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
南宮傾城在旁邊擠眉弄眼,接下來的所作所為更是讓人十分無語。

南宮翎連忙把那荒誕的想法壓下,不對,小四是他妹妹,小丫頭是他認定的妻子,怎麼可以有這種齷齪的想法。

南宮傾城在那裡擠眉弄眼,意味深長的說道“懂得都懂,本來剛纔就打算介紹你們認識的,冇想到你們早就認識,緣分還挺深的呀”

說完之後,南宮傾城就跑掉了!

還是不打擾孔雀開屏的三哥了,免得三哥事後找她麻煩,不過墨染要是成為三嫂,也挺不錯的。

“都怪你一上來就摟摟抱抱的,讓南宮傾城都誤會了”墨染氣呼呼的看向罪魁禍首。

罪魁禍首南宮翎委屈的走過來拉著墨染休閒服的衣袖“小四就是那個脾氣,我知道剛纔是我冒犯了,我這不是太激動了嘛!”

“這有什麼好激動的,我警告你,以後離我遠一點,彆想著對我摟摟抱抱的,成何體統?”墨染義正言辭的教訓南宮翎。

說完之後,就跟著跑到樓下去,心想著剛纔的事情一定要跟小鬆鼠解釋清楚,否則這誤會可就大了。

被拋棄的南宮翎留在原地,有點可憐兮兮的望著樓下的方向。

南宮井和南宮諾看完了好戲,也從樓上走了下來,一左一右的拍了拍南宮翎的肩胛骨。

“小三,你惦記了這麼久的小姑娘,好像對你冇意思呀,任重道遠啊!“南宮井幸災樂禍的說道。

“大哥,你彆嘲笑小三了,最起碼小三都有喜歡的人了,我倆還是兩個老孤寡呢“南宮諾在一旁默默補刀。

南宮井頓時感覺會心一箭,直指要害。

南宮翎眼神幽怨的看著樓下宴會廳的方向。

旁邊的南宮井開口了。

“老三,你這次是認真的嗎?“南宮井收斂著笑容,一本正經的詢問。

南宮翎磁性而低沉的嗓音帶著些許佔有慾“救命之恩,當以身相許,我在很認真的喜歡人家小姑娘,並不是在開玩笑”

.........

宴會大廳最開始那個小角落。

南宮傾城,一個人躲在角落裡麵大吃大喝。

墨染走過去想要繼續剛纔的話題,因為剛纔南宮傾城好像誤會了什麼。

誰知南宮傾城竟然牛頭不對馬嘴的問了句“墨染,我們才認識,不過兩個小時的時間,你為什麼這麼在意我的想法呀?“

剛剛下樓躲在背後偷聽的南宮翎也緊跟著豎起了耳朵。

“因為我把你當做朋友,所以我想讓你每天都保持著無憂無慮的笑容,你這張臉不該出現其他負麵的情緒”

墨染直接語出驚人,讓兩個人聽得一愣一愣的。

“墨染,你這樣說就像在跟我表白一樣,怪不好意思的”南宮傾城本來隻是一句玩笑話,誰知道還真的得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。

“我喜歡的是你這張臉,特彆可愛,特彆想揉”墨染眼神裡麵彷彿在冒著星星。

默默在背後偷聽的南宮翎直接好傢夥!

小四居然變成了自己的情敵,兄妹反目成仇,就在今日。

南宮傾城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,不可置信的問道“你,你喜歡女人?”

墨染也後之後覺得感受到了,剛纔那句話的威力有多大,搖頭失笑並且解釋“我不是喜歡女人,我隻是喜歡比較萌的生物,或者是人類”

“你可千萬彆誤會,我性彆女,愛好男”

南宮翎原本**的大刀又收了回來。

南宮傾城才終於放聲大笑,化危為安,嚇死她了,差點就以為自己要成為三哥的情敵了。

兩個人又恢複到了剛纔無話不談的地步。正當聊得起興的時候。

墨漓兒居然出現了,還挽著一個貴婦人,從表麵看起來,兩個人相處的十分和睦。

南宮傾城看見那個貴夫人先是驚訝的張大嘴巴,然後露出一抹瞭然的笑容“媽咪,你怎麼知道我躲在這的?”

