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05章 陰陽婚契

-楚淵速度很快,一個眨眼就衝到了我身前,俯身把我橫抱起來,轉身騰空就要跑。

“你抓錯人了!”我都要被帶走了,也顧不得煜宸說的,不許出聲的警告。揚起手裡的黃符就打向楚淵。

楚淵抓住我的手腕,笑得一臉無害,“等拜過堂,本尊隨便你打,絕不還手。”

煜宸意識到不對勁,從花轎中飛出,攔住楚淵的去路。他手中提著銀鞭,眉宇間帶著殺意,冷聲道,“放下她!”

兩名小仙娥也手持寶劍圍過來。

楚淵壓根冇把這樣的包圍看在眼裡,他輕蔑的瞥煜宸一眼,“今天是本尊大喜的日子,本尊不想殺人。蛇妖,識相的,趕緊給本尊讓開,誤了本尊的吉時,你可擔待不起。”

“楚淵,你找死!”話落,煜宸手提銀鞭就向楚淵打過來。

楚淵輕鬆躲開。

這時,古劍清飛過來,對著楚淵跪下,“鬼王大人,小仙姑不是您的新娘子,您搞錯……”

不等古劍清說完,一道鬼氣從楚淵身體裡射出,直接刺穿了古劍清的心口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也配跟本尊講話!”楚淵收回鬼氣。

古劍清吐出一口黑死鬼血,身體摔到地上,人事不省。

“爺爺!”古菡哭著跑過去。

我也有些擔心古劍清,問楚淵,“你把他殺了?”

楚淵搖頭,“他是你堂口的鬼仙,看在你的麵子上,本尊隻給了他一個教訓。放心,今日咱倆新婚,本尊斷不會做惹你生氣的事。”

上次他還說看不上我,今天這是怎麼了?

我道,“楚淵,我真不是你的新娘子,你認錯人了。”

“怎麼不是,本尊有婚書在手。”楚淵抬手,一張紅色的紙貼出現在他手中,他拿給我看,“看到冇,上麵不止有你與本尊的名字,還有證婚人的名字。”

證婚人的名字那裡,寫的是秦桂芝!

我心咯噔一下,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五萬塊錢。

我當時想著,我媽從小把我扔了,她對我冇感情,她完全可以不來找我。她既然來找我了,那就說明她放不下我,她冇有理由害我。

可現實卻是,我親媽不止帶了一隻鬼來害我我,還把我嫁給了一隻鬼!

五萬塊錢是禮金,我花了那錢,就等於同意了這門婚事,所以陰陽婚契上纔會出現我的名字。

煜宸瞥了婚書一眼,然後一雙冷眸看向楚淵,聲音狠厲,“她是我的!”

楚淵不屑道,“龍月你爭不過本尊,小娘子,你一樣爭不過本尊。蛇妖,識相的,就乾淨給本尊讓開。”

煜宸冇理他,手提銀鞭就衝到了他身前。

楚淵一隻手攬在我後腰上,將我禁錮在他懷裡,另一隻手化作鬼爪,一把抓住了掃過來的銀鞭。

他指間用力,就聽哢的一聲,銀鞭竟就這樣被他捏斷了!

我擔憂的看向煜宸。

煜宸在楚淵抓住銀鞭的那一刻,就鬆開了銀鞭。他站在不遠處,雙手結印。

地麵上,之前畫好的陣法,被煜宸催動,散發出淡金色的光。在光芒中,一個手持鐵鎖鏈,看上去五六歲大,長得跟年畫娃娃一樣的小孩站在法陣的正中央。

看到小孩,楚淵臉上第一次露出嚴肅的神色。

他看向煜宸,“蛇妖,有些本事,竟能把降魔童子請來!既然你這麼認真了,那本尊就陪你玩玩!”

話落,楚淵把我扔給一名小仙娥,然後揚起鬼爪,就衝向了降魔童子。

我問小仙娥,那個降魔童子很厲害嗎?

小仙娥道,“回稟小仙姑,降魔童子是道家的神,懲惡揚善,是惡鬼的剋星。”

聽小仙娥這麼說,我冇覺得降魔童子有多厲害,反而覺得煜宸非常厲害。煜宸是出馬仙,我們屬於薩滿教。他一個薩滿教的仙家,請出來一個道家的神!

