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47章 屍體新娘

-楚淵開車把我和胡錦月帶到了四明山。

當初,煜宸在這裡曾封印過七屍煞。

看到來了這裡,我問,“煜宸把龍月帶來這了?”

楚淵點頭,“祭祀還需要很多其他的東西,但蛇妖帶著龍月的屍體行動並不方便,所以他就把屍體放到了這裡,讓七屍煞保護屍體安全。”

聽到這番話,我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。

七屍煞是極凶極惡的陣法。當初封印七屍煞,煜宸可是廢了好大力氣的。現在他又怎麼會把七屍煞解封,讓七屍煞來保護龍月的屍體。

似是看出我不相信,楚淵諷刺的道,“小娘子,是真是假,我們上山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他把我打橫抱起來,運起法力,開始往山上狂奔。

胡錦月緊跟在後麵。

越過兩座山頭,我就看到一座光禿禿的山峰。

此時陰曆七月十五,正是夏天,其他的山都綠蔭環繞,草長鶯飛,隻有這一座山,光禿禿的。山上不是冇有樹,而是樹木全部枯死了,扭曲的樹乾形成的森林,透出一股死亡的氣息。

一進入這座山,我就感受溫度驟降,迎麵吹來的風都陰嗖嗖的,彷彿帶著煞氣。

楚淵告訴我,這座山會這樣,是因為七屍煞在這裡。七屍煞所帶的煞氣,會讓周圍寸草不生。

在半山腰的一個山洞前麵,我看到了六個穿著旗袍,如軍閥時代姨太太般打扮的美女。她們正是七屍煞中的其中六具屍體。

楚淵帶著我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麵,問我,現在相信他了吧?

看到她們,我就是再不想相信,我也不得不相信了。

為了保護龍月的屍體,煜宸竟真的將七屍煞的神封給解了!

解神封,幫龍月死而複生,這兩項每一項都是逆天的大罪,煜宸為了龍月,可真是夠不管不顧的。

我鼻頭泛酸,強忍著,冇讓眼淚落下來。

“事到如今,你還在為蛇妖感到難過?”楚淵生氣的道,“小娘子,你再愛蛇妖也冇用,蛇妖根本不愛你,並且他還一直在利用你。今天,你要跟他反目成仇了,如果你連這個決心都下不了,那今天誰也救不了你!”

“蛇妖的本體是真龍,真龍是天下法術之源,他比你想的還要強大,我們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。小娘子,今天,我會拚上這條命保護你。我希望,你不會讓我白白搭上這條命。”

楚淵看著我,神色認真,他雙眸中帶著股看透了生死的決然。

我深吸了口,問,“我能做什麼?”

楚淵伸出手,一張冒著黑死鬼氣的符出現在他手掌上。他把符遞給我,“龍月的屍體就藏在山洞裡,我和狐狸拖住七屍煞,你進去,把這張符貼在龍月的屍體上。這是一張地獄業火的符咒,隻要貼到屍體上,屍體就會立馬焚燒乾淨。龍月複活,總需要容器,現在把作為她容器的屍體燒了,我看她還怎麼複活!”

胡錦月一聽這話,臉都嚇白了,“楚淵,你彆開玩笑了,我哪拖得住七屍煞,我出去就得被七屍煞弄死。要不,我負責進山洞燒屍體得了……啊!”

不等胡錦月說完,楚淵抓住他的後衣領,手臂用力一甩,就把胡錦月甩了出去。

胡錦月一出去,一具屍煞立馬就向著他打過來。

“媽呀!”胡錦月大叫,化成一條紅毛大狐狸就跑。

“冇用的東西!”楚淵暗罵一句,起身也衝了出去。

屍煞似是能察覺到對方修為的高低,看到楚淵,立馬有四隻屍煞圍過來。

楚淵冷笑,“不一起上?你們這是瞧不起我?”

話落,他雙臂一甩,濃黑的鬼煙從他手掌溢位,形成兩把彎刀。楚淵手提彎刀,與屍煞打在一起。

有四隻跟楚淵打,有一隻追著胡錦月跑,就剩下一隻屍煞守在洞口。可就算隻有一隻,我也不敢上啊。

楚淵似是也想到了這一點,他虛晃一招,與四隻屍煞拉開距離,然後抬手,手裡的彎刀向著洞口的那隻屍煞就飛過去。

在飛到屍煞近前時,彎刀化成濃黑的鬼煙,下一秒,鬼煙又變化成一個人的形狀,說是人其實並不準確,鬼煙凝成的人冇有臉,手長腳長,跟隻猴子似的,張開手臂就把屍煞給抱住了。

與此同時,楚淵對著我喊,“小娘子,就是現在,快去!”

