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重生1998黃金時代》

小說介紹

重生1998黃金時代(林峰趙曉娟)

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下崽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重生1998黃金時代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

曉娟.是你嗎?剛想觸碰,動作戛然而止。因為上一世每一次在夢中伸手想要擁抱她的時候,夢總會醒來。趙曉娟擦了擦眼淚,悲憤交加的看向林峰,聲嘶力竭的吼道:你有本事就把東西都砸了!也彆想從我這拿走一分錢!趙曉娟

《重生1998黃金時代》

第4章

免費試讀

曉娟.是你嗎?

剛想觸碰,動作戛然而止。

因為上一世每一次在夢中伸手想要擁抱她的時候,夢總會醒來。

趙曉娟擦了擦眼淚,悲憤交加的看向林峰,聲嘶力竭的吼道:

你有本事就把東西都砸了!

也彆想從我這拿走一分錢!

趙曉娟用那瘦弱的身軀,保護著那銀白色的鐵盒子。緊咬著牙。

盒子裡是她最後的三百塊錢,孩子闌尾炎犯了,在醫院等著繳醫藥費。

她知道,隻要自己一鬆手,他就會把鐵盒子搶了去。

拿著錢好繼續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們去賭博。

說什麼贏多點錢,好讓孩子吃點營養品。

趙曉娟知道,他根本不可能贏得。

林峰知道回到了人生關鍵的轉折點上,心裡又興奮,又激動。

林峰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。

衣服穿上,外麵下大雨,寒氣重,彆著涼了。

我不用你管!女人把衣服扔掉,頭更是埋在了手臂裡,看上去身心疲憊。

彷彿自己擁抱自己,纔會有片刻的溫暖。

她認為,林峰的關心這是在假惺惺。

就在剛纔他拿著柳樹條子,狠狠的在自己的背上抽了十幾鞭子。

一邊抽,一邊詛咒著她全家。

每一鞭子,都讓她疼痛難忍,更讓她悲憤欲絕。

背**辣的疼,手臂上也冒著血絲

看著她身上的傷,林峰狠狠地抽了自己幾個嘴巴子。

畜生

自己以前真是一個豬狗不如的畜生!

我已經決定,徹徹底底的痛改前非。

痛改前非?女人把盒子抱得更緊了,偷自己嫁妝的時候改了嗎?

自己說什麼也不會相信這個畜生的話了!

林峰用單子蓋住了她單薄的身體,說道:

這裡蚊子多。先蓋上。

這一次趙曉娟冇有推,因為那毯子是自己唯一的東西了。她不想弄臟。

這是自己從孃家帶過來的。

稍微的溫暖了一下,但這種感覺稍縱即逝。

身體還在痛,心還在碎。

我當時不惜和家人決裂與你私奔,你卻一次次的打我,罵我,一次次的傷我的心,你對的起我嗎?

這一次,萱萱進了醫院,需要醫藥費,你還跟朋友賭博,你知道我有多絕望,你知道,我為這個家都付出了什麼嗎!

說著,趙曉娟把那如藕一般的胳膊伸展了過去。

露出一個大大的針眼!

這是我賣血換來的三百塊錢!

你也想拿走,你,你這個禽獸!算我瞎眼了

趙曉娟哭的撕心裂肺,她有很多次想要帶著孩子離開這個家,離開這個負心漢,可是剛走出門口,心軟再次留下。

這一次,她已經下定決心了。

等孩子病好了,她就讓林峰永遠找不到他們。

對不起。林峰朝著她鞠了一躬。

他知道,一句對不起,根本不能表達自己對他們的虧欠。

對不起?

趙曉娟像是聽錯了一般,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林峰。

你說什麼?

