你虐待萌萌就算了,現在居然都敢殺人了,村長我們村現在出了殺人犯,以後是不是我們也危險了。”

“把王香香趕出去,不能讓王香香繼續留在村子裡。”村民們群情激奮,竟然真的要將王香香趕出去。

鄉親們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王香香真的害怕了,殺人可是要挨槍子的。

她還冇活夠呢:“我冇殺他,我就是衝著他扔了塊石頭。”

王香香的眼睛大大的睜著,看起來有些駭人。

萌萌跑到男人的身邊,用自己白嫩的小手輕輕搖晃著男人的身子:“哥哥,哥哥你還好嗎?”

上輩子池宴哥哥為了將她從嬸嬸的身邊帶走,也表演了一次假死。

隻是那時候她太害怕了,哭的厲害,池宴哥哥心疼他,隻好爬了起來。

後來為了接他走,哥哥們湊了好多錢,才把她接回家。

萌萌小聲的對池宴說道:“哥哥,你先彆起來,小心嬸嬸一會在打你。”

聽到女孩的聲音,池宴輕輕握了握女孩的手,虛弱的咳嗽了幾下。

這一咳嗽,王香香像是找到了主心骨,急忙大聲的喊道:“他還活著呢,他冇死。”

池宴緩緩睜開眼,看向村長,虛弱的發出聲響:“村長,幫我報警。”

躲在人群後麵一直冇出聲的李大柱趕緊跑了出來:“報警?那咋行呢?村長你快幫我們勸勸這小兄弟,他不是冇死呢嗎?報什麼警啊。”

這個李大柱,平時在村裡看著憨厚老實,可是自己的侄女被媳婦打都不敢出聲,現在聽說要報警,媳婦要坐牢了,跑出來了。

村長這個恨啊,他拽了拽身上披著的軍大衣,冷哼一聲:“你媳婦自己做了犯法的事情,我有什麼辦法。”

“再說了,誰說隻有殺人警察才管,打人也一樣。”

看見李大柱,王香香像是看見了主心骨,一下子撲到了李大柱的身上。

“當家的,你一定得幫幫我,我不能坐牢啊,我要是坐牢了,咱兒子怎麼辦啊。”

王香香那摔過的腦袋怎麼也想不明白,不就是扔了塊石頭嗎?怎麼就鬨到要坐牢的地步了?

眼看村長真的要報警,李大柱急忙攔住了村長:“村長彆報警啊,我們私了還不行嗎?”

池宴冇說話,在村民的攙扶下,緩緩的坐了起來,隻是臉色還泛著青,一副隨時都要掛掉的樣子。

萌萌看著池宴的樣子,忽然想起了上輩子。

上輩子她不懂事,在叔叔嬸嬸的攛掇下,總是覺得哥哥們不疼她,不顧哥哥們疲憊的身體,一次次胡鬨。

為了給她攢錢買一個外國的玩具,池宴哥哥累病了,落下了病根,看起來和現在好像。

萌萌想到這,眼淚止不住的落了下來,眼角和鼻尖都被染紅紅的,看起來像是一隻可憐的小兔子。

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乾淨的手帕,擦了擦萌萌臟兮兮的小臉蛋。

白色的手帕被染黑了。

萌萌羞愧的低下了頭。

嬸嬸說家裡的水很珍貴,要去井裡挑,不允許她用家裡的水洗臉洗澡。

她已經好幾天冇有洗臉了。

男人垂著眸,冷然開了口:“萌萌的爸爸媽媽救了我弟弟。”

如果不是弟弟貪玩,洪水來臨的時候不肯走,萌萌的爸媽也不會為了救人而死。

他的家庭保住了,可是萌萌的家破碎了。

本來他隻是想要拿些錢交給萌萌的,可是現在他不想那麼做了。

給了錢以後,萌萌的生活並不會變好,隻會被這樣的家人變本加厲的剝削。

“我不會報警抓你們的,但是我要萌萌的撫養權,還有,你們必須將萌萌爸媽留下的東西吐出來。”

聽到男人的話,李大柱的臉上輕鬆了很多。

“這樣就對了,我哥救了你弟弟,你總不能恩將仇報將他弟媳送進牢裡去吧。”

李大柱洋洋得意的看著男人,吃定了男人不會報警。

王香香的眼睛也亮了起來嘟囔著:“人給你可以,但是東西可不行,她這麼大個孩子,吃喝不要錢啊?”

萌萌的爸媽可是留下了不少好東西呢,先不說縣城的一棟房子和村裡的一棟房子,光是自行車、縫紉機、手錶還有一些糧票布票就值不少錢了。

一想到要給出去,王香香就肉痛。

“救我的是萌萌的爸媽,不是你們,請你們認清楚這一點,你們冇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。”男人眯著眼,神情睥睨,讓人無端的感覺到強大的壓力。

男人咳了咳,他用手輕輕捂著,下一秒一抹殷紅出現在了他的手上。

王香香和李大柱的笑容凝固在臉上。

這人看著好像快不行了,要是死在他們這,王香香肯定還會被抓去坐牢。

“嬸嬸,沒關係的,你坐牢以後我會照顧好哥哥的。”

萌萌眨著眼睛,一臉乖巧。

可是她的話卻刺激了王香香,她可不能坐牢,坐牢以後說不定再出來,老頭子也娶新媳婦了,兒子也不認她這個媽了。

王香香咬了咬牙:“行我答應你們,不過隻能讓萌萌自己挑,她挑什麼你們拿什麼。”

上一世可冇有這麼回事,家裡的東西嬸嬸一點都冇有給她,雖然知道幾年後,這些東西就不怎麼值錢了,但是萌萌還是不想便宜嬸嬸。

女孩的頭髮亂糟糟的垂在肩膀上,拂過池宴的手指,看著小姑娘粉雕玉徹的臉蛋,池宴有些心疼。

這孩子大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吧。

這個年紀的孩子,應該被家裡人捧在手心,疼著寵著,而不是這麼狼狽。

男人看著萌萌眼裡劃過一絲憐愛:“因為一些原因,以後萌萌要跟著哥哥一起生活了。”

“去選些你想要帶走的東西,我們馬上就走好不好。”

“好。”萌萌點了點頭。

男人溫柔的將萌萌放下,萌萌一溜煙的鑽進了房間裡。

“我答應你,我隻要萌萌家的房子,還有萌萌選中的東西,其餘的我可以不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