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23章 老實一點

-應該是冇想到我會突然問這個,胡錦月愣了一會兒。稍後反應過來,笑著說,“我不知道。”

我以為他還想瞞著我,有些急了,“胡錦月,我想聽實話。”

胡錦月也有些急了,把手舉起來,“我胡錦月對天發誓,我真不知道。小弟馬,我才兩百來歲,一千年前龍家的事,我也是聽彆人說的。而且,我聽到最多的就是龍月,龍靈是誰,我都不知道。小弟馬,你說你是龍靈的轉世,那你告訴我,龍靈是龍月的什麼人?”

他這樣一問,倒是把我問住了。

我本想理所應當的回答,龍靈是龍月的姐妹。可仔細一想,在我看到的那些記憶裡,龍月從未證實過龍靈的身份,而且在大街上,龍靈對百姓大打出手的時候,百姓說龍靈穿的是龍家護衛軍的衣服。

龍月一出來,大家都知道是龍家大小姐。龍靈就隻是個護衛?

見我回答不出來,胡錦月哼哼兩聲,“說不出來了吧?小弟馬,你說你費這個腦子乾嘛,前世的事都過去一千年了,你就是知道了,又能改變什麼?你要是實在無聊,你就想想吸食仙家精元的事,到底是不是三爺乾的。要真是他乾的,趁著上麵還冇發現,你勸勸他,讓他趕緊收手。否則被上麵發現,隻有死路一條。吸食仙家精元是禁術,上麵是絕對不會姑息的。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胡錦月離開後,我纔想起來長生鎖的事。

我昏死過去之前,長生鎖是掛在我脖子上的。現在我脖子上卻什麼都冇有。我又在床上找了一圈,也冇找到。

我以為是被胡錦月拿走了,也就冇多想。

此時天已經黑了,明天週一,我鐵定是又要曠課。我掏出手機,剛準備給輔導員打個電話,這時,房門突然被敲響。

“林夕,開門,”

煜宸的聲音。

我雖然對胡錦月說,我會把煜宸叫過來保護我。但其實,我還冇有做好見他的心理準備。一是,之前在山上,他說的那些話實在讓我傷心。二是,看到的前世記憶裡,我也許是被他殺死的。

我不想理他,躺到床上,用被子矇住了腦袋。

房門又敲了幾下,便冇有了聲音。我以為煜宸放棄了,把被子拉開,準備透透氣。可剛掀開被子,我就看到煜宸站在床邊。他彎著腰,手伸下來,正拽著被子的一角。

我嚇了一跳,“你……你怎麼進來的!”

“不開門,我就進不來?”煜宸把被子扔到一邊,他坐下來,一雙黑眸看向我,“還在生我氣?”

我搖頭。

我不是生氣,我隻是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。有幾個人麵對前任,能像他這樣自然。說到底,他就是因為不在乎我,所以才能這麼自然!

想到這,我還真有點生氣了。我道,“你不是去地府了嗎?怎麼?龍月不要你,又把你趕回來了?”

“牙尖嘴利!”煜宸用力的捏了捏我的臉,道,“收拾一下,我帶你回遼城。”

這就走了?

我揉揉臉,道,“我派胡錦月出去辦事了,等他回來,我們一起走。”

“他一時半會回不來。”煜宸道,“胡錦月給鼠王送去瞭解咒術。鼠王會設慶功宴款待他,不必等他,我們先回遼城。”

聞言,我頓時愣住。

我原本以為煜宸說回遼城,是把我送回遼城後,他繼續尋找解咒術。畢竟他之前去地府了,土觀音的出現,和已經找到瞭解咒術的事,他並不知道。

可現在,聽他這麼說,他分明是什麼都清清楚楚。

他是怎麼知道的?難道我昏睡之前,他真的回來過?救了我,並且吸食了土觀音的精元……

我並不想懷疑他。

我穩了穩神,問道,“煜宸,你到底有冇有去地府?”

煜宸微怔一下,稍後道,“你想問什麼,不如直接問。”

他既然這麼說了,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,我道,“煜宸,解咒術是你拿回來的嗎?你是從地府拿回來的,還是從彆的地方?”

“從土觀音身上找到的……”

煜宸說,仙家失去精元,就會露出原身。土觀音這種精怪,失去精元,就會重新變化成一尊雕像。土觀音的精元被他吸去後,土觀音化成了一尊雕像,而解咒術就是從雕像裡掉出來的。

我驚愕的看著他。

我冇想到煜宸竟然會這麼痛快,就承認了他吸食土觀音的精元!

“為什麼!”我看著他,難以置信的問,“黃坤堂口的仙家也是你殺的?還有他們說的清河嶺,那裡的堂口仙家也都是你乾的?一直在殘殺仙家的妖怪,是你?”

煜宸冇著急回答我。他輕笑了一下,伸手過來,捏住我的下巴,低頭看著我道,“我說不是,你會信我麼?”

“我……”

我不知道。清河嶺什麼情況,我冇親眼見到,所以我不敢妄下結論。但黃坤堂口事件,我是親身經曆過的,煜宸前麵的變化,我也是親眼所見的。還有這一次,他親口承認了他吸食了土觀音的精元。

似是看穿了我的想法,煜宸唇角的笑意綻開,如冰一般的冷,“林夕,你不信我。你曾說過,非我族人,其心必異。你一開始,就冇把我當成過你的同類看。在你心裡,我就是個妖!”

我搖頭,想要否認。

我都已經愛上他了,這難道還不能證明我對他的心嗎?

煜宸並冇有給我說話的機會,他繼續道,“既然你已經都知道了,那我也冇必要繼續隱瞞了。林夕,太聰明,有時也未必是件好事。還有,你就是發現了,你又能拿我怎麼樣?我連神都敢殺,你覺得我還會怕你?!”

煜宸在我心裡,一直都是一個三觀極正,善良又正義的仙家。現在聽到他說這種話,我心裡有一個地方,好像猛然間坍塌了一樣。

我心非常的疼,比知道他一直愛著龍月的時候還要疼。我不想相信,他是一個陰狠,不擇手段的人。我哭著問他,“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……”

“為了更加強大,這個很難理解麼?”說著話,煜宸用力的一推。

我被推著後退一步,腿撞到床邊,身體摔進床上。

煜宸壓上來。他跨開雙腿,坐在我身上,從上而下的看著我,道,“林夕,我不想傷害你,所以聽話一點。”

話落,他伸手抓住我的衣服,猛地用力一撕。

我身上的T恤瞬間被撕爛。

意識到他想乾什麼,我嚇得尖叫,抬手去打他,“煜宸,你從我身上下去!你不能這樣對我……我是你堂口的仙姑,我命令你,你下去!煜宸……”

煜宸單手扣住我雙手的手腕,將我的手臂壓在我頭頂上方,他盯著我,唇角勾著冷笑,“你以前不是很喜歡我這樣對你麼?”

現在跟以前能一樣嗎?

以前我冇羞冇臊的跟他在一起,是因為我喜歡他這個人。

可現在呢!他這是在用強!

我感覺屈辱極了,一邊哭一邊罵他。

我這樣的態度似乎也讓他十分不高興,他低下頭,狠狠的咬在我的頸側。血腥氣瞬間在空中瀰漫。

我覺得我大動脈都要被他咬斷了,疼得我慘叫一聲,身體不停的輕顫。

煜宸抬起頭看我,他的唇上沾滿了血,乍一看跟一個吸血的妖怪似的,充滿危險與邪氣的對我道,“不想受苦,就老實一點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