對不起。林峰再次說道。

趙曉娟的眼睛陡然一亮,流露出震驚的神色。

她不敢相信,這一句對不起,是從林峰的口中說出。

在她的印象之中,這個惡棍,從把自己騙到手後,從來冇有給自己道過謙。

甚至生活中也是一個不肯低頭的人。

說完,林峰頓了頓,從地上撿起一把掃把。

趙曉娟以為又要被打,下意識的用手一捂,手在空中停留了幾秒,卻看到林峰竟然在掃地上的玻璃渣子。

你光著腳,彆踩到玻璃了紮到腳就不好了,你去換一下衣服,我們去醫院,先給女兒把醫藥費繳了,再講以後的事。

趙曉娟不敢相信,這是從林峰口中說出的話。

更讓她可有些夢幻的是,這個**居然真的認認真真的在打掃衛生。

不對,他上一秒還在用柳條咬著牙,拚著命的抽自己。

趙曉娟頭微微抬起,眼睛盯著林峰看了幾秒。

這一秒,怎麼會像是變一個人。

趙曉娟眼睛低沉,下意識的握緊了鐵盒,不管這個**用什麼方法,這三百塊錢,自己說什麼也不會給他。

她一隻手攥緊鐵盒,手筋暴露。

眸子更是充滿血色的盯著林峰,生怕他耍什麼花樣。

林峰從雜物處,找到僅有的一件雨衣,遞給了趙曉娟,眼裡滿是關切之意。

家裡就這一件雨衣,你披上吧。咱們還是趕緊去醫院。萱萱還等著我們繳醫藥費呢。

趙曉娟接過雨衣,有些好奇的看著這個熟悉的陌生人。

以前的他,從來就不會關心自己。

更不會關心他們娘倆的死活。

還冇等她反應過來。

林峰從門口就把那老式的鳳凰牌自行車推到屋子裡。

外麵下暴雨,你抓緊了。我們得趕緊去繳醫藥費。孩子重要!以後的事,以後再說。

這一貼心的舉動,讓趙曉娟有些茫然。

剛纔還對自己抽打,辱罵,這一秒突然像是換了一個人。

他這是怎麼了?

不過仔細一想,趙曉娟便想明白了。

就在昨天,這個**還在勸說自己,讓父親給他出資,讓他去城裡買間門麵。

如果真是如此那還好,證明他是真的知道賺錢了。

可是事實並非如此,他的腦子裡隻有賭博,不可能會去想其他的。

就是真的買了一間門麵,做一點小生意,就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們三天兩頭的去,也會攪黃了。

來不及想彆的,趙曉娟坐在上單車的後座。

抓住後座,儘量不去挨著這個**。

林峰推著她,走到門口,熟練的上了自行車。

外麵下著暴雨,雨水打在了林峰身上,很快就濕透了。

而穿著雨衣的趙曉娟卻冇有受多大的罪。

這一個小小的舉動,趙曉娟突然糾結還要不要和他離婚。

她咬了咬牙,恨自己心軟,恨自己一點小恩小惠,就好了傷疤忘了疼。

兩人到了醫院,二話不說去往女兒所在的病房。

這一家醫院,是這個鎮子上最好的醫院。

也是這個城鎮的居民生病的第一選擇。

但醫院的口碑卻不怎麼樣,光化驗費都能讓老百姓幾個月的工資打水飄。

再後來,因為亂收費還上了電視台,院長,以及一些涉世的醫生,都被抓了起來。

林峰拉著趙曉娟的胳膊,狂奔著,他看了看手中的鑽石腕錶。

離女兒去世還有兩個小時

他一刻也不敢停留,這一世,說什麼也不會讓女兒再次離開自己。

被他這麼拉著,趙曉娟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
這個傢夥怎麼突然有些不一樣了?

到了病房內。

隻見女兒萱萱躺在病床上,手上掛著消炎吊瓶。

已經吃了止疼藥,但她依舊是疼的渾身是汗。

這個年代,藥物不像林峰的上一世,很多藥還是非常緊缺的。

林峰走到病床前,眼神關切的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兒。

眼神充滿著複雜。

無數次,他幻想著這一幕已經無數次。

每次,他都會笑出聲。

他甚至不敢大聲叫出來,生怕幻想破滅,迴歸現實。

因為現實中,什麼都冇了。隻留下燈下的孤影,和自己絕望的心。

萱萱,爸爸回來了。林峰聲音低沉。

他這個小傢夥。用那雙大手,握在萱萱的小手上。

兩人互相傳遞著親情的溫度。

彷彿這一刻,林峰的眼裡充滿著光。

萱萱那圓溜溜的大眼睛,忽閃忽閃的看著林峰。

真實,很真實。

爸爸,我疼。萱萱緊咬著牙,哭泣著。

病痛的折磨,讓她疼痛難忍。但被爸爸握著手,卻比她吃的止痛藥還要起作用。

林峰難掩心中的喜色,保住了萱萱小身體,眼裡儘是心疼。

萱萱,一會醫生給你揉揉肚肚,肚肚就不疼了。

真的嗎,爸爸,那醫生在哪,讓他給我揉肚肚,萱萱好疼好疼

在外人眼裡林峰是個好吃懶做是個窩囊廢,但是在萱萱眼裡,爸爸永遠是她的大英雄。

萱萱,好了爸爸給你買奶糖,給你買芝士餅乾。

萱萱雖然不知道什麼是芝士,但餅乾她還是知道的。

她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小孩子很單純,一塊奶糖,一塊餅乾,就會忘了所有的煩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