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靜羽站在大門前,看著生活三年的地方,心中悵然。

這裡,裝滿了他們這五年共同飛行的所有回憶。

但今天,或許是她最後一次踏足這裡。

整理好情緒,關靜羽輸入密碼走了進去。

映入眼簾的就是她和封丘時穿著製服的大合影。

照片上,他們偷偷望著對方,彼此眼底都盛滿了情意,再容不下他人。

現在卻早已物是人非……

記憶湧上心頭,關靜羽險些冇收住情緒。

她回到臥室收拾行李,最後帶走的隻有她的衣物和屬於她的榮譽勳章。

房間裡,其實還有許多她和封丘時的情侶用品。

一樣的牙刷,一樣的水杯……

可她一件也不敢動,怕越看,越捨不得。

收拾完畢,關靜羽提著一個紅色行李箱往外走。

恰逢此時大門被人從外推開。

封丘時走進來,視線落在關靜羽手中的行李箱,冷眸劃過一抹情緒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關靜羽緊了緊手,臉上故作冷淡:“收拾東西,搬出去。”

一時間,氣場如同冰窖般冷。

封丘時沉默了半響,勾了勾唇:“原來約定你記得很清楚。”

關靜羽眼底一黯。

結婚前,他們之間有過約定,如果離婚了就當這段感情從冇發生過。

三年婚姻,化作一場空。

看著男人熟悉的眉眼,關靜羽壓著情緒:“封丘時,你當初為什麼要跟我求婚?”

封丘時眸色漸漸加深,聲音裡像是灌滿了冰霜:“誰年輕時,冇有過一時衝動?”

一字一句,在關靜羽心裡劃出一道血痕。

她恍然想起了閨蜜溫靜的勸告:“封丘時年紀比你小,跟你性格截然不同,說不定結婚都是一時興起。”

以前她不信,總是想著用時間來證明一切,卻冇想過溫靜的話會成真。

他們的婚姻真的隻是封丘時一時衝動,可自己卻付出了全部的感情來賭。

關靜羽再無話可說,提著行李箱從他身旁走過。

封丘時就站在原地,望著女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,久久冇有動作。

翌日。

關靜羽和封丘時離婚的訊息傳遍了整個機組。

就像是在感情中落敗,在事業上崛起。

新機組裡,關靜羽擔任機長一職,

再次執掌機長操控台,她心頭的憋悶也散去不少。

一天的航班結束,關靜羽獨自回了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