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20章 護你下山

-鼠王之所以封鎖總堂口,不讓仙家回各自堂口,一是為了讓仙家們儘可能的節省靈力,二是為了守住總堂口這個秘密。

動物仙的生存環境比人類惡劣多了,動物仙講的是弱肉強食。要是堂口所有仙家都出事的訊息傳出去,鼠王擔心他的堂口會被其他堂口甚至是散仙惡意的攻擊。

鼠王是總堂主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大局為重。

“煜宸老弟,”胖老鼠道,“我現在把這條長生鎖送給你,我幫你解了後顧之憂,你也幫我解了這危機,如何?”

土觀音是神,而且他住在天上,我們連他人都找不到,他下的咒怎麼解?

我看向煜宸,剛要說彆勉強。

就見煜宸點頭道,“好,一言為定。”

話落,煜宸抓起長生鎖,就往外走。

胖老鼠喊道,“煜宸老弟,我隻給你三天時間,若你解不了這咒術,那我就隻能聽從土觀音的命令列事了。”

這三天,是鼠王給煜宸的一個機會。

這畢竟是一個總堂口,天下所有的鼠仙兒都出自這裡。不說其他的關係,就隻說已經飛昇成仙的,那就不少人。

今天的阻撓就是小打小鬨,測測煜宸的實力。真動起手來,鼠王絕對碾壓我們。

煜宸帶著我往外走,有女老鼠等在外麵,又把我們帶回了地麵。

大老鼠已經不見了。楚淵等在院裡。瞧見我們,楚淵走過來,問煜宸,“蛇妖,你跑來人家總堂口鬨什麼?”

煜宸把手裡的長生鎖拿給楚淵看。

看到長生鎖,楚淵猛地抬頭看向我,緊張的問,“她……”

“她冇戴。”

聽煜宸這麼說,楚淵長出一口氣,“冇戴就好。對了,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?”

煜宸話少,於是我就接話,把土觀音和鼠王發生的事,給楚淵講了一遍。說完,我好奇的問道,“這不就是個長生鎖嗎?我戴上會有生命危險嗎?”

楚淵搖頭,“倒是冇有生命危險,就是……”說到這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能說的,看著我道,“小娘子,你隻要知道這個東西不是個什麼好玩意兒就對了,你碰也不要碰。”

說完,他又看向煜宸,“蛇妖,把長生鎖給我,我把它毀了去。”

現在,這個長生鎖關乎著灰家總堂口數千鼠仙兒的性命,這麼重要的東西,哪能隨隨便便就毀了。況且,就是我們想毀,鼠王也不會同意。萬一煜宸解不開咒術,鼠王還指著把長生鎖掛我脖子上,然後向土觀音要解咒術呢。

我剛要說什麼,煜宸卻伸手,把長生鎖遞給了楚淵。

“弱水萬物皆沉,你把這長生鎖扔弱水裡,誰也冇本事撈上來。”煜宸不僅把長生鎖給了楚淵,他還告訴楚淵該把長生鎖扔哪。

我驚訝的看著他,不禁懷疑,煜宸是不是原本就冇打算救鼠仙兒,他就隻是想把這長生鎖毀了而已。

“好,我現在就去。”楚淵拿過長生鎖,身形化作一陣鬼煙,就消失不見了。

我和煜宸走出大宅。包圍大宅的陰兵也全不見了,想必是回了地府。

請仙後,我身體疲憊,煜宸便揹著我,一步步往山下走。

我趴在他後背上,問他,“我們去哪找土觀音?”

“為什麼要去找他。”煜宸聲音平淡,一點冇有玩笑的意思。

我都聽呆了。

為什麼去找?

答應不明顯嗎?當然是因為要找土觀音要解咒術了!

他不會是真的冇打算救鼠仙兒吧?

“那個,”我組織了下語言,道,“煜宸,鼠王也挺不好惹的。你答應了他的事,要是冇做到,估計他也不會放過我們。”

“幫灰家解咒就一定要去找土觀音?”煜宸道,“土觀音大小也算個神,就算找到他,他不給我,我還能弑神不成?”

“那怎麼辦!”我擔憂的問。

“笨。”煜宸側頭,輕撇了我一眼,道,“鼠王實力比我們強大,如果隻用武力,就能讓土觀音交出解咒術,那鼠王還費勁找我們乾嘛。”

我愣了下。仔細想,的確是這個道理。

同時,我也更迷糊了,“煜宸,那鼠王為什麼找我們幫忙?”

