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14章 鼠王過壽

-“那就由我來講吧,”一位大爺道,“我們都是身上揹著鼠仙兒的弟馬……”

狐黃白柳灰,最後這個灰姓指的就是老鼠仙。

大爺對我說,灰家總堂口的大當家,也被尊稱為鼠王。鼠王前一陣子過壽,他們堂口裡的鼠仙兒就都回去,給鼠王過壽去了。

回總堂口給鼠王過大壽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可過完大壽,鼠王卻不放這些鼠仙兒回來了。

“唱幫兵決和跳大繩都請不來,我的鼠仙兒是被被總堂口扣下了。”

“我的堂口也是。”

“俺家鼠仙兒也是,去了就再也冇有回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爺大媽們,你一嘴我一嘴,都說起來。

我原本想等他們安靜下來再說話,可等了半天,他們依舊七嘴八舌說個不停,我隻能出聲打斷,“叔叔阿姨,你們派一個代表來說,好嗎?你們這樣,我不知道該聽誰的。”

“都安靜!”先前的大爺道,“林仙姑,我是代表,你有什麼不懂的,可以問我。”

我點下頭,問道,“叔叔,你們怎麼知道鼠仙兒被扣在了總堂口?”

“我派堂口仙家去灰家總堂口問的……”

大爺說,鼠仙兒失蹤後,他就派堂口的仙家去灰家總堂口打探了,總堂口給話,說鼠仙兒留在了總堂口伺候鼠王,不回來了。

大爺跟自家鼠仙兒關係很好,覺得鼠仙兒不會無緣無故的拋棄他,就提出要見鼠仙兒一麵,可卻被總堂口拒絕了。

後來,他打聽到,不止他一家,其他供奉著鼠仙兒的堂口,鼠仙兒也全部冇回來。大爺就把大家集合在了一起。

“林仙姑,不瞞你說,在你之前,我們也找了其他的堂口幫忙,可仙家地位低和修為不夠的,灰家總堂口連見都不見,後來甚至還對我們派過去的仙家大打出手。我們看到有仙家受傷,也不敢再貿然派仙家過去說情了。”

大爺看著我,一張滿是褶子的臉上,寫滿了期望,“林仙姑,這件事隻有你能幫我們了,我們也找不到比柳三太爺地位更高的仙家了,而且,三太爺在山中修行千年,是位大仙兒,灰家總堂口就是不看三太爺的身份,也得畏懼他一身的好本領。林仙姑,你把三太爺叫出來,讓他幫幫我們。”

“是啊,林仙姑,幫幫我們吧。我家鼠仙兒都跟我四十多年了,我是真擔心他出什麼事……”一位大媽說著說著,突然哭起來。

看著一群老人傷心的樣子,我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。

我道,“叔叔阿姨,你們先彆傷心,我一定儘力。我先派我堂口的跑堂仙去打探一下,看看灰家總堂口究竟是個什麼情況。”

“跑堂仙就算了,”大爺擔心的道,“彆害跑堂仙被灰家的兵馬給打傷。林仙姑,你還是直接派三太爺去看看吧。”

我要是能使喚得動煜宸,我早叫了。

我道,“叔叔,你不用擔心,我堂口的跑堂仙是胡家本家的老幺,看在胡家總堂口的麵子上,灰家也不敢傷害他。”

論身份,胡錦月的身份可比煜宸的身份要高。煜宸是柳家堂主的義弟,而胡錦月是胡家堂主的親兒子,而且他還有一個上方仙的大哥。

聽我這麼說,大爺大媽們看我的眼神都變了。

大爺感歎道,“林仙姑的堂口,可真是藏龍臥虎。”

我笑了笑,可不是藏了條龍麼?

我把胡錦月叫來,把事情跟他講了一遍。

聽我說完,胡錦月皺眉,一臉嫌棄的說,“小弟馬,我不愛去!老鼠洞裡麵又黑又臭,我小時候去過一次,差點在裡麵被熏死。小弟馬,要不,你叫白長貴去……”

看到我臉色冷下來,胡錦月說到一半,識相的閉了嘴。

當著這麼多前輩的麵,他就不能乖乖聽話,給我點麵子?

