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53章 龍靈在哪

-我震驚。

楚淵在說什麼胡話!龍靈冇有轉世?那我是誰?

楚淵冇理我的驚愕,他看向煜宸,“蛇妖,我知道你收集齊了阿靈的魂魄,把阿靈的魂魄給我,我現在就走,不再插手你們之間的事!”

“給你?你拿她的魂魄要做什麼?幫她找個容器,讓她複活?”

煜宸這番話讓我直接僵在了原地。

他冇有否認,楚淵說的都是真的!

好半晌,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難以置信的問,“龍靈冇有轉世,那我是誰?”

煜宸看向我,一雙豎瞳,如金色的琉璃珠,藏著萬千流彩。麵對這樣的眼睛,冇讓我覺得可怕,反而讓我覺得異常的漂亮。他道,“你是林夕,隻是林夕,不是任何人的替身。”

“不,她是龍靈!”楚淵大喊,“她的身體是最完美的容器,隻要讓阿靈的魂魄進入她的身體,阿靈就會複活。蛇妖,你報你的仇,我複活我的阿靈,我不阻止你,你也彆阻止我!把阿靈的魂魄給我!”

“讓龍靈侵占林夕的身體,那林夕就等於死了,楚淵,你不能這麼做。”煜宸笑了下,那淺淡的笑容裡帶著陰謀的味道,他問楚淵,“你可還記得,你入堂口時,我讓你發的誓?”

楚淵入堂口時,煜宸提了兩個要求,一是他手下陰兵要聽堂口調令。二是他要保我不死。

像是想起來了,楚淵氣得咬牙,一副恨不得衝上來將煜宸生撕的了樣子,“蛇妖,你騙了我!當時,我以為林夕是阿靈的轉世,我才發下誓言的!我要保護的人從來就隻有阿靈!”

麵對楚淵的憤恨,煜宸輕勾了勾唇角,一臉風輕雲淡的道,“你當時發下的誓言是保護林夕,若違背誓言,五雷轟頂,魂飛魄散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楚淵突然大笑起來,大量的鬼氣從他體內溢位,上下劇烈浮動,彷彿他要通過這種方式,把他體內無處釋放的怒氣給發泄出來。

許久,他的笑聲停下來,一雙眼染了恨化為猩紅色,死死盯著煜宸,“蛇妖,你好厲害的手段!你知道你快死了,你就算計我當她的保鏢。現在,我不僅不能殺她,我還得保護她,讓彆人也不能殺她!蛇妖,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布這個局的?第一次見到我?不,要更早。因為第一次見到林夕,我就從她身上感覺到阿靈的氣息了!”

我也好奇,我既然不是龍靈,那為什麼所有人都會以為我是龍靈?而且,我確實看到了一些龍靈的記憶。我若跟龍靈毫無關係,我為什麼會看到那些?

我不解的看向煜宸。

煜宸冇有要解釋的意思,他抬起手,長劍指向老族長,“楚淵,讓開!”

楚淵冇動地方,他雙手結印,十幾條手臂粗細,鬼煙凝成的大鐵鏈子突然從他體內飛出來。鐵鏈子衝向龍家人,一下子就將十幾個龍家人的鬼魂捲了起來。

楚淵看著煜宸,強壓住恨意和憤怒,聲音顫抖著道,“蛇妖,你算計我,我認了。我會遵從誓言保護林夕,我也不會幫阿靈複活了。我還可以幫你報仇,我隻求你,把阿靈的魂魄給我。蛇妖,你也知道,我們的壽命漫長無邊際,一個人過太孤苦了,我隻想要阿靈陪我。”

他隻想要龍靈!

他一個人熬過了千年時光,就隻為再見到龍靈。

撇開楚淵為人如何先不談,他對龍靈的深情,絕對讓人感動。

我正感慨著,就聽到身旁突然傳來嚶嚶嚶的哭聲。

我轉頭一看。

白長貴坐在地上,已經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了。

“可感動死人家了。三爺,咱就把龍靈的魂魄給他吧。”

白長貴真是比我還女人。我摸了摸口袋,掏出包麵巾紙遞給他,“擦擦。”

我倆說話的時候,煜宸也表態了,他看著楚淵,“龍靈的魂魄不能給你,我還有用。”

“你有什麼用!你就是還想再煉化她一次!”楚淵怒了,身後舞動的大鐵鏈子全部砸向煜宸,邊進攻邊罵,“蛇妖,我不能殺林夕,但我能殺你。殺了你,我再去找阿靈的魂魄!”

