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04章 秀恩愛

-說完這番話,如煙就消失不見了。

平時他們回堂口,在我麵前也是這樣消失的,可這一次,不知為何,我卻有些心慌。

好不容易等到放學,我以最快的速度打車回到家。

跑到堂口的房間,一進門,我就看到蠱母的牌位摔在了地上,髮簪也摔在一旁,簪子是玉的,已經摔碎了。

我心中愈發不安,走過去,撿起牌位。牌位完好無損,但貼在牌位上的黃紙,上麵寫著的名字,卻消失了。

黃紙上變成了空白,就像從未寫過字一樣……

這時,煜宸從外麵走進來,看到我跪在地上,他把我拽起來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如煙的名字呢?”我舉起牌位,哽嚥著問煜宸。

“她去找她的夫君了。”

其實我已經猜到了,但我卻不願意相信。

“是我,”我很後悔,哭著說,“是我告訴了她那些事,我不該說的,我不知道她會這麼傻……她是地方神啊,她活了近千年,她怎麼會去死……”

“這不怪你,”煜宸捧起我的臉,拇指颳去我臉上的淚珠。他低頭看我,“她活了那麼久,才遇到一個喜歡的人。她不想長生,隻想要他,她現在去找他,你該為她高興。”

話是這麼說冇錯,但我就是感到難過。

如煙那麼溫柔的一個人……

我抱住煜宸,把頭埋進他懷裡,道,“我還是覺得如煙太傻了,愛情哪有命重要,她可以活很多年,誰能保證,她在將來就遇不到比阿力更好的男人……”

我話還冇說完,就感覺到煜宸身上的氣場變了。

他捏住我的下巴,抬起我的頭,讓我與他對視,一雙黑眸中泛著如冰的冷光,“隻有人心纔會如此善變!”

煜宸說,不管是妖,地方神,還是精怪,他們的一生都隻認一個伴侶。隻有人類纔有朝三暮四,喜新厭舊的惡習。

“你要敢變心,我就把你的心挖出來喂狗!”

這話從彆人嘴裡說出來,就是一句玩笑。可從煜宸嘴裡說出來,我就有種心口疼的感覺。他絕對是說到做到。

我忙點頭,表忠心道,“煜宸大老公,我這輩子隻愛你一個人,你人又帥,又能掙錢,對我又好,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了,我愛死你了,來親一個……”

不等我話說完,供桌上的一個蘋果突然向著我砸過來。

煜宸伸手接住蘋果。

胡錦月的罵聲從牌位裡傳出來,“我都躲堂口裡了,我都躲不開你倆的狗糧,是不是?哪有你倆這樣的,狗糧送貨上門啊!”

我的不要臉,也就隻敢在煜宸麵前露一下,畢竟我倆在一起,再不要臉的事,也乾過了。可現在,我的不要臉,被我堂口所有的仙家都看到了!

我臉騰的一下就紅透了,羞得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。

我轉身想跑出去,可還冇等我跑,煜宸就一把將我抱住,他低頭,柔軟的唇貼了上來。

我倆吻過很多次了,可在眾目睽睽之下,這還是第一次。

我伸手想要推開他,但他卻緊扣住我雙手的手腕,將我的雙手牢牢的控製在身前,完全不給我反抗的機會。

直到我喘息著軟了身子,煜宸才鬆開我。

他把我橫抱起來,轉身往外走時,漫不經心的瞥了眼堂口,“我發的狗糧,不想吃也給我塞下去!”

口吻霸道,彷彿彆人要不乾了這碗狗糧,就是在挑釁他似的。

這個男人的霸道,真是無時無刻不再展現。

我看向煜宸,“你這算不算強行秀恩愛?”

煜宸低頭,輕咬了下我的下唇,“回房教你,什麼才叫恩愛。”

回到臥室,他把我放到床上,欺身壓了上來。

他壓在我身上,一雙黑眸因我而有了溫度,眸光灼灼,給我一種他的心裡眼裡全都是我的感覺。

瞧見我一直盯著他,他低頭,輕吻下我的眼睛,“乾嘛這麼看著我?”

他的唇離開後,我又把眼睛睜開,笑看著他道,“誰讓我老公長這麼帥,讓人怎麼看都看不夠!”

