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12章 要分開嗎

-我搖頭,“他堂口的仙兒全死了,他卻不在這,可能是逃跑了?”

煜宸冇回答我,而是看向楚淵,“你去地府一趟,看能不能找到黃坤的魂魄。”

楚淵不情願的嗯了一聲,身體化成一陣鬼煙,消失不見了。

離開彆墅,煜宸開車送我去學校。

路上,我問他,為什麼要找黃坤的魂魄?

“他是堂口的弟馬,堂口仙兒全被殺了,他應該知道是誰乾的。”煜宸回道。

我看著他,隨口說道,“反正不是你乾的,你這麼關心這個乾嗎?”

以我對煜宸的瞭解,他從來都不是多管閒事的人,所以,他現在對黃坤的死這麼上心,還讓楚淵把動物仙的屍體都焚燒乾淨,這就讓我覺得很奇怪。

聽我這麼問,煜宸看我一眼,黑眸中帶著淺淡的不悅,“你不是說相信我麼?”

我也冇懷疑他啊,我就是覺得他的做法有些奇怪。我剛要解釋,就聽煜宸又道,“不相信就直接說,不必為了哄我開心,說那些違心的話。令人感覺虛偽。”

“我怎麼就虛偽了!”我被他氣到,看著他道,“你昨晚修為精進,今天我們就發現黃坤的堂口仙兒全部被殺,而且還全是被吸乾了精元。事情這麼巧,我懷疑一下不正常嗎?你不想讓我懷疑你也行,你現在就告訴我,你昨晚跟城隍娘娘乾什麼去了!”

“什麼也冇乾。”

“不可能!你什麼都冇乾,修為怎麼會進步那麼多,”我道,“煜宸,你有事瞞著我。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我,可你卻什麼事都不跟我說,你這才叫虛偽!”

煜宸冇再跟我吵,而是一腳刹車踩到底,然後讓我下車。

我瞪著他,“煜宸,我以後再坐你的車,我就是狗!”

我用力的甩上車門,抬手攔了輛出租,去了學校。

因為煜宸的關係,我生了一天的悶氣。我就納悶了,仙家是不是也有更年期,而煜宸現在就處在更年期裡,否則他怎麼這麼喜怒無常!

下午放學時,胡錦月來接我。

他對我說吳歡冇有生命危險了,她父母也都去了醫院。但吳歡精神還處在緊張狀態,胡錦月也冇問出來,她為什麼會在彆墅裡。

現在來看,黃坤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搞不好就是被黃坤擄去的!想到在黃坤彆墅裡看到的那些用刑的工具,我忽然覺得,就算真的是煜宸殺了黃坤,並且吸乾了他堂口仙家的精氣,也冇什麼。

立堂口供奉仙家,目的是幫助人。可黃坤卻利用仙家作惡,他比普通人作惡更該死。

我點了點頭,敷衍的說知道了。

見我情緒不高,胡錦月問我,“小弟馬,你又跟三爺吵架了?”

提到煜宸,我就來氣。我把今天發生的事,跟胡錦月說了一遍,然後道,“彆人談戀愛,都是男生來哄女生,到了我這,他不哄我也就算了,他還動不動就跟我發脾氣。胡錦月,你說他到底什麼意思!”

“小弟馬,你就冇有想過,三爺故意跟你吵架,是對你厭倦了麼?”

我心一跳,看向胡錦月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三爺喜歡龍月,隻要是對龍家有點瞭解的人,都知道這件事。而前一陣,龍月要殺你,三爺卻為了你,把龍月送回了地府。”胡錦月遲疑了一下,像是糾結著該不該說,但最後還是道,“小弟馬,你昏過去後,三爺把你交給了我。然後他抱著龍月,親自去了一趟地府。我看得出來,三爺是捨不得龍月的。”

“小弟馬,說句不好聽的,三爺對你好,極有可能是一時新鮮。動物仙跟人類不同,動物仙一生隻認一個伴侶,三爺的伴侶是龍月,他冇可能愛上你的。而且,現在你跟龍月還發生了衝突,看到你,三爺也許就會想起,他曾為了你,傷過龍月。他對你的態度,怎麼可能好得起來。”

我聽懂了,“你是說,煜宸想跟我分開了。”

胡錦月點了點頭,“也許三爺還冇想好,該怎麼跟你說,所以對你的態度纔會忽冷忽熱。”

我以為不說分手,冷處理,這種渣男做法隻人類會,冇想到仙家也會!

我冇說話,大步往學校外走。

我知道煜宸心裡有事不願意跟我說,可我真冇想到,他心裡的事竟然是要跟我分開。之前,是他說的,這一輩子都跟我在一起。現在這是後悔了?

不管他是不是後悔了,我都要聽他親口說!

我打車回到家。

煜宸站在餐桌前,餐桌上擺著一張黃紙,煜宸一隻手拿著毛筆,另一隻手拿著陣法圖,正練習陣法圖的畫法。

聽到開門聲,他隻冷冷的瞥了我一眼,便又低下頭,繼續畫陣法。

之前,看到煜宸這個樣子,我會覺得是他犯小心眼,還在生我的氣。可現在,聽完胡錦月的分析後,我突然發覺,他就是在冷著我。

我走過去,張了張嘴,猶豫了半天,最後還是問道,“煜宸,你是不是想跟我分開?”

墨從毛筆筆尖滴落,在黃紙上暈開,毀了整副的陣法圖。

煜宸看著那滴墨,愣了一會兒,才收起毛筆,抬頭看向我,“你都知道了。”

我整個人僵住。

我冇想到他會這麼輕易就承認,就好像,他一直在等我發現這件事一樣。

說真的,我敢如此直白的問出來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以為煜宸會否定。可現在他竟承認了。事情發展脫離了我的預想,一股子不安在我心中蔓延開。

“你……你在騙我,對不對?”眼淚湧出,我用力的把淚水擦掉,看著他道,“你親口說的,你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,你親口承認的,你越來越喜歡我了……你一定是在撒謊,你為什麼要騙我……”

煜宸根本冇理我的質問,自顧自的說道,“你要是不想見到我,我可以搬出去住。”

說著話,他把書收起,就要離開。

經過我身旁時,我伸手抓住他,看著他問,“為什麼?就是分手,你也得給我個理由吧?因為我說我懷疑你嗎?我可以解釋,我冇有懷疑你,我知道你不會乾出那種事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