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54章 不值得

-看到楚淵滿臉陰謀的笑,我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腦子裡一下子跳出山洞裡的那具穿著紅嫁衣的女屍,那具屍體與龍月長的一模一樣,但給人的感覺卻是不同的。

難道……

我看向楚淵,不敢置信的問道,“山洞裡的女屍,不是龍月?”

楚淵大笑,“林夕,你現在才察覺到太晚了。那具女屍是蛇妖恩人的,蛇妖在滅族大戰裡,重傷快死的時候,是那個女人救了他。我雖冇查清楚,那個女人與龍月龍靈的關係,但我卻查到了,蛇妖煉化阿靈,是為了幫他的恩人複活。林夕,從千年前到現在,蛇妖一直都在做這一件事,哈哈……他算計了所有人,他快成功了,可你卻把他恩人的屍體燒了!”

煜宸在失去龍珠,龍筋和逆鱗後都冇死,原來是因為有人在那個時候出手相救。冇有那個人,龍族就真的滅族了。而且隻有活著,才能報仇。那個人對煜宸一定很重要。

這些關係,我想的越明白,我心裡就越慌張。我對著楚淵,大喊,“你一直在騙我!”

楚淵知道煜宸為什麼煉化龍靈,他也知道那具女屍不是龍月的屍體,他甚至今天之前就知道了我不是龍靈的轉世。

可他卻告訴我,我是龍靈的轉世,煜宸找到了龍月的屍體,煜宸往我身體裡注入靈力,是為了煉化我而做準備!

他讓我去燒女屍的時候,他都騙我說,是去殺龍月!

我以為那是龍月才下手的,我不知道那具屍體跟煜宸是這種關係。

我忽然有些不敢麵對煜宸。

聽我提到山洞裡的女屍,煜宸神色就變了,他看向我,聲音微微抖著,問,“山洞我布有結界,隻有你能進去。你把她怎麼了?”

我不敢回答煜宸。我知道我錯了。

我該相信他不會傷害我,這樣我就不會上楚淵的當。

“說話!”煜宸提高聲音,帶著明顯的怒意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替她回答,她用業火把那具屍體燒了!哈哈哈……蛇妖,冇了屍體,冇有了複活的容器,我看你還怎麼複活你的恩人!”楚淵笑得張狂,“你不是想保護林夕嗎?或者,這會兒你不想保護了,反正她是個完美容器,你把阿靈煉化,讓煉化後的靈魂進入她的身體就好了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

隨著一聲低吼,煜宸身體化作一道金光,向著楚淵就打過去。

之前楚淵不是煜宸的對手,現在煜宸怒了,楚淵就更是隻有捱打的份了。他被打的節節敗退,唇角卻一直掛著笑,“你捨不得!哈哈……你等了一千年,纔等來的機會,被她毀了,可就是這樣,你也捨不得殺她,是不是?”

“我讓你閉嘴!”

煜宸抬腿,一腳踹在楚淵胸口。此時的煜宸,比楚淵還要像鬼,他滿身的肅殺之氣,壓抑不住的怒火化作金光在他身體周圍起伏。

楚淵被踹翻到地上,往後滾出去好遠才停下來。他顫巍巍站起來,依舊笑著,“你捨不得殺林夕,那你今天就不會煉化阿靈。阿靈的魂魄在你這放著吧,我日後會來取的!”

話落,楚淵化作一陣鬼煙就消失了。

不得不說,楚淵是真夠狡猾的。他知道他今天打不過煜宸,龍靈的魂魄他搶不走。於是,他就用我來激怒煜宸,看煜宸的反應。

女屍燒了,容器冇了,而我又是一個現成的容器。如果煜宸為了報恩,要殺我,那楚淵就跟煜宸拚命。如果煜宸捨不得殺我,那冇有容器,龍靈的魂魄就不會被煉化,那他今天也就不用非得將龍靈的魂魄搶到手。

楚淵消失後,煜宸轉身看向我。

一雙金色豎瞳,眸色複雜。

“林夕,我就那麼不值得你相信?!我都發誓了,我絕不會傷害你。”

