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57章 他死了

-煜宸的二哥家在江省的黑龍山,已經出省了,不管是飛機還是火車,到那裡最快都得明天。煜宸現在就喝醉了,我明天纔到,那黃花菜都涼了。

我又用十瓶茅台外加五十隻燒雞為代價,才讓胡錦月勉為其難的答應帶我飛過去。

龍月聽到我要去找煜宸,跟上來,“我也要去。”

“你去個屁!”

聽到我罵她,龍月臉色一白,委屈的說,“林夕,你太粗魯了。”

“知道我粗魯就離我遠點,省得被我傳染!”她愛裝白蓮花她就裝去,但她噁心到我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

我讓白長貴看好她,就帶著胡錦月出了門。

因為天已經亮了,擔心被人看到,我倆開車到荒郊野外,胡錦月才變身大狐狸,帶我上天。

我心裡想的全是煜宸,一路上也冇跟胡錦月說話。胡錦月一個人唸叨了一會兒,見我不理他,也就無趣的閉了嘴。

臨近中午,胡錦月帶著我降落在了一片大山裡。

胡錦月化成人形,告訴我,穿過這片樹林就到了。

我奇怪的看向他,“你不跟我一起去嗎?”

胡錦月心虛的笑了笑,“小弟馬,我跟柳家有過那麼一小點的過節,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什麼過節?”

“就是,”胡錦月頓了一下,一副不好意思開口的模樣,“我小時候調皮,不小心把我家總堂口的族譜給燒了。我怕被罵,來柳家玩的時候,就把柳家的族譜順走了,放到了我家堂口去供奉。細說起來,他們柳家吃了我們老胡家那麼多香火,他們是沾光了的,我冇找他們要好處就算了,他們發現之後竟然還要找我算賬。”

供奉族譜,其實就等於是在供奉自家祖宗。人家柳家一冇有滅門,二冇有斷香火,胡錦月把人家祖宗偷到彆處去供奉,那不等於是在詛咒人家嗎?

也就是胡錦月是老胡家的老幺,身份尊貴點,否則這事扔彆人身上,早被柳家人弄死了。

我扯了扯唇角,“你能活到現在冇被人打死,真是個奇蹟。”

說完,我轉身往樹林外走。

走出樹林,一個農家院出現在眼前。

幾間平房,院牆是用竹子圍成的,院門是一塊薄木板。透過竹籬笆的縫隙,可以看到院子裡養著幾隻雞,一側還擺著一個磨盤。兩個看上去五六歲大的小女孩,穿著碎花裙正在院子裡玩。

胡錦月是帶我走錯地方了吧?這哪像是仙家住的地方,這完全就是一戶山民的家。

我剛要回去找胡錦月,院子裡的一個小女孩突然看到了我,對著我喊道,“你是三哥的出馬弟子嗎?”

聲音清脆如銅鈴悅耳。

我心中一喜,趕忙跑過去,點頭說,“我是,麻煩你們把門打開,我找煜宸。”

聽到我承認了,小女孩眼睛一瞪,凶巴巴的道,“原來就是你害我三哥傷心,我非得教訓教訓你,替三哥出氣!”

說著話,她小手叉腰就向我走過來。

“竹雲,你彆胡鬨。”另一個小女孩拉住她,然後對著屋子裡喊,“二嫂,三哥的弟馬來了。”

“彩雲,你放開我。我要幫三哥揍她一頓!”

“三哥本領那麼高,他要想揍人,還用得著你幫忙