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姓氏她聽過,不會是她想的那麼江?

繞城的圈子也分三六九等,喬家一隻腳剛踏進這個圈子,非要算最多在第九等,傅家比喬家好的多,家裡有仕途上的人。

但真要說起最厲害的幾家人,江家和唐家絕對算得上頂尖,還有沈家,傅家隻能算勉勉強強擠得進這個圈子。

這幾家人裡,江家為首。

因為江家和京市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江老爺子年輕時也是繞城了不起的風雲人物。

隻是後麵老了,身體越來越差,十年前搬到了京市療養,此後很少回來。

他們這些小輩聽過名字,但很少見過本人。

江老爺子看到一行人,人逢喜事精神爽,聲音洪亮的笑道:“回來接我孫女。”

“孫女?”唐薇朝著他身後默默幫他推著輪椅的喬念。

冰肌玉骨,眉宇出眾。

“就是這位小姑娘,模樣長得真好!”她冇誇張,江家人都長得不錯,但眼前這個女生那長相…怎麼說,絕了!

江老爺子忍不住笑起來:“哈哈,小孩子家家的,模樣不重要。”

他嘴上這麼說,臉上可藏不住的驕傲,跟喬念介紹:“念念,這位是唐奶奶。”

喬念眉宇微動,乖乖的喊了聲:“唐奶奶。”

唐薇立刻取下手腕上的串珠硬是塞到喬念手裡,一邊還愧疚的說什麼:“唉喲,念念真乖。我不知道你爺爺今天帶你在這裡吃飯,知道的話肯定好好給你準備個見麵禮。這個串珠我戴了幾年,是我前幾年去普照寺找悟明大師開光的東西,你不要嫌棄。”

喬念推脫了好幾次,推脫不過,再加上江老爺子開口,她勉強把東西收下來。

唐薇送了見麵禮,心滿意足的跟老爺子寒暄起家常。

喬家一行人包括傅夫人在內,全部看的目瞪口呆。

特彆是何玉娟和喬為民他們,麵色青紫交加,喬為民更是站在原地搭話也不是,不搭話也不是。

喬嗔此刻如同被雷擊中,一張嬌容白得跟紙似的,煞白一片。

她掐緊手指,用隻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,不敢置信的呢喃:“姐她爸媽不是漯河縣的人?唐奶奶怎麼會認識?”

而且唐薇那個態度,不隻是認識,甚至對喬念身邊的老頭還透著一絲刻意親近!

喬念,她怎麼會認識這樣的人?

……

唐薇跟江老爺子聊了幾句,就問到了喬念身上:“看念唸的年紀在讀高中了吧?”

“快讀高三了。”江老爺子笑盈盈回答。

唐薇看了看喬念,問:“在哪兒讀書啊?”

江老爺子冇隱瞞,隨意的回答:“繞城一中吧。之前她休學了一年,隻有重新選個學校。我問了她,她覺得繞城一中還可以,就暫時讓她留在這邊上學。”

走神的喬嗔和喬家人都聽到了繞城一中的名字,喬嗔這下嘴唇上僅剩的一點點血色都冇了,差點站不住。

繞城一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