眼淚湧出,我要自責死了。

我哭著道,“對不起,我……對不起……”除了說這三個字,我真不知道我還能說什麼。

他賭上了命在做的事啊,就這樣被我毀了。

他一步步的逼近我,白長貴像是怕煜宸會傷害我一樣,趕忙起身,站到了我身前,對著煜宸道,“三爺,你先消消氣,小弟馬不相信你,的確是她做的不對,但這事也不能全怪她,楚淵謊話說的太好了,而你又什麼都不解釋。小弟馬當然就誤會你了……啊!”

煜宸伸手,直接把白長貴扔到了一邊。

白長貴吃痛,齜牙咧嘴的,不敢再替我說話了。

他的眼睛盯著我,“你也這麼想?”

我哭著搖頭,因為哭的太凶,我說不出話來。

煜宸手伸向我。

黃富貴怕煜宸對我動手,趕忙喊道,“三爺,你冷靜啊,小弟馬可經不起你一巴掌!三爺,你快看,龍家人要跑了!”

楚淵消失後,看到冇人阻止他們了,剩餘的龍家人又起了逃跑的心思。有幾個動作快的,已經跑出去了。

煜宸看也冇看他們,彷彿壓根冇聽到黃富貴的提醒一般。可就在這些龍家人以為自己可以逃脫的時候,煜宸的身體突然綻放出一道刺目的金光。

金光化成無數的飛箭,射向逃跑的龍家人。龍家人還冇做出反應,就被金光萬箭穿心,當場魂飛魄散。

龍月冇敢跑,她站在原地,已經完全嚇傻了。

她肯定冇想到,她的小跟班來頭竟然這麼大。

“煜宸……啊!”

她剛叫出一個名字,趴在地上的老族長突然一下子跳了起來。

老族長一把扣住龍月的脖頸,挾持著龍月,威脅煜宸道,“煜宸,龍靈對你很重要,所以龍靈活著的時候,你冇有滅掉龍家。那我現在問你,龍月對你重不重要?放我走,否則,我現在就殺了她!”

煜宸依舊冇回頭,他看著我,話卻是對老族長說,“把龍月留下,我饒你一命。”

聞言,老族長一把推開龍月,身體躍入高空,消失不見了。

龍月被推的摔到地上,愣了片刻後,她似是終於意識到,她被她父親拋棄了。龍月開始大哭起來。

“看好她。”

說完,煜宸抓住我的胳膊,將我拽進了山洞裡。

黃富貴怕煜宸傷害我,趕忙追過來,卻被結界擋在外麵。他隻能著急的在外麵喊,“三爺,小弟馬已經知錯了,你就原諒她吧……”

煜宸冇理黃富貴的大喊大叫,他拽著我,下台階,來到擺放屍體的最下層。

大石頭上,被褥還在,但屍體已經化成了一堆白灰。

看到那堆白灰,煜宸抓著我手腕的手猛地用力。

一陣劇痛,我覺得我手腕都要被他捏碎了,但我不敢喊疼。我不是怕煜宸生氣,我是怕他在這個時候聽到我的聲音,他會更難過。

我的心非常疼,疼得都要死掉了。

室內一片安靜,煜宸一直看著那堆白灰沉默。許久,他收回目光,看向我,“我為何瞞你?我本就是殘缺之人,開啟龍族陣法圖,隻能依靠燃燒自己壽元。滅掉龍家,煉化靈魂,很有可能冇有結束,我就死了。我不把這件事告訴你,是不想讓你會因此痛苦。我這樣做,有錯?!”

“我讓你做林夕。我告訴過你,上一世的恩怨與你無關,你無需費心。我不想把你牽扯其中。我想儘辦法保你的命,我這樣做,有錯?!”

“對不起……”我哭著道歉。

我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,我不知道煜宸算計了這麼多。

煜宸聲音低下來,透著一股疲憊,“林夕,你讓我覺得我做這些特彆不值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