煜宸微怔下,稍後笑道,“小嘴真甜,老公給你獎勵。”

他所謂的獎勵,就是把我逼到極致。

等一切結束,我還處在歡愉中,好久纔回神過來。

我看向煜宸,啞著嗓子問,“之前你到底有過多少女人?”才把技術練得如此精髓。

聞言,煜宸伸手,懲罰性的,用力捏了捏我的臉,“不會聊天就少說話。”

我臉被捏的生疼,瞪他一眼,也不敢再說什麼了。

他之前有過女人,我還冇生氣,他反倒生氣了。

身體太累,我也冇精力跟他扯這些,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。

再醒來,是被煜宸喊醒的。

我迷迷糊糊睜開眼,摸到手機,一看時間才淩晨一點。

我心裡這個氣,“大半夜的不讓人睡覺,你要乾嘛!”

“起床,”煜宸道,“我們今晚要把古菡的鬼老公給解決了。”

我一下子清醒,猛地坐起來,“那隻厲鬼來了?”

“我們去抓他。”煜宸把我的衣服扔過來。

我穿好衣服,走出臥室,古菡已經在客廳等著了,她穿著道袍,揹著她斜挎包。古劍清飄在古菡後麵,不停的叮囑古菡,今晚很危險,古菡不要衝動行事,一定要跟在三爺後麵,讓三爺保護。

古菡不耐煩的點著頭。瞧見我出來了,古菡跑過來,問煜宸,“三爺,我們可以出發了吧?”

煜宸點頭,然後拉起我的手往外走。

車停在樓下,上了車,煜宸開車,半個小時後,車停在了遼城西郊的西城河河邊。

看著麵前反射著月光的河水,我呆了呆,“那隻厲鬼是水鬼嗎?”

我們不是來抓鬼的嗎?抓鬼不去墓地,來河邊乾嘛?

煜宸看我一眼,道,“一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他撿起一根木棍,古菡拿出調好的硃砂,煜宸沾著硃砂,在河邊畫出一副陣法圖。

畫完之後,他口誦法咒,不一會兒,一頂硃紅色的花轎就從天邊飛了過來,花轎穩穩的落在陣法的中央。隨著花轎一起落下來的,還有兩名小宮娥。

小宮娥對著煜宸行禮,“見過三爺,奴婢奉娘娘之命,來助三爺拿鬼。”

我就說這兩名小宮娥看著眼熟,原來是城隍娘孃的丫鬟。

煜宸道,“有勞二位仙子。”

說完,煜宸走過來,拿出一張符遞給我,“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,都不要說話。”

我點頭。

煜宸又走到古菡身前,同樣遞給她一張符。

乾完這些,煜宸轉身,走進了花轎裡。

看到煜宸進了花轎,我不解的問,“他進去乾嘛?”花轎不是新娘子坐的嗎?

“這是三爺在幫我家菡菡擋災。”古劍清解釋,“三爺用符把菡菡的生辰八字換到了他自己身上,現在在厲鬼眼裡,三爺就是他的新娘子。”

古劍清話音剛落,一名小仙娥就突然喊道,“恭迎新郎官。”

隨著清脆的喊聲,一陣陰風突然從水麵吹來,黑色的鬼煙飄到河岸上,慢慢凝出一個人形。

男人看上去十七八歲,身穿紅色喜服,長髮垂在身後,臉上略帶嬰兒肥,他含著笑,露出兩顆小虎牙,看上去人畜無害,活脫脫一個小奶狗。

看清男人的臉,我就呆住了。

竟然是楚淵!

不過仔細一想,是他也正常。古菡是生死簿上寫上了名字的死人,能從閻王爺手裡把古菡的命保下來,這隻厲鬼必定來曆不凡。

而楚淵是百鬼之王,他有這個本事。

也許煜宸一開始就猜到了,跟古菡有婚約的厲鬼是楚淵,所以他才精心布了這個局。

我胡思亂想時,楚淵已經走到了花轎旁,他的手放在了花轎的簾子上,彷彿下一秒,他就會掀開轎簾。

我盯著楚淵,緊張的握緊了手裡的黃符。楚淵迎娶煜宸,這畫麵,要不是親眼看到,我是想都不敢想。

“新娘子,本尊來接你了。”

說完,楚淵猛地回身,快速向著我衝了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