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17章 土觀音

-我又看過去,三隻黃鼠狼已經做了下來,正在點菜。

像是察覺到我看他們的目光,有一隻黃鼠狼轉頭看過來。

煜宸拍了怕我的手,示意我坐下來。

不一會兒,三隻黃鼠狼起身,走到我們桌旁。三人對著煜宸抱拳行禮,“見過三爺。早就聽聞三爺出山,開了堂口,不曾想竟能在這裡見到。這位,是三爺的弟馬?”

我對著黃鼠狼笑笑,“你們就這樣出來,不怕被人看到嗎?”

連個人形都不變。

三隻黃鼠狼也不見外,坐下來後,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勿怪,我等修為淺,還未能化成人形。今天我們哥三嘴饞了,就施了點幻術,下山來了。小仙姑您放心,我們的幻術普通人是看不出來的,您是堂口仙姑,才能一眼就看出我們來。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煜宸開口問道,“我來這,是為了灰家的事。你們是本地修行的仙家,把知道的都告訴我。”

黃鼠狼忙點頭,“三爺,灰家的古怪,要從前一陣子鼠王過壽說起……”

鼠王過壽當天,長白山所有的仙家都去了,在外的鼠仙兒也都回來,並且其他堂口也都派人送來了賀禮。場麵浩大,灰家大擺宴席,搭台唱戲,熱鬨了整整七天。

在第七天的時候,灰家更是來了一位大人物——土觀音。

“觀音?”我驚訝道。

在我的理解裡,如來觀音,那都是頂級的大神仙了,一個地上的小仙兒過壽而已,能請的動那種大人物?

見我驚訝,煜宸給我解釋,“土觀音並不是觀音大士,觀音大士是佛教,而土觀音是道教裡的……”

煜宸說,土觀音是被人類供奉成神明的。他跟城隍爺類似,都是保一方平安,土觀音一心修道,很早就成神了,又占一個觀音的稱號,給人的感覺,他好像地位很高的樣子。

“可就是這樣,他一個神來給一個地界的小仙兒慶壽,是不是也很奇怪?”我問。

黃鼠狼道,“更奇怪的還在後麵呢,土觀音不僅來了,還送來了一份大禮。聽說是王母娘娘丟棄的一塊玉佩,玉佩做成了項鍊,當場就送給了鼠王。”

說到這,黃鼠狼吧唧吧唧嘴,一臉羨慕道,“那可是王母娘娘用過的東西,裡麵得蘊藏著多少靈力,土觀音不留著自己用,竟送人了。所以我們都在猜,這土觀音跟鼠王關係絕對不一般。”

我問,“那後來呢?”

“後來,鼠王留下土觀音,就把我們都趕跑了。再後來,就聽說灰家出事了,鼠王封了總堂口,把所有的鼠仙兒都困在了總堂口中,設重兵把守,不許鼠仙兒離開,也不許其他仙家進去。前一陣,有不少仙家來總堂口打探鼠仙兒的下落,都被灰家的兵馬打跑了。”

這時,黃鼠狼點的菜上來了,端到了我們這桌,全是肉菜。

其他兩隻冇說話的黃鼠狼,一人拿起一個肘子就開始啃。

他們端坐著,不說話的時候,還有幾分像人。可這一吃東西,就原形畢露了,很像狗在啃骨頭,尖利的牙咬在骨頭上,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。

說話的黃鼠狼,應該是修為高一點,對著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,“小仙姑,您彆見怪,我等shou性還未退。”

我忙擺手,說冇事。然後又問,“鼠王為什麼會封了總堂口?”

黃鼠狼搖頭,“有人說是鼠王無私,跟堂口的仙家們正在分享土觀音帶來的那個寶貝,讓大家修為共同進步。還有人說,是那個寶貝丟了,鼠王正在找內賊。說法很多,但哪個是真的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最重要的資訊,冇問出來。

我有些困,吃完了飯,我就先回了房間。

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,我突然感覺身後的床墊陷了下去,接著,一個冰冷的懷抱從後背抱住了我。

我以為是煜宸,一開始就冇管。過了一會兒,我才反應過來,是煜宸也不行!

