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!

看著螢幕,林嶺臉上劃過冷獰,一拳砸在桌麵。

嘶啦……

大理石桌麵瞬間撕裂出一道裂縫,而後桌麪粉碎。

趙家!

我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!

林嶺壓住心頭怒火,扭頭看向黑狼質問:“其他的呢?”

黑狼眼急手快將電腦接住,麵露怯色,低頭不敢直視林嶺,“龍……”

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聽到廳內聲音,換好衣服的安然趕緊從屋內走了出來。

完美的身形臉蛋,一件淡藍色吊帶裙,外披薄紗,胸姿傲人,玉肩若隱若現……

她……迷人極了!

林嶺斜眼看著黑狼,冷道:“給你兩天時間!”

“明白。”

黑狼應聲低頭退去。

“怎麼了?”

安然直愣愣站在原地看著林嶺,心頭一震。

“冇事。”林嶺柔情似水,起身去將安然攙到沙發前坐下,隨便找了個藉口,“就是些工作上的事。”

安然點點頭並未生疑,說道:“最近朝暉醫藥集團要找合作擴大生產,許多公司都在積極籌備,想拿下這個訂單。”

“我們安氏出現了資金壓力,拿下這個訂單就能緩解壓力,我得回去幫忙。”

儘管這三日來,安家並冇有人前來找她,甚至連個電話關切都冇有。

可她畢竟是安家一份子,她不想眼睜睜看到安家陷入困境而不顧。

至少,父親之前還是很疼愛她的。

“朝暉醫藥?”

這家業務遍及全球的公司,林嶺自是知道。

有好幾家跟朝暉醫藥合作的公司,當下都已成了相關產業內的獨角獸企業。

巧的是,剛剛黑狼給他看的趙家相關資料,趙家的君美製藥也想要拿下這個項目。

林嶺拉著安然的手往外走,淡道:“好,那我們先回去,順便拿戶口簿把結婚證領了。”

聞言,安然皙白稚嫩的笑臉瞬間漲得通紅。

這麼突然嗎?

儘管冇有防備,但她心裡還是有一點點小小的激動,低聲回了句好,跟著林嶺腳步而去。

林嶺拿上車鑰匙親自開車,帶上安然朝安家而去。

安家彆墅。

安正城鐵青著臉站在門口,看著一個正準備上勞斯萊斯的男子,一言不發。

而安少傑滿臉堆笑,像條哈巴狗似的恭維著男子。

當林嶺他們到了下車後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。

尤其是那個男子,看著安然雙眼放光,隨即問身旁的安少傑:“這美女誰呀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安少傑搖搖頭,目光亦是無法從安然身上挪開,隻覺有幾分眼熟。

“爸,是我呀,我是安然。”

看著同樣疑惑的安正城,安然自我介紹道。

安正城一臉震驚,“安然?”

“這是你們安家出了名的醜女?”

男子不由嚥了口口水,側眼看著安少傑問道。

心想,這他媽要是醜女的話,那他在外麵玩的那些女人就是醜到家了!

“不是,這……”

安少傑先是一臉懵,隨即看向林嶺嫌棄道:“你來乾什麼?”

不等林嶺開口,安然接話道:“我們回來拿戶口簿,準備去登記結婚。”

“等等,結什麼婚?”

男子疑惑的來回看了看,似乎想起了什麼。

隨後對安家父子道:“剛纔跟你們說的事,現在本少爺加上一條,你們要想跟我們君美合作拿下朝暉醫藥的訂單,就讓她嫁給我!”

“否則,我要是回去跟我爸說一聲,你們安氏集團拿不到訂單,就等著破產吧!”

說完,男子一臉邪魅的看向安然,抬手便向安然伸了過來。

安少傑忙舔狗般笑著附和道:“好,冇問題。”

君美製藥……

趙家……

雖然林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他目光一冷,抬手捏著男子的手腕冷聲問:“你就是趙山穀的兒子趙闊?”

老子夥同彆人害他家破人亡,兒子竟又想搶他女人!

林嶺怒上心頭,手越來越用力。

哢嗒!

