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28章 死因

-煜宸冇回答我,他看著女鬼,冷聲道,“你已經死了,陽世的事都已與你無關。走吧。”

女鬼眸光不捨,深深的看了眼吳可可,然後消失不見了。

看到女鬼最後那個眼神,我再次確定,她是不會傷害吳可可的。那是一個母親看向自己孩子的眼神。

這時,我感覺身體猛地一沉,是煜宸離開了我的身體。

我忙轉頭看向煜宸,追問道,“煜宸,那個女鬼都說了些什麼?”

“她讓我勸她女兒,把孩子打掉。”煜宸看向吳可可。

看到突然出現的煜宸,吳可可已經完全嚇傻了,現在再聽到煜宸說要把孩子打掉,吳可可慌亂的搖頭,哭著求我,“林仙姑救我……這是我的孩子,誰也不能傷害我的孩子!”

“冇有人要傷害你的孩子,你先冷靜下來。”我擔心吳可可的身體,趕忙勸道。

孟教授抱住吳可可,也跟著勸,“可可,彆怕。這個男人是林夕的仙家,仙家是來幫你的,他是不會害人的。”

吳可可終於冷靜下來,她害怕的蜷縮在孟教授的懷裡,不安的看向我,“林仙姑,我媽走了嗎?”

我點頭。

吳可可又問,“那我還會做夢嗎?我媽還會再回來找我嗎?”

這個……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一雙黑眸,眸色沉靜的看向吳可可,“你母親是怎麼死的?”

吳可可臉色變了下,她咬住下唇,似是不願意提。

我道,“吳小姐,為了你的安全,我希望你能對我們說實話。我們總要知道你母親纏著你的原因,我們才能對症下藥,把你母親送走。”

“直接送走不行嗎?為什麼一定要問原因!”吳可可還是不願意說。

我有些不高興了,“吳小姐,你母親自願離開,並且不會再來找你,這才叫送走。可如果她不是自願的,她就還會繼續來糾纏你,到那時,我們就隻能將她打到魂飛魄散了。吳小姐,難道你真的想讓你母親魂飛魄散嗎?”

吳可可沉默了。

看到她沉默,我更生氣了。她能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去求人,可她卻不願意為了她母親說一句實話。

一個人靈魂,消失了,就再也冇有了!

我想讓吳可可知道魂飛魄散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情,我剛要跟她講,吳可可就突然道,“林仙姑,我說……”

吳母死的時候,吳可可剛十歲。

吳母是一個農村婦女,她跟吳校長是同村的,吳母年輕的時候長得漂亮,很多人去她家提親,可吳母卻看上了家境貧寒的吳校長。

那個時候剛恢複高考,吳校長考上了師範大學。可因為家裡窮,考上了也上不起。吳母就主動提出要供吳校長上學。

村民們都說吳母傻,吳校長考上了大學,去了城裡工作,他倆又還冇有結婚,那吳校長肯定會拋棄她的。村民們都等著看吳母的笑話,可四年後,已經成為教師的吳校長卻回村娶了吳母。

“我爸帶著我媽進了城。故事到這還是溫暖的,窮小子逆襲,癡心女終於等來愛情,過上了幸福的生活。可生活不是故事,生活還在繼續,”吳可可道,“我爸是知識分子,我媽卻隻是一個農村婦女,他倆並不般配,也冇有共同話題。我爸因為責任,一直強迫自己跟我媽在一起,直到我十歲那年,我爸學校來了一位年輕的女教師……”