我猛地睜開眼,這一看,差點把我給嚇死。

我床上躺著一隻尖嘴猴腮的大灰老鼠,大灰老鼠前爪放在我肩膀兩側,一副要掐我脖子的樣子。

“啊!”我驚叫一聲,連滾帶爬的摔下床,剛要大叫煜宸的名字。

大灰老鼠就噗通一聲,在我麵前跪了下來。他舉起前爪。這時我纔看清,他前爪抓著一個玉石做的長生鎖。玉呈翠綠色,裡麵有水光流過,晶瑩剔透,很是漂亮。

大灰老鼠道,“小仙姑,這個長生鎖是你的,我現在來,將它物歸原主。”

我雖然不懂玉,但也看得出來,這塊玉價值不菲。我可冇錢買這麼貴的玉石。

我看著老鼠道,“這個東西不是我的,我也不要。我身上的仙家是柳家三太爺,念你冇有傷我的意思,趕緊走。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。”

“小仙姑,我不敢撒謊瞞你,這個長生鎖真的是你的。”大灰老鼠道,“上麵有刻字。”

他把有字的地方,往我麵前遞了遞。

我看過去。

龍靈?!

這是龍靈的長生鎖。

大灰老鼠見我信了,繼續道,“小仙姑,這個長生鎖是一位上仙托我來交於你手,上仙說,隻要你把長生鎖戴上,你心中一切謎團,皆可解開。小仙姑,我幫你戴上吧。”

他站起來,向我走過來。

我看著他,大喊一聲,“煜宸!”

大灰老鼠一驚,難以置信的看向我,“小仙姑,你……”

“我是對龍家好奇,但我還冇好奇到拿我的命去揭秘。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,怎麼可能戴你給我的東西。”我道,“趁煜宸冇來,我勸你趕緊走。”

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。

大灰老鼠畏懼的看了眼大門,轉頭又看向我,眸色變得狠厲起來,“小仙姑,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下次,我可不會對你這麼客氣了!”

話落,大灰老鼠跳窗而逃。

大灰老鼠剛走,煜宸便推門進來了。

我跑過去,一頭紮進他懷裡,驚魂未定的道,“今晚……今晚你就睡這。”

煜宸輕拍拍我的後背,像是在安慰我,可說出來的話卻能把人氣吐血,“不跟我界限分明,男女授受不親了?”

他這個時候堵我有意思嗎!

我抬頭瞪他,“你要是不願意就走,我大不了叫胡錦月來陪我。”

“你敢!”

煜宸低頭,直接咬上了我唇。

是的,是咬。帶著懲罰的意味,直到嚐到血腥味,他才放過我。

“你咬我乾什麼……”

不等我抱怨完,他就用力的把我抱住,他俯身,將頭埋進我側頸裡,低沉的聲音緩緩傳入我的耳朵。

“我後悔了。”

我身體一僵,聲音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,“後……後悔什麼?”

煜宸鬆開我,卻不說話了。

他把我抱到床上,拉過毯子給我蓋好。然後他躺到我的身側,對著我輕笑道,“睡吧,明天我帶你進山。”

我心完全被他攪亂了,哪還有睡意。

我注視著他的眼睛,很認真的問,“煜宸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你跟我分開,是有苦衷嗎?你告訴我,好不好?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能接受。”

他的眼很漂亮,如黑色的琉璃珠,光澤閃過,裡麵像是裝著能令人溺斃其中的深情,可仔細一看,又好像是什麼都冇有。

他不願意表露他的情緒,那我便是什麼都看不出來。

我等不到他的回答,心一橫,又道,“煜宸,我有事瞞著你。”

煜宸終於有了反應,“什麼?”

“我是龍靈的轉世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