我不敢耽誤,從石頭後麵跑出來,向著洞口就衝過去。

而就在楚淵分神的時候,一隻屍煞衝到他身前,尖利的鬼手向著楚淵的心口就抓過去。楚淵慌忙躲閃,可依舊冇躲開。

屍煞的鬼手刺穿他的肩頭。

楚淵的肩膀上,立馬就被掏出一個血窟窿。

楚淵疼的慘叫一聲,也不知是因為疼還是因為受傷,包裹在他身體周圍,保護他的鬼氣開始消散。

“楚淵,屍煞在吞噬你的鬼氣!”胡錦月喊道,“快把屍煞推開!”

“喜歡吃是吧,讓你們吃個夠!”楚淵一隻手抓住屍煞的胳膊,另一隻手結印,大量的鬼煙從他體內溢位,鬼煙變成人的形狀,把六隻屍煞全抱住了。

“快跑!”楚淵聲音抖著,對著我喊,“我堅持不了太久,快點!”

屍煞本來就是鬼物,喜陰喜煞,楚淵的鬼氣就等於是她們的食物。被鬼氣困住,屍煞停下了攻擊,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噬鬼氣。

楚淵冇有叫來陰兵,應該也是因為屍煞會把陰兵都吃掉。之前七屍煞有多厲害隻是耳聞,現在親眼所見,我突然發現,彆說是煜宸,我們就連搞定七屍煞都困難!

我雖然擔心楚淵,但也不敢停下來。跑到山洞口時,胡錦月突然衝過來,“小弟馬,我跟你一起進去!啊!”

胡錦月一頭撞在了山洞口前麵,就跟撞在了玻璃上一樣,狐狸臉都撞歪了。我則直接跑了進去。

我詫異的回頭看他一眼,“你怎麼了?”

“有結界,”胡錦月掉到地上,甩了甩狐狸腦袋,對我說,“小弟馬,三爺在這裡設了結界,你體內有三爺的靈力,所以才能進去。”

有七屍煞保護還不放心,還要設結界!

我道,“你在外麵幫楚淵,我馬上出來。”

胡錦月點頭。

我轉身向著山洞深處走去。

從外麵看,這就是一個普通的山洞,可進來後,我才發現,裡麵彆有洞天。

山洞是往下延伸的,有螺旋狀的樓梯。

看到這些樓梯,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鼠仙兒挖出的洞口。這個山洞應該也是煜宸讓鼠仙兒幫忙挖出來的。

發現煜宸為龍月做的事越多,我心裡就越難受。

察覺到自己情緒不對,我趕忙甩甩頭,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。楚淵和胡錦月在外麵為我拚命,我不能掉鏈子。

下了大概有兩層樓的高度,我終於看到了龍月的屍體。

一塊大石頭上,鋪著嶄新的軟軟的被褥,龍月躺在被褥之上,閉著眼睛,像是睡著了一般。

我在楚淵的幻象裡,曾近距離的觀察過龍月,龍月長得美,似仙女,但身上卻透著股大小姐的嬌氣。其實不難理解,龍月是龍家的掌上明珠,從小被寵著長大,她嬌氣也正常。

可麵前的這具屍體,也許是因為沉睡了千年的緣故,竟給我一種很端莊很沉穩的感覺。

我走過去仔細的看她。

她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嫁衣,紅衣勾著金線,做工精細,華麗又富貴。她頭上也戴著黃金打造的頭飾,臉上化著精美的妝,額間點翠,麵若芙蓉。這哪是一具屍體,這簡直就是一個睡著了的新娘子。

我不禁想到我偷聽到的女人和煜宸的那些對話。她曾說事情辦完,她就與他在一起。所以,他倆該不會是想複活之後,就立馬成親吧?

我的死,還真是成全了他倆!

我心尖都在疼,拿出楚淵給我黑色符紙,向著屍體的臉就貼過去。

就在要貼上的一瞬間,我的手卻突然僵住了。

我要是燒了這具屍體,煜宸應該會很傷心吧?

他等了一千年纔等到她,要是被我一把火燒了,他一定會恨我的。

……

我沿著樓梯上去,走到洞口時,我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聲冷厲的嗬斥,“都住手!”

是煜宸來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