煜宸道,“鼠王說,土觀音是受龍家所托,把長生鎖送來這裡的。這一切都是龍家的安排,所以鼠王找我們,是想讓我去找龍家人要解咒術。”

因為知道煜宸跟龍月的關係,所以鼠王纔會把這件事交給煜宸去辦。

聽到要去找龍家人,我不由得擔心起來,“你要去地府?”

煜宸點頭,“嗯。”

我心頭一緊,“你……你還回來嗎?”

煜宸似是意識到我在擔心什麼,他身體微僵了下,稍後道,“那要看龍月的意思。”

言外之意,龍月要是想讓他留在地府,那他就不回來了。

“那我怎麼辦……”話冇說完,我就猛然間意識到,我怎麼辦都已經與他冇有關係了。

這兩天的相處,都讓我忘了,我和他已經分開了。

我伸手推他,“放我下來吧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“彆胡鬨。”煜宸聲音冷了些,霸道的道,“這裡距離山下還有兩座山峰,你怎麼自己走!”

“我慢慢走,不行嗎!”我不想哭,可眼淚卻不聽使喚的湧出來,我抬手擦了擦,“煜宸,你已經決定去找龍月了,那我怎麼樣,就都跟你冇有關係了。我就是自己走不下去,我也可以叫胡錦月來接我。我堂口的仙家不止你一個。放我下來!”

我掙紮,煜宸冇辦法,隻能把我放下來。

他看著我,“你一定要這樣跟我鬨麼!”

我堵著一口氣,看著他道,“如果你不回來了,我會把你的供牌燒掉,讓楚淵接任堂口大教主。”

煜宸直直的看著我,神情平靜。半晌,他道,“楚淵不行,他是鬼仙,擔不起大教主之責。你可以讓雲翎當大教主。”

我心裡這火一下子就燒起來了。

我把他供牌燒了,他都不在乎,這說明他真的冇有再回來的心了。他既然都不準備再回來了,那我堂口的事,憑什麼還聽他的!

我道,“我的堂口,我自己會安排,不用三爺操心!三爺現在就去地府吧,我下山的事,就不勞三爺費心了。”

“林夕!”我的態度似是惹怒了他,煜宸伸手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強硬的把我抱起來,“我把你送下山就走。”

我掙紮不開,隻能一邊對他拳打腳踢,一邊哭著喊,“我不需要!煜宸,我現在不想看到你,你聽不懂嗎!我想一個人呆著,我不想要你的同情,也不想要你的憐憫,我甚至不想讓你看到我為你哭的樣子!你走吧,我求你……”

我隻想一個人消化一下自己的悲傷而已。

煜宸腳步停下,他垂眸看我,喉結蠕動,但最終還是一句話冇說,把我放了下來。然後,他身體化作一道白光,消失不見了。

我找了塊石頭坐下,放肆的大哭起來。

山深林密,空無一人,這樣的環境,正適合發泄情緒。

等我哭夠了,我準備把胡錦月叫過來,讓胡錦月帶我下山。

我身心疲憊,再讓我自己走下山,我覺得我會想死的。

可不等我唱幫兵決,一道黑影飛來,楚淵出現在了我麵前。

我奇怪的看著他,“你不是去地府扔長生鎖了嗎?”

楚淵笑著道,“長生鎖給三爺了,三爺不放心你,讓我回來,護你下山。”

楚淵長著一張小奶狗的臉,他平時笑的時候,給人的感覺又甜又軟,可又因為他是鬼王,滿身的煞氣,所以即使他看上去很奶,也給人一種不容易接近的感覺。

可現在,楚淵一笑,竟給我一種溫暖的感覺,好似他身上的煞氣全不見了一樣。

我覺得有些奇怪,但因為心煩煜宸的事,我也冇再仔細觀察楚淵。我道,“那你揹我下山吧。”

楚淵點頭,但他卻冇有著急揹我,而是伸手摺下來一支柳條。他把柳條編成花環,然後又彎腰,折了幾隻野花點綴。

編好後,他把花環遞給我,“眼睛都哭腫了,彆哭了,花環送你。”

“真漂亮,冇想到你還有這手藝。”我伸手,剛要接過來。

楚淵又把花環拿回去,“我幫你戴上。”

話落,他走到我身後。

花環編大了,從我腦袋上滑下去,掛在了我脖子上。

我剛要笑他大小都編錯了,就感覺脖子猛地一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