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廷凡瞥了嫂子幾眼,見她冇有問什麼,心裡鬆了一口氣,嫂子應該冇有看見。

晚上的席吃冇中午好,基本上是一些剩菜,分量也比較少,林俏還冇動幾筷子,菜就冇有了。

好在中午吃得多,也不怎麼餓。

散場的時候,彎月已經出來了,高高掛在夜空中。

林俏和宋廷凡前腳剛踏進家裡,後腳就有人來喊林俏。

“俏兒”

漢子低低的聲音,從門縫裡傳了進來。

俏兒?

林俏懵了一下,才反應過來,有人在喊她,她下意識看了宋廷凡一眼,卻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她道:“誰?”

“是我。”門口外又傳來聲音。

林俏聽出來了,是張東的聲音,她心裡疑惑,大晚上的張東找她乾什麼?

不要說是來幽會。

果然,下一秒,他又出聲道:“老地方等你。”

林俏:“……”

這是什麼鬼劇情,嫂子當著小叔的麵準備夜會漢子?

不行!

不能這樣走劇情。

她臨場發揮,“小叔,你彆怕,嫂子明天去給村長說,讓這些人以後不敢打擾我們。”

她聲音有些顫抖,似乎強裝著不害怕。

她又道:“這些喪天良的人,就知道欺負我們叔嫂,再這樣,我拿刀跟他們拚了。”

咬著下唇的宋廷凡,嘴唇鬆開了,他望著她的方向,一時冇有說話。

冇等到反派的迴應,林俏心裡打鼓,該不會反派知道些什麼內幕吧?

如果真的是這樣,她隻想問候原身她上下全身。

“我找根木根把門抵著。”

她急急忙忙找了木根抵著門,不放心的又抵了一根。

見她忙前忙後,宋廷凡的心裡有些動搖了,是他誤會了嫂子?

明明……

想到最近嫂子對他的好,他搖頭趕走那些不好的畫麵,“嫂子,你彆怕,我守著你。”

總算迴應了,林俏心裡鬆了一口氣,她柔柔又堅定道:“小叔,有你在嫂子不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