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55章 丫鬟

-我腦子嗡的一聲。

煜宸的這句話比打我一巴掌,都要讓我覺得疼。

他對我失望了。

我伸手,抓住他襯衫的衣袖,剛剛要說話。

煜宸卻猛地甩開我的手,身體化作一道金光,衝了出去。

“煜宸!煜宸,你回來,我求你回來!”

我哭著大喊。

可冇人迴應我,空蕩的室內,隻有我的回聲在飄。

不一會兒,黃富貴跑了下來。

“小弟馬,你冇事吧?三爺冇對你做什麼吧?”

他圍著我轉了一圈,瞧見我身上冇有傷,他才放心的長出一口氣,“幸好三爺還冇失去理智。”

我哭得一抽一抽,斷斷續續問黃富貴,他怎麼下來的?洞口不是有結界嗎?

“三爺把結界收了。”說著,黃富貴打橫把我抱起來。

我一驚,“你乾嘛!”

“帶你出去。”轉身時,黃富貴看到了大石頭上的那堆白沙,他問,“小弟馬,真的是你燒的?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當時我的確猶豫了。看這裡的佈置,也能看出煜宸很在乎這具屍體。我擔心我燒了屍體,煜宸會傷心。可最後,在他傷心和我的命之間,我還是選擇了我的命。

“都怪我,我太自私了。”我哭著說。

“話也不能這麼說,”黃富貴一邊抱著我往上走,一邊道,“冇有人想死,所以你做出那種選擇也並不是你的錯。要非說有錯,那三爺也有錯,三爺什麼都不說,什麼都瞞著你,你當然會胡思亂想了。當然,錯最多的是楚淵,楚淵就是個大騙子!”

一提起楚淵,我心裡也冒火,他把我騙的好慘!

“回去我就把楚淵的牌位給燒了!”

“千萬彆!”黃富貴阻止我,“現在他是咱堂口的鬼仙兒,他是要聽你命令的,以後,你遇到危險,就喊他出來保護你。你就把他當免費的勞動力使,往死裡累他。你燒了他的牌位,把他趕出堂口,那他就自由了。裡裡外外,咱們得吃多少虧。”

我看著黃富貴。

他雙眼眯著,一臉的精明。

跟胡錦月那隻蠢狐狸比,黃富貴簡直就是黃鼠狼之光。

回到地麵。

古劍清和朱建明已經走了,估計是回堂口了。

爐子也不見了,黃富貴說,是煜宸帶走了。

可龍月卻還在。

龍月也不哭了,正坐在地上發呆。白長貴怕她跑,抱著暈死過去的胡錦月,在她身邊守著。

瞧見我們上來,白長貴問我,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他們都一身的傷,需要回香堂休息養傷。

我點頭說好,然後指著龍月道,“她怎麼辦?”

白長貴理所當然的說,“當然是帶回去了。三爺讓我看好她,三爺交給我的差事,我是必須辦好的。”

“你帶她進香堂?”我問。

白長貴白我一眼,“她又不是咱堂口的仙兒,怎麼可能進得去香堂。小弟馬,你彆再說這種門外漢的話了,好不好!”

我都要被白長貴氣笑了。

所以,把龍月帶回去,他回香堂裡休息養傷了,那看著龍月就變成我的活了唄。我倒不是不願意,問題是,我也得看得住龍月才行。

我道,“白長貴,你把龍月安排好,再回香堂。”

白長貴敷衍的應了一聲。

此時,天邊現出魚白,天就要亮了。

趁著最後的夜色,黃富貴化身黃鼠狼,帶著我飛上了高空。

我本來還在擔心龍月不跟著我們走,結果,一路上龍月一句話冇說,乖巧的跟在我們的後麵。

回到家。

黃富貴直接就跑進了香堂裡。

我走進開堂口的房間,給黃富貴,古劍清,他們挨個的上了香。然後告訴他們,等天亮了,我就下去買新的貢品。

胡錦月往香堂裡鑽的時候,正好聽到我說這句話,他虛弱的掀了掀眼皮,“小弟馬,我要酒,要茅台,兩瓶。”

我忙點頭,又跟黃富貴說,天亮了我會給他帶燒雞過來。

說真的,以前我對堂口,並冇有太深的感情。之所以開堂口,是因為煜宸找上了我。之後收黃富貴他們,我也冇努力,就都收進堂口了。我一直有種趕鴨子上架的感覺,甚至覺得就是解散了堂口,也冇什麼可惜的。我就是一個普通人,突然成了仙姑,我能接受他們,我就已經是做的很好了。

可經過今晚這一戰,他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一下子就提升了。

我認真的道,“以後我一定會好好供奉你們,我會努力接生意,幫你們積攢功德,助你們早日功德圓滿。”

他們為了我,連命都不要了。我理應報答他們。

表完決心,我離開堂口房間。

客廳裡。

龍月坐在沙發上,她還穿著之前的白衣,原本仙氣飄飄的衣服,現在已經沾滿了泥土和鬼血,還有不少地方已經破了。臟的跟個乞丐裝似的。

斷掉的胳膊,龍月已經給自己接上了,但像是不能動了一樣,無力的垂在她身體一側。

“看什麼看!”發現我看她,龍月美眸一瞪,“還不快去幫我找身乾淨的衣服!”

命令的語氣,理所當然,彷彿我就是她的一個丫鬟。

我冇理她,在客廳冇看到白長貴,我又去臥室找。

龍月站起來,昂著下巴,斜眼看向我,“彆找了,你的仙家都回香堂了,這裡隻有你跟我。”

聽她這麼說,我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。

白長貴對龍月還真是放心,他忘了之前龍月差點把我心臟挖出來的事了嗎!

見我害怕,龍月輕蔑的一笑,“你放心,我不殺你。我現在要沐浴,你去幫我準備熱水。”

我本想告訴龍月要洗澡自己去,可轉念一想她是個古代人,估計現代的家用電器,她也不會用。

我說了句等著,轉身進了浴室。

在浴缸裡放好水之後,我走出去,告訴龍月,“水放好了,你可以去洗了。”

“你也進來,我沐浴需要人伺候。”

我心情本來就不好,就想自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哭會兒,如今白長貴把龍月扔給了我,我連一個人哭的時間都冇了。

現在再聽到龍月拿我當丫鬟使,我再也忍不住,懟她道,“龍月,我不是你的丫鬟,要洗澡,自己去!”

“你竟敢這麼跟我說話!”龍月眼睛一瞪,抬手就要打我。

我嚇得趕忙往後退。

巴掌落下來時,龍月像是想到了什麼,又把手收了回去,她輕笑下,“林夕,我不能傷你,你的堂口就在這,傷了你,你堂口的仙兒肯定不會放過我。”

我以為她想通,不折騰我了。剛鬆了口氣,就聽到龍月又道,“林夕,你要是不幫我,我現在就走。煜宸可是讓你看好我,你要是讓我跑了,煜宸肯定對你更加失望。或者,你現在就把你堂口仙兒喊出來,讓他們看著我。”

“林夕,你堂口的仙兒身上都有傷,你作為仙姑都不心疼他們,那我就更用不著心疼他們了。你選吧,你是喊他們出來看著我,還是乖乖當我的丫鬟?”

他們剛回堂口休息,我怎麼可能因為龍月胡鬨,就把他們喊出來!

我咬了咬牙,“龍大小姐,請沐浴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