一聲清脆聲響,趙闊疼得嗷嗷直叫喚,渾身都在顫抖。

趙闊司機上前幫忙,卻被一腳踹飛出去。

緊接著,林嶺雙指探出,隻是對準趙闊額前輕輕一戳。

啪!

一道震耳的氣爆聲徒然炸響,強大的氣爆威力,傾刻間把趙闊那肥碩如豬的軀體,重擊的向後飛砸出去,砰的一聲就把他身後的勞斯萊斯車身都給撞凹了一塊進去。

不用說,趙闊這狗東西,也整個人癱在地上如死狗,根本彆想再爬起來。

這一幕,把安家人都震撼的傻了眼。

安然擔心鬨出人命,趕忙拉住林嶺道:“彆這樣,出人命就不好了。”

林嶺收回手,一聲怒吼:“滾!”

此刻,趙闊額前腫的老高,七竅流血,渾身骨頭還斷了好幾根。

司機踉蹌爬起身,趕緊扶著趙闊上車,駕車逃竄。

臨走,趙闊不忘忍痛放下車窗,嘶聲咆哮道:“你,你給我等著,老子不會放過你的!”

“你這王八蛋!你動手打傷趙公子,這可給我們安家惹了大麻煩!”

眼見安家‘救星’被打走,安少傑抬手也要朝林嶺打來。

林嶺一個冰冷眼神看去:“拿自己妹妹做交易,你是人嗎?”

“若不是看在然然的份兒上,你也跟姓趙的一樣下場!”

他之所以冇對趙闊下死手,主要是不想把禍事引給安家,讓安然難過。

因為他看得出來,安然對安家還是有感情的。

安少傑渾身一抖,舉著手僵在原地騎虎難下。

不打冇麵,打了想想剛纔趙闊的慘樣……

“哥,我們是回來拿戶口簿結婚的,剛纔他也是為了保護我。”安然趕忙在一旁解釋。

“結什麼婚?我告訴你啊,現在情況不一樣了。”

“朝暉已經準備跟君美簽約,我好不容易說服趙闊,他答應等他們簽約後,分一部分訂單給我們安氏做。”

“剛纔你也聽見了,人家趙公子的條件是要你嫁給他,他才願意拿訂單給我們。”

安少傑順勢找了個台階將手放下,卻以一副長輩的口吻對安然說道。

安正城隨即補道:“你作為安家一份子,如今家裡遭遇困境,你就應該以大局為重!”

“爸,君美本就跟我們是對手,即便他們跟朝暉簽約,怎麼可能把訂單給我們?”

安然頓時淚水氾濫,失望至極。

本以為這次回來能重新得到父親信任,哪成想竟是這樣的結果。

林嶺將安然攬入懷中,不禁搖頭道:“然然說的不錯,趙家人的話你們也能信?”

“不信他們,難不成信你?”

安少傑看了眼旁邊停著,僅價值幾萬塊的破比亞迪轎車,滿臉鄙夷。

心想,就這窮酸樣,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錢租的破車?

“你要是五天內幫我們安氏融到資,讓我們拿到朝暉醫藥訂單,我就讓你跟然然結婚。”安正城陰沉著臉,不耐煩吼道。

他並冇有對林嶺抱希望,隻是考慮現如今將安然嫁給趙闊,能修複跟趙家的關係。

本來他想獨立拿下朝暉醫藥的訂單,怎奈安氏資金出了問題,實力不允許,不得不找趙家合作。

哪成想,這種時候趙闊竟在他們安家被打傷了。

他內心極度不安,要是五天內拿不到訂單,安氏集團破產,他們安家就徹底完了。

“你要真能做到這一點,彆說讓你們結婚,就是把我這個總裁的位置給你也冇問題!”

安少傑抓住機會。

隨即又獰笑道:“可你要是做不到,就自己打斷雙腿,給安家,給趙家賠罪,滾出中海!”

“明天把你的東西從公司搬走。”

林嶺冷漠迴應。

捧著安然的手,他柔聲道:“等我,明天我們就去領證。”

說完,他輕吻安然手背,轉身上車離去。

他倒是想帶安然離開,可他很清楚,在冇達到目的之前,安家人是不會讓放走安然。

讓安然夾在中間為難,他做不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