地麵上,降魔童子甩動鐵鏈,與楚淵打的是難捨難分。

看到古劍清被重傷,古菡就恨上了楚淵,現在楚淵跟降魔童子在地麵打,古菡似乎覺得她的機會來了,她掏出請神符,唸誦法咒,手提雙錘的天兵頓時出現在她身後。

“上!”古菡喝了一聲,天兵舉起雙錘,向著楚淵就砸。

楚淵是鬼,天兵和降魔童子都是天上的官,都是克他的。他不敢跟他們硬碰,這邊剛躲開天兵的攻擊,那邊降魔童子的鐵鏈就又纏了上來。

在我眼中,楚淵明明已經落了下風,隻有招架之力了。可他臉上卻絲毫不見著急,他笑著道,“接下來,該本尊了。”

話落,楚淵張開雙臂,如雄鷹展翅般,雙臂用力的一震,大量如墨的鬼煙從他體內溢位,將他整個人團團圍住。

我看著那團鬼氣,“他跑了嗎?”

小仙娥回我,“並未……”

咚!

不等小仙娥把話說完,一聲悶響就從瀰漫的鬼煙中傳出來。聲音很大,像是龐然大物走動時發出的腳步聲,大地都跟著顫了一顫。

因為有鬼煙做遮擋,我看不到裡麵出現了什麼,但從小仙娥嚇到發白的臉,我也能猜出來,應該是出現了一個很可怕的東西。

這時,降魔童子的鐵鏈和天兵的雙錘同時向著鬼煙砸過去。

就聽砰的一聲巨響。

鬼煙被巨大的衝擊力震散,露出鬼煙中東西的真麵目。

是……是一頭野豬?!

體型很大的野豬,鬃毛硬如鋼絲,一雙眼睛呈猩紅色,兩顆森白的獠牙呲出,鼻孔裡往外噴出腥臭的白氣。

剛纔打下來的鐵鏈和雙錘,都打在了野豬身上,野豬毫髮無傷,後蹄刨了刨地,向著降魔童子就撞了過去。

降魔童子不能離開陣法,被野豬撞了個正著,降魔童子直接就被撞消失了。

古菡看到野豬,像是被嚇傻了,加上她維持天兵的時間有限,她手一鬆,天兵也消失了。

這野豬竟這麼厲害!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回我一個安心的眼神,“我不會讓他帶走你的。”

“蛇妖,你哪來的自信,說這種話?”楚淵現身,他飄到半空,得意的看向煜宸,“地獄妖獸,隨本尊差遣。如何,還要跟本尊打麼?”

煜宸輕輕勾唇,笑得不屑,“一頭野豬,也配叫妖獸!楚淵,今天我讓你開開眼,讓你見識一下,什麼纔是真正的妖獸!”

話落,煜宸俯身衝進了水裡。

下一秒,一聲龍吟從河中傳出,聲音洪亮,振聾發聵,河麵炸起無數水柱,隨著水柱騰空而起的,還有一條威風凜凜的黑龍!

黑龍飛出,地麵的野豬嚇得直接跪到了地上。

不虧是地府妖獸,比陽間的野豬,聰明多了。

看完野豬,我又看向楚淵。

楚淵一臉驚愕,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這半天,冇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

我心裡這叫一個爽,頓時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。

剛纔還瞧不起煜宸,現在打臉了吧!

我笑看著楚淵,頗為小人得誌的道,“楚淵,還打嗎?”

楚淵看我一眼,“小娘子,我們改日再見。”

話落,他身形化作一陣鬼煙,消失不見了。

煜宸化作人形,落於地麵。

他臉色有些發白,氣息微亂。

我跑過去,扶住他,問他有冇有事?

煜宸搖頭。

古菡雙眼放光的盯著煜宸,明明累的上氣不接下氣,還不忘了說,“靠!龍……龍,三爺是龍!”

我抱住煜宸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“我老公,天底下最帥!”

回到家,收拾完,天都亮了。我實在太困,給尹美蘭發了條資訊,讓她幫我請假。然後我就躺進床上,人事不省。

再醒來,是感覺到有個毛茸茸的東西,在不停的蹭我的臉。

我煩躁的睜開眼,剛要發脾氣,就看到了一張人畜無害的臉。

我嚇得差點從床上翻下去,我看著他,“楚……楚淵……你怎麼在這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