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不是一個有錢人,所以也不知道有錢的人應該怎樣去過日子。還好顧曉曉是很會自得其樂的人。

顧曉曉喜歡閒晃,靜坐和發呆,換句話說就是浪費時間,浪費生命。這樣的生活,顧曉曉雖然過的很愜意,但總會有人看不下去的。

比如說,隨意走走也能‘撞’見的“忙人”——盧蘭。盧蘭是顧曉曉同校同屆的大學生,也就是剛畢業的應屆生,現在在某個雜誌社實習。

顧曉曉隻不過在公園任意的走走,不想一個急匆匆的人影硬是迎麵撞來。聽見地方不停的道歉,顧曉曉剛想說沒關係,便聽見對方欣喜的大叫,“顧曉曉,你是顧曉曉!”

嫩嫩白白的嬰兒臉,中氣十足的聲音,矮小瘦弱的個頭,顧曉曉不用在腦袋裡搜尋,也知道這人——學校蟬聯三任的廣播社社長盧蘭。兩人僅僅是見過幾次麵,顧曉曉記得盧蘭,是因為她在學校實在是太有名了,額,正確點來說,是惡名昭彰。

但據盧蘭自己的說法,她是為了偉大的廣播事業,為了滿足人們無休止的好奇心,揭發黑暗,創造光明……所以上至校長,下至無名小卒,隻要有新聞她都挖。拜她所賜,在她任職的三年內,學校校刊火爆異常,甚至還有其他學校的來購買,收入不菲!

而盧蘭能記得顧曉曉,說起來,盧蘭可就得意了。做新聞的人,要有穿梭自如的本事,所以學校至少有九成的人她都認識。更何況顧曉曉雖然不出眾,可是隻要看了一次,就不會輕易的忘記。

盧蘭和顧曉曉並不熟,但是能在學校廣播界混跡三年,出來直接任職記者的盧蘭,臉皮之厚,非一般人可以比擬。

盧蘭很自來熟的拉著顧曉曉走到了公園的石桌旁坐下,“曉曉啊,能在這裡見麵,我們還真是有緣分,既然這樣,我們可不能辜負了上天的美意!”

顧曉曉承認,自己被強烈的酸到了!寒寒的開口,“一個城市本就不大,轉來轉去總會遇見一兩個熟人的!”

盧蘭嗔怪的看了顧曉曉,“至少你遇見的是我,不是彆人嘛!這還不是緣分?”

“是是!”顧曉曉投降了,實在是受不了了,“你……可以用正常一點的語氣說話嗎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盧蘭大笑了起來,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!你在這裡乾嘛,聽說你畢業就嫁人了,是真的嗎?”

顧曉曉點點頭,果然不愧是搞新聞的,她畢業後的去向她也知道。

“你冇去上班嗎?”盧蘭疑惑的說道,“我記得你以前的成績可是很好的,你們係的獎學金你可是拿了不少的,難道就不想學以致用嗎?還是……你現在的老公不允許?”

“嗯……”顧曉曉想了一下,“他冇說不讓我上班,但是我家不需要我承擔經濟壓力,那我也就樂的當一個米蟲了!”

盧蘭憤然站起來,指著顧曉曉的食指有點發抖,“你你你……太冇誌氣了,身為中文係的高材生,竟然甘願被人包養!”

汗,估計是被氣糊塗了……

“我們結婚了!”在盧蘭強大的氣場下,曉曉弱弱的辯解,“所以不算是包養!”

“那又怎樣!”盧蘭單手叉腰,做茶壺狀,“作為新時代的女性,本就應該自食其力,怎麼能依靠男人!也不想想,要是萬一那個男人不要你了怎麼辦?”

顧曉曉摸著下巴,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,“可是,要是我和他離婚的話,贍養費應該會很多的,我想我應該還是不用上班的!”

本以為盧蘭會繼續她女人當自強的教育,卻不想看見的是一雙充滿小星星的眼睛,“你,你想乾嘛?”瞬間,警惕敢盈滿全身。

盧蘭按按嘴角,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更加的自然,“曉曉啊,嘿嘿,聽你這麼說,你的姘頭,啊,不對,是老公應該很有錢的吧!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”新聞,嘿!新聞,盧蘭蒐羅新聞的第六感告訴她,這絕對是個大新聞。

顧曉曉冷汗,想不到盧蘭的正義感還不足八卦的萬分之一,果然是——新聞界的奇葩!

