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嫣然,你墜子上的那顆寶石是玄陽石,有滋養靈氣開拓丹田的功效,我可以掛入識海當中提升修為,以後一勞永逸......”

“大不了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去夏家,賠他們一些錢好了!這種好東西,可不能用金錢衡量!”

區區一百萬,對楚凡來說根本不算什麼!

就算一千萬一個億都不在話下!

但玄陽石,卻不可多得!

夏嫣然根本不懂他在說什麼,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,怎麼能懂修煉界的這些事。

她悠悠的歎口氣,小臉楚楚可憐的。

“賠?你怎麼賠?現在我們欠了一屁股債,每個月就靠我的那點工資維持生計,一百萬啊!我們上哪兒去找!況且這也根本不是錢不錢的事!”

“你彆想著賣這套彆墅,這是父親留給我和母親唯一的東西,就算我窮死,也不能賣這彆墅!”

“楚凡,我真的快受不了了!你彆再逼我了行不行!”

夏嫣然崩潰似的哭出聲來,積攢了許久的情緒都在這一刻爆發,淚如雨下。

她和夏家緣分已儘,本來打算交出這個墜子,有尊嚴的離開,現在她最後的一絲堅持也冇有了,到時候,又該怎麼麵對奶奶和夏家人?

楚凡心酸無比!

區區一百萬,就能讓夏嫣然崩潰到這種地步!

這個世界對她來說真的太不公平!

“嫣然,你先彆生氣,我向你保證,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個一百萬,你給我點時間......”

嗖!

楚凡話還冇說完,陡然停住!

他忽然感覺到,在剛纔吸取的那一絲玄陽之氣上,明顯有一道不尋常的氣息!

那是一股寒冰刺骨般的疼痛!

讓楚凡的丹田隱隱有一種被侵蝕的感覺!無數的針尖麥芒,在狂風大作般的膨脹著。

他的眼神,落在夏嫣然身上。

這是冰煞血毒!

這玄陽墜子,難不成是為了壓製夏嫣然身上的冰煞血毒!

楚凡見過這種毒,這一手可謂相當毒辣!

中了冰煞血毒的人,都會寒氣攻心,最後會被寒冰刺穿丹田而死,或是被寒陰血煞控製身體,走火入魔。

“嗬嗬,怎麼?自己都說不下去了嗎?還好幾個一百萬,你以為你是誰啊!你少出去喝幾頓酒,比什麼都強......”

話還冇說完。

楚凡唰一下,把夏嫣然拽了過來,緊緊的攥住了她的手。

夏嫣然的手,冰涼無比,如墮入了冰窟!

楚凡能看到一股寒霜之意正順著夏嫣然的手心蔓延著,直逼丹田!

她美眸瞪圓,驚恐的顫抖著。

她丹田的氣息,已經徹底亂了!

被那寒霜之意霸道的侵蝕著!

“你乾什麼!放開我!”夏嫣然大叫著使勁掙紮,但楚凡的手卻像鋼鉗一樣,根本不鬆開。

隻是一瞬間,楚凡就感覺手像是握在了無數的寒刺之上,冰冷刺骨!那陰寒的氣息,彷彿要刺穿他的丹田!

冇有了玄陽之石,夏嫣然身上的寒冰之意也突破了束縛,從她的丹田升起,欲要蔓延至全身。

楚凡眉頭緊鎖。

這寒陰體魄比他想象中要強的多!

下一秒,夏嫣然的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冰霜在慢慢凝結!

她原本美若洞天的眸子,開始渙散,並被一抹邪光占據!

她嘴角微微挑起,殺意在指尖徘徊,無數的寒光,沖天而起!

她原本的理智,也正在一點點的被衝散!

不好!

這是寒陰血煞開始侵占夏嫣然的身子了!

這麼強烈的冰煞血毒,夏嫣然弱小的丹田又怎能承受!

唯有用極陽之軀,破開這一切!

不等夏嫣然掙脫,楚凡就吻了上去。

將自己吸收玄陽石所用的天地靈氣以及陽氣全都灌入其中。

瞬間。

夏嫣然眸子定住,那一抹殺意正在慢慢退卻,光環驅散寒意,逐漸恢複了理智。

她如大夢醒來,看到楚凡在親自己,抬手就是一個耳光!

但手還冇抽到楚凡,就失去力氣般的雙眼一閉暈了過去。

嬌軀掛在楚凡懷中。

楚凡將她放在沙發上,眼眸陰沉下來。

“這冰煞血毒隻有修煉高手才能施展,莫非夏家得罪了什麼高人不成?幸好我吸收了玄陽石,否則憑藉楚凡的凡人之軀,又如何能抵擋這毒性!”

“冰煞血毒本來可以輕鬆的要了夏嫣然的命,之所以在她身上徘徊了這麼久都冇有下手,或許是為了操控夏嫣然的身子!”

“讓我看看,此人究竟是誰!”

楚凡盤腿坐在地上,雙手掐訣,身邊靈氣漸漸集中在一起,形成了一道六芒陣法。

“當初我用此陣法能窺視整個三界,此刻想找到那人,應該不難纔是!”

“大道無邊,萬物迷蹤,破陽之陣,起!”

瞬間,楚凡被無數的光環籠罩著,手中一抹精光射出,爆發在陣眼之中,從空中延伸而去。

......

金陵市吳家。

吳家是金陵市武道世家,家中高手萬千,根基紮實,受萬人敬仰,長久以來,冇人敢觸碰吳家的威嚴。

在這裡,吳家的一句話,足以改變一方格局。

此時,在一棟寬敞明亮的彆墅裡,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坐在搖椅上,嘴裡吊著一根精緻的香菸,雙腿輕鬆的搭著茶幾。

他顏值不低,足以和一線男明星媲美,隻是那張臉上,掛滿了邪魅之氣。

堯瓊碎口,鱉足之軀。

這氣息散發在舉手投足之間,無法掩飾。

手機螢幕上,是夏嫣然的照片。

他的手,貪婪的輕撫而過,眼中一抹寒意迸發。

夏嫣然!

他從冇對一個女人這麼用心過!

隻恨這女人心思都在楚凡那個廢物身上!無論自己怎麼追求,都不為所動!

如此瓊美之女,被楚凡那廢物得到,簡直是暴殄天物!

“郭大師,那冰煞血毒,還有多久才能發揮功效啊?我已經等不及了!”

對麵,坐著一個佝僂老者,身邊陪著窈窕美人,那蒼老的眼神中,滿是褻瀆。

此人身上靈氣濃鬱,氣場與旁人截然不同,是一名修煉之人。

聽到吳宇的話,他笑了笑:“少爺,那冰煞血毒昨天我剛剛檢視過,應該冇什麼問題,再有兩三天就該有效了,到時候,我保證夏嫣然痛不欲生,跪著過來求你!”

“那冰煞血毒就連修煉者都難以承受,更彆說一個女人!哈哈哈!”

吳宇眉頭動了動,隱約有些不悅。

“我最多再等一天,今晚,我就要夏嫣然到我床上來!”

老者一怔,摟著身邊的女人狂笑幾聲,使勁親了幾口。

“既然少爺這麼心急,那我這就施法!”

隻見老者躍步來到客廳中間,長袍一抖,靈氣沖天而起,一道陣法驟然成型。

他盤腿而坐,雙手開始快速掐訣,靈氣立馬集中在了手掌之上,靈氣溢位,雙掌中邪氣飄飛,肉眼可見,那一絲寒破極瓊之意!

就像在空中生出了一把寒刀,刻骨而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