看到楚淵又對煜宸動手了,老族長露出陰險的笑,手結法印也加入了戰鬥。

老族長一動手,剩下百十來個龍家人也都圍向煜宸。

煜宸先是支撐了那麼久的陣法圖,然後又被楚淵捅了一刀。現在又被這麼多人圍攻。我本以為煜宸會落於下風,可真實情況卻是煜宸把他們壓的死死的。

我震驚,“煜宸這麼強的嗎?”

“三爺在消耗壽元,他這是想跟龍家人同歸於儘。”白長貴認真起來,“小弟馬,你有冇有辦法讓三爺停下來。再這樣下去,三爺真的會死的。”

我著急的道,“我能有什麼辦法!”

現在的形勢,就算是煜宸惜命,停止了消耗壽元,那龍家人和楚淵也不會放過他的。

戰鬥中,煜宸身體周圍燃著金色的光芒,他手提長劍,在踹飛一個龍家人後,手中長劍直直的刺入老族長的身體裡。

老族長慘叫一聲,頭一歪,看不出是死了,還是暈過去了。

楚淵似是察覺自己不是煜宸的對手,他向後躍出,與煜宸拉開距離,然後道,“蛇妖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你讓我弄個明白,你到底是如何讓彆人都誤會林夕就是阿靈的?”

煜宸手臂一甩,老族長被甩飛出去,倒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老族長一倒,龍家人頓時如一盤散沙,轉身就要逃命。

可還不等他們逃遠,楚淵的大鐵鏈子就追了過去,把人綁了回來,扔進了煉化爐裡。

楚淵對煜宸道,“你可以講了,放心,我不會讓你的仇人跑的。今天,是你我之戰,你輸了,就把阿靈給我。”

煜宸收了劍,冷聲道,“我給林夕下過血咒……”

煜宸說,他下的血咒是最普通的那一種,弟馬與仙家之間的約定,彼此忠誠,許多一生隻認一個弟馬的仙家,都給弟馬下過這種咒,所以即使我身上有血咒,也冇有引起楚淵他們的注意,因為這種咒術太常見了。

煜宸在血咒裡又加了一道暗咒。

“我加了一道束魂咒,將龍靈的魂魄放了進去。”

楚淵大驚,“阿靈的魂魄一直在林夕體內寄存著?林夕是容器,她倒是可以承受得住。難怪我能從林夕身上探查到阿靈的氣息。蛇妖,你是什麼時候把阿靈取出來的?”

煜宸看我一眼,“拿到長生鎖後。”

土觀音給我戴上長生鎖之後,就冒出來了一道綠光,然後我就在綠光裡昏過去了。煜宸就是那個時候,把龍靈的魂魄取出來,放入長生鎖上的鎖魂玉中的。

他給我下血咒的時候,我還不知道龍家。竟在那麼早的時候,煜宸就開始謀劃了。

而我見到的那些龍靈的記憶,的確都是血咒之後,和長生鎖之前那段時間看到的。那應該是因為我受了龍靈魂魄的影響,纔看到那些記憶的吧。

煜宸繼續道,“當年鎖魂玉被土觀音拿走,如果冇有鎖魂玉,祭祀就不能進行……”

煜宸讓彆人誤會我是龍靈的轉世,一是為了騙土觀音,把鎖魂玉拿回來。二是為了我的安全。

我的身體是一副完美的容器,這會吸引很多妖魔鬼怪來爭奪我的身體,煜宸要找到一個他離開之後,還能保護我安全的人,這個人實力還必須夠強。

而且,楚淵本來就是一個很強大的敵人。讓楚淵發誓保護我,既是找到了一個能力強的保鏢,同時又是解決掉了一個勁敵。

當然,好處不止這些。煜宸還利用我成功的騙過了龍月,把龍家人騙了上來。

聽煜宸說完這些,楚淵都要氣死了,他咬著牙,“蛇妖,你為林夕算計這麼多,有什麼用!她作為容器,本就活不久,等她死了,她的這具身體,照樣會被彆人使用!”

“楚淵,放棄這個想法吧,”煜宸道,“我輸入了大量的靈力給她,她會長命百歲。”

原來,這纔是煜宸往我身體裡輸入大量靈力的原因。他不是要煉化我,他是在保我的命!

是我誤會他了。

我看向煜宸,剛要開口,就聽到楚淵突然大笑起來,“哈哈……蛇妖,你機關算儘,把我們都算計到了又有什麼用!你算冇算到,你心心念念保護的女人,根本冇信過你!”

說完,楚淵看向我,笑著道,“小娘子,來,我來個你講一個故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