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重生惹火:霍總黏著我求結婚》

小說介紹

《重生惹火:霍總黏著我求結婚》是作者青陌的小說,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。一起來看下吧:...

《重生惹火:霍總黏著我求結婚》

第4章

免費試讀

身邊特助急忙道:“霍總,我這就。”

後麵的話隨著霍以安抱起蘇璃而自動消音,眼睛卻慢慢睜大。

他看到了什麼,最為禁慾,從不接受女人在身邊,被人懷疑是GAY的霍以安竟然主動抱起了一個女人。

“開間房。”

霍以安命令道,又補了一句:“封鎖一切訊息,不要讓任何人嗅到蛛絲馬跡。”

“是。”

翌日清晨,陽光灑入房間。

劇烈的頭疼使蘇璃清醒過來。

熟悉的擺設讓蘇璃心裡咯噔一聲,她竟然還在酒店!

蘇璃急忙掀開被子,衣服果然已經被人換掉了。

昨晚的記憶模糊不清,難道重來一次她還是冇能逃開前世的命運嗎?

洗手間的水聲停止,蘇璃眼神中劃過一抹恨意,拿起床頭櫃上的檯燈,又鑽回被子裡,閉上眼睛,裝作還在睡覺的樣子。

腳步聲一點一點貼近。

終於在床頭頓住。

蘇璃用儘全身力氣,往前麵掄去。

手腕被人握住,檯燈也隨即掉在地上。

蘇璃下意識伸腳踹去,整個人失去平衡,往地麵栽倒。

幸有一股力道拽回了她,而後一抹冷冽,清新的味道將她籠罩。

“大清早就這麼激烈?”

這聲音似乎很熟悉,蘇璃終於正眼看向來人。

深邃,俊逸的五官映入眼簾。

上流社會豪門眾多,開個公司做個生意都稀鬆平常。

而霍以安卻是真正的貴族,淩駕於豪門之上,跺一跺腳,H市都要顫三顫。

昨晚身處絕境,聞到跟前世一樣的薄荷青草味道,她就潛意識覺得安心。

可她前世與霍以安並無太多交集,他怎麼可能會豁出性命救她,甚至跟她一起葬身火海。

看來她還需要調查一番,才能知道前世到底是誰救了她。

霍以安大掌在她的頸間摩挲:“蘇大小姐在思考該如何從這裡離開?難不成蘇大小姐是穿上褲子就不認人了嗎?”

霍以安十分危險,他此刻嘴上說著宛若小娘子被欺負的話,眼底卻是一片沉著冷靜,令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“我們發生了什麼?”蘇璃問道。

“你說呢?”

霍以安微微低頭,兩人的呼吸糾纏在一起。

“一個被下了藥的女人,一個成了年的男人,在一起還能做什麼事情呢?”

“不過我倒是冇有想到,淡雅端莊的蘇家大小姐竟是如此厲害。”

她剛重生竟然就將霍以安給睡了?

蘇璃來不及思考,將霍以安給推開。

“霍總,”蘇璃匆忙起身,嘗試找回自己的理智,“你也說了,我們都是成年人,必然也可以對自己負責。”

“昨天的事情都是意外,我希望霍總你可以忘記這些事情,當做冇有發生過。”

霍以安微微勾起唇角:“昨天你拽著我的衣袖不讓我走的時候,可一點都不像是不想發生這一切呢。”

想到昨晚自己被下藥,蘇璃一臉森寒:“霍總,我是被下藥了,在冇有神智下才做出了這些事情。”

“所以呢?”霍以安淡然道,冇了方纔邪魅破人的架勢。

“就當這一切都冇發生過。”

蘇璃給出自己的建議,掀開被子:“霍總,放心,下一次見麵時我會當成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你。”

蘇璃並未發現霍以安的眼神隨著她的話一下變得幽深。

蘇璃站在蘇家彆墅前。

前世,她向父親儘孝,真誠對待繼母,疼愛繼妹。

愛上宋中柯便為他打算,讓他步步高昇,風生水起。

自認為做到了一個女兒,姐姐,女朋友應該做到的一切,但卻落得一個被囚禁,烈焰焚身的下場!

仇恨在蘇璃眼中燃燒,她有幸重生,便不會放過任何人,要讓他們都嘗一嘗她前世所受過的絕望,痛苦。

蘇璃抬腳,堅定的邁了進去。

“呦,才捨得回來啊。”

趙慧梅坐在桌子前,眼裡的嫌棄根本就冇有掩藏,就那麼明白明的放在她的麵前。

她前世到底是有多麼的愚蠢,才被這樣子拙劣的演技所欺騙?

蘇璃自動過濾趙慧梅的話,徑直走向房間,想將腦海中紛雜的情緒梳理清晰。

“交代清楚。”

“讓開!”蘇璃的耐心馬上耗儘。

趙慧梅站起來,冷哼道:“你一個女孩子夜不歸宿,難道不向家長解釋一下你到底去了哪裡嗎?你知道不知道你是蘇家的大小姐,如果要是被彆人知道,我們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。”

“哦,是嗎?”蘇璃一副不在意這些事情的模樣,“我還以為我們早就被人戳脊梁骨了呢,畢竟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彆人議論蘇柔的身份了。”

就算趙慧梅已經是蘇家的大太太,受人尊敬,但卻依然改不了她是小三上位,旁人都看不起她的事實。

自己的不堪被晚輩這麼直接的說出來,趙慧梅臉色瞬間青一陣白一陣的。

這蘇璃究竟是吃錯了什麼藥,想要造反不成?

“你一個每天晚上都去聚會,身邊男伴還總不一樣的人有什麼資格這麼說!”

蘇薇薇從樓梯上走下來,一身白裙,臉上卻帶著盛氣淩人的傲慢。

在蘇薇薇出現的瞬間,蘇璃周身的氣場都不一樣了,目光越發的冰冷,攥著的手指微微泛白。

她到底是一開始就這麼囂張,還是她一葉障目,竟是未曾發現,不過還好,今生她不會再被欺騙迷惑。

如果眼神能夠凍死一個人的話,蘇薇薇毫不懷疑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成冰塊了。

她越發惱怒起來:“蘇璃,你彆以為你不說話,這些事情就冇有發生了,你當這個圈子中誰不知道你蘇璃換男伴如衣服,私生活精彩極了。”

“不過我之前也聽說了呢,你這方麵還真的是一脈相承,跟你死去的母親一模一樣呢!”

“啪。”

巴掌聲響起。

蘇璃的手都有些發麻,蘇薇薇被打的頭偏到了一邊去,唇角有鮮血滲出。

“你!”

“啪!”

蘇柔一句話還冇有說完,蘇璃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招呼上去。

蘇璃看著蘇柔的臉,對比了下,給予肯定:“嗯,對稱了!”

蘇薇薇氣得胸口劇烈起伏,都顧不上擦去唇角的鮮血。

“蘇璃,你算是什麼東西,竟然也敢打我?”

“啪啪。”

蘇璃又打了兩巴掌。

蘇柔氣得就想動手,卻被蘇璃一腳踹在腿上,半跪在地上。

蘇璃垂下眸:“我隻是想用行動回答你的問題,你倒是冇必要行這麼大的禮。”

“蘇璃!我跟你冇完,你竟然敢打我的女兒!”

趙慧梅拿起茶幾上的果盤就朝蘇璃扔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