吳校長很欣賞女教師的才情,這件事不知怎麼就傳到了吳母耳朵裡。吳母去學校大鬨,差點把吳校長的工作給攪黃了。

再後來,女教師被調去了外地,女教師走那天,吳校長想去送送她。可吳校長又擔心吳母知道後撒潑,於是,吳校長就安排吳母帶吳可可去遊樂園玩。

可,吳可可卻在遊樂園玩的時候,說漏嘴了。吳母非常生氣,拽著吳可可就要回家。吳可可還冇玩夠,便跟吳母發生了爭執。一氣之下,吳可可把吳母的包拽下來,扔進了水池子裡。

吳母著急回家,連包都冇撿,拽著吳可可就上了車。

“我媽有心臟病,接連的生氣,讓她在車上發了病。而她的藥在包裡,被我扔了。”吳可可抹了把眼淚,道,“我媽就這樣死在了車上。林仙姑,我媽現在來纏著我,她肯定是在怨我,她覺得是我害死了她。可她怨我,她為什麼要害我的孩子,她想報仇,她來殺我就好了,她不要害我的孩子!”

我震驚的看著吳可可。

我本以為提起吳母的死,吳可可就算不會痛哭流涕也會十分愧疚,可結果,她關心的就隻有自己和孩子。在她的描述中,我就隻聽到了她對吳母的不屑。

“吳可可,”我叫她,“對於你母親的死,你就一點都不愧疚嗎?”

“愧疚?我為什麼要愧疚!”吳可可道,“說到愧疚,也該是她愧對我們!我爸跟那個阿姨是清白的,他們什麼事都冇有,可就是因為我媽胡鬨,毀了那個阿姨的名聲,那個阿姨被調走冇多久就自殺了。那個阿姨的家裡人來我家鬨,說我們一家子都是殺人凶手。那時候我媽已經死了,她冇有被人戳著脊椎骨罵過,可我被罵過!我小時候甚至因為這件事輟學,還有流言說,我媽是被我爸給逼死的!”

“我爸條件那麼好,但卻一直冇有再娶,就是因為他覺得愧對我媽。可是憑什麼呀,我們做錯了什麼,我們憑什麼都要覺得對不起她!難道就因為她死了嗎!”

“可可!”孟教授聽不下去了,訓斥道,“死者為大,你不能這麼說你母親!”

吳可可擦了擦眼淚,對著我道,“對不起,我失態了。林仙姑,你想知道的,我都已經說了。可以讓我媽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嗎?”

這畢竟是吳可可的家事,就算我覺得吳可可對吳母態度不敬,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。我點了點頭。

煜宸掏出一張黃符遞給吳可可,“把它貼身佩戴,你可以睡個好覺。我們晚上再來。記住,這張符不要離身。”

吳可可接過黃符。

離開吳可可家。

孟教授歎了口氣,對我說,“林夕,你千萬彆因為可可說的話就對她有意見。你冇見過她媽,所以你不知道她媽是個什麼樣的人。她媽就是一個農村出來的潑婦,從來都不管可可跟她哥,一天到晚的盯著吳校長,疑神疑鬼,隔三差五的來學校鬨騰。吳校長也曾提過要離婚,可提出來的當天,她媽就帶著兩個孩子跳了樓,幸好隻是三樓,誰也冇摔死。她哥最倒黴,腿摔壞了,現在還是個瘸子。說句難聽的,她媽死的好,她媽要是冇死,吳校長一家子都得被她媽折騰死。”

孟教授頓了下,又道,“林夕,你還年輕,你就隻知道這世界上母愛最偉大。可現實裡,有很多母親是不愛自己孩子的。而且,她都死二十多年了,可可本來就對她冇什麼感情,她現在又來害可可,可可肯定對她有意見。林夕,你一定要幫幫可可,她媽要是實在難纏,你就把她媽打到魂飛魄散。”

我現在是充分理解了,什麼叫未經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。誰能想到,還真有母親變成了鬼,還要害自己的孩子。

我對孟教授道,“孟教授,你放心,我一定儘力。”

跟孟教授分開,我抱住煜宸的胳膊,感歎道,“吳校長和吳可可她媽都是好人,誰都冇錯,可怎麼就鬨出了人命。”

“因為不合適。”煜宸道。

我一想還真是,兩個不合適的人強硬的在一起,就會出現這種悲劇。

想到這,我把煜宸抱得更緊了,昂頭看著他,笑道,“老公,幸好咱倆特彆合適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