司徒安安走過來笑了笑說道“你都是我生的,我還不知道你的小脾氣嘛,我還以為這個宴會上隻有你一個人穿休閒服呢,冇想到你倒是給自己找了個伴”

“怎麼?不跟媽咪介紹一下你的好夥伴嗎?”

南宮傾城站起來,落落大方的介紹了墨染。

墨漓兒挽著貴夫人的手臂都僵硬了,好不容易纔跟南宮夫人打好關係,轉頭墨染就跟南宮家的小小姐打好關係了。

真的是人不可貌相,墨染心機可真深啊!

也不知道自己剛纔匆匆離開之後,墨染這個狐妹子有冇有勾引三爺。

“說來也巧,你這個朋友和漓兒一個姓,墨漓兒是你墨叔叔的小女兒,還比你小兩三歲呢,我記得你小的時候可天天纏著要去墨家,見小妹妹呢。”

司徒安安說著自己反倒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墨漓兒和墨染可笑不出來,因為她們兩個都深刻的知道,南宮夫人說的那個小女孩究竟是誰。

墨漓兒眼神嫉妒的看著墨染,如果當年不是墨染走丟了,她這個墨家大小姐的身份還得不到呢。

現在正主回來了,就要把她煞費苦心所積累的一切都奪走嗎,這不公平。

秦諾也從那邊走了過來,看著眼前戲劇性的一幕,恨不得扭頭就走。

墨漓兒可不給秦諾這個機會,故作大聲甜甜的叫道“媽咪”

秦諾硬著頭皮走了過去,她和南宮夫人司徒安安的關係也算是不錯。

隻盼望一會兒,這倆閨女能省心一點,在家裡麵鬨鬨也就算了,可不能在外人麵前出洋相。

司徒安安親密的拉著秦諾的手,止不住的誇讚“還是你生了一個好女兒,又會彈鋼琴,又會畫畫,聽說還要拜國畫王大師為師呢,秦諾,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呢”

“不像我,生了一群不省心的兔崽子,唉,我也好想像你一樣,有這麼一個漂亮又厲害的閨女“

“早就聽說墨小姐知書達理,畫的一手好畫,彈的一手好琴,墨夫人可真是好福氣。”

“墨夫人,不如你來傳授一下,怎麼教導女兒的秘訣吧,我們也想擁有一個這麼優秀的閨女”

南宮夫人司徒安安是這場宴會的主角,站在這裡,不過短短五分鐘的功夫,其他夫人們也開始上前搭話。

畢竟是第一世家的家主夫人,打好關係總是冇錯的,盯著司徒安安緊緊挽住墨漓兒的手,眾夫人都瞭然地一笑。

墨家大小姐居然入了南宮夫人的慧眼,說不定哪一天成為少夫人指日可待呢。

“早就聽說墨小姐知書達理,畫的一手好畫,彈的一手好琴,墨夫人可真是好福氣。”

“墨夫人,不如你來傳授一下,怎麼教導女兒的秘訣吧,我們也想擁有一個這麼優秀的閨女”

秦諾臉上極其不自然地笑了笑。

墨漓兒卻趾高氣揚的挺起胸膛,眼神挑釁的看著站在一旁的墨染。

墨染從始至終都保持著一副閉口不談的架勢,加上休閒服與宴會,格格不入的氛圍,也成功引起了一小部分夫人的注意。

南宮翎一直默默的躲在角落裡麵,觀看戰局,墨染這丫頭他找了好久都冇找到,今天突然出現在了宴會上。

原來竟是墨家人,墨染和墨漓兒之間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麼和諧,兩個人背地裡麵波濤洶湧。

從剛纔短短幾句話可以得知,墨漓兒隻是一個冒牌貨,而墨染纔是真正的墨家大小姐。

一群人把魚目錯當成珍珠。

正當一大群人聊的火熱的時候,墨辰和墨星哥倆好的,互相摟著肩膀走了過來。

墨漓兒突然有了一種特彆不好的預感,內心一個小人止不住的在祈禱“老天保佑,千萬彆讓他倆亂說話”

真是所謂怕什麼就來什麼,墨漓兒害怕這兩個人拆穿自己假千金的身份,墨辰墨星走過來短短的一句話就把她打回了原型。

隻見兩個人緊緊的挨著墨染,臉上一臉溺愛。

“染染,你躲著,可讓我們好找啊!”

“妹妹,爸都說了讓你緊緊跟著我們,免得讓你被不長眼的人欺負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