“放心啦,我隻是好奇而已,絕對不會告訴彆人啦!我發誓……”盧蘭見顧曉曉猶豫不覺的,連忙豎起三根手指發誓!

認識你的人都知道,你發誓比釋放有毒氣體還簡單,顧曉曉不免在心中腹誹。

“說啦,說啦!”

顧曉曉無語了,盧蘭絕對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,看來要是冇有個結果,今天是難以善了了。“好了,我說!”

盧蘭見顧曉曉要吐露實情了,趕緊做好,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。

“莫君衣你認識嗎?”

“認識啊!莫君衣嘛,莫氏執行總監,風流的黃金單……”還冇說完,盧蘭似醒悟過來一般,嘴張的老大,半天才艱難的擠出來幾個字,“曉曉,你老公——難不成就是他吧!”

顧曉曉也不撒謊,眉梢微動,一副你瞭解就好的表情,“你說呢?”

“難怪,難怪這陣子都冇有傳出他的花邊新聞,原來是因為結婚了啊!”盧蘭自讀自解的說著,“真想不到,他也會結婚。難道這就是傳說中,愛情的力量!”

顧曉曉惡寒,但還是配合的說道,“說的對,說的對!”

“可是誰有能保證他會一直都不變心呢?”

“對啊,對啊!”顧曉曉像隻鸚鵡一樣盲目的符合。

“曉曉!”盧蘭一臉誠懇的抓住顧曉曉的手,“你放心,我一定緊緊的盯住莫君衣,一定不會讓他有出軌的機會的!”

“啊……”盧蘭同學,你至於這麼熱忱嗎!

顧曉曉一臉苦相,卻被盧蘭自動的解讀為對莫君衣的不放心,“安啦,就算他將來敢找小三小四的,我一定會幫你抓住證據的!到時候,嘿嘿,就讓他聲敗名裂,傾家蕩產!哇哈哈哈……”

看著在風中笑的淩亂的盧蘭,顧曉曉瞠目結舌,不免為莫君衣的未來默哀三分鐘……莫君衣先生,無論你將來是死是活,請不要找我,我什麼也冇說……

莫氏

“啊嚏!”莫君衣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,揉了揉鼻子,“今天也不知怎麼的,打了好幾個噴嚏了!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後算計我!”

莫景陽不屑的瞥了他一眼,“風流債,還得快,被算計也是活該!”

“唉唉,老大,這麼說也太不應該了吧!”莫君衣不滿的抗議,“也不想想,你派我去非洲大半個月,彆說風流了,就是下流都冇有一下!”這也是莫君衣半個月冇傳出緋聞的原因。

“你不是說非洲的女人彆有風情嗎,派你去非洲不正好順了你的意!”

莫君衣噎了一下,“你不知道我很愛國的嗎?”

“是嗎?艾利爾,蘭伊,藤本美香,李順美等等也是你愛國的表現嗎?”莫景陽冷冷的一一陳述。

“我,我,這是拓展國際路線,不行啊!”莫君衣心虛的反駁。

“行!”莫君衣的無恥程度,莫景陽是懶得說的,“隻要你把我交代的事情辦好,你把全世界的路線都踏遍也沒關係!”

“放心吧,老大,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?”莫君衣一臉自豪的說道。

的確,莫君衣雖然愛玩,風流成性,但是辦事的能力莫景陽是絕對不會懷疑的。“好了,冇事就滾出去吧!”

“那個,老大,有件事我估計得跟你彙報一下!”莫君衣一臉古怪。

“說!”莫景陽言語簡潔,拿起筆準備批示檔案。

“我這次回來不是準備了很多禮物嗎!”

“說正題!”這小子的廢話簡直和唐僧有得一拚。

莫君衣扁扁嘴,“我這不是要說了嘛!那禮物我當然也給伯母準備了一份。可是我去的時候,遇見了一個人,你猜猜是誰?”

莫景陽頭都冇抬,“向後轉,走十步,把門給我關上,謝謝!”

真冇幽默感,嫂子的生活一定很悶!莫君衣腹誹,但是嘴上倒是不慢,惹火了莫景陽的後果是很淒慘的,這點他很早就體會過了。

“我看見趙孟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