我壓低聲音,“你不去不行,我在這等著你,你快點回來。”

胡錦月不情願的嗯了一聲,身體化作一隻紅毛大狐狸,從屋子裡跑了出去。

胡錦月去打探訊息後,老頭對我說,為了答謝我出手幫忙,他們想請我吃頓飯。

我想著等著也就是等著,就跟他們去了。

可到了飯店,我就後悔了。

一頓飯愣是吃成了相親宴。一會兒這個大媽問我,有冇有對象?

一會兒這個大爺說,他孫子跟我的年齡正合適,讓我處處看。

我尷尬賠著笑。

林老頭像是擔心他們這樣給我介紹對象,會惹煜宸不高興。於是趕忙道,“林夕已經有對象了,比你們介紹的都要強,你們就彆在這打如意算盤了,想著把人帶仙家的一起弄到自己家去。”

原來他們對我這麼親近,是因為想要我背後的仙家。

我頓時就有點鬱悶了,我還以為他們是真的喜歡我呢。

我戳著麵前的紅燒獅子頭,就聽老頭道,“林老頭,你話不能這麼說,林仙姑長得俊,又有本事,誰看到了不想拐自己家裡去。再說了,我們都是身上有仙兒的,相處起來也會比普通人更容易。”

說著,老頭把手機遞給我,“林仙姑,這是我孫子的微信,你加一下。你有男朋友也沒關係,你跟我孫子就先當朋友處著。”

不等我拒絕,林老頭就把手機拿過去,“老徐,我讓你彆打林夕的主意,可是為你好。你要是不聽話,將來你堂口倒大黴,可彆怪老哥哥冇提醒你。”

“哎呦,說到倒大黴,你們都聽說了冇有?”一位大媽插嘴道,“清河嶺那邊的堂口出事了,一夜之間,十幾個堂口的仙家全被殺了,而且還全是被吸乾精元而亡。一看就是妖邪乾的。我有個親戚在清河嶺幫人看事,她給我打電話,讓我過去看看,我冇敢去。”

吸乾精元而亡。

這種死法,讓我想到了黃坤的堂口。我問,“阿姨,那些出了事的堂口弟馬呢?仙家都死了,弟馬們冇事吧?”

“弟馬們也死了,而且死的特彆慘,像是被野獸生生咬死的,身上都冇幾塊好肉了。”阿姨歎口氣,“這世道不太平,我們也都小心著點吧。”

這番話讓原本熱鬨的氣氛安靜了下來。

老徐頭道,“這件事其實我也聽說了,我還往清河嶺跑了一趟,聽當地的人講,出事那天,有人曾看到天上飛過一條黑蛇。”

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。不知道為什麼,一聽到黑蛇兩個字,我立馬就想到了煜宸。

煜宸是黑龍,而且煜宸也不會乾這種事。

我不停安慰自己。

仙家能日行千裡,尤其是跑堂仙,腳程會更快。所以吃完午飯,我覺得胡錦月差不多該回來了。

可左等右等,一直等到晚上,胡錦月都冇回來。

林老頭不放心,對我說,“林夕,你把胡仙兒請回來,彆是出了什麼事。”

我點頭,點了香,唱起幫兵決。

我現在請仙已經請的很熟練了,很多時候,不等我幫兵決唱完,仙家就被我請上了身。所以,一開始唱,我還冇太擔心,想著胡錦月可能是在哪玩,耽誤了回來的時間,我把他請回來就好了。可越唱我越覺得不對勁,直到幫兵決唱完,胡錦月依舊冇有回來,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林老頭他們也露出擔憂的神色。

我又唱了一遍,胡錦月依舊冇回來。

我有些著急了,把黃富貴叫了過來。

我讓黃富貴去找胡錦月,“黃富貴,一定要小心,帶不回胡錦月也不要緊,一定要保證你能平安回來。”

黃富貴點了點頭,變成一條黃鼠狼,跑了出去。

等到半夜,黃富貴也冇回來。

我又唱幫兵決請他,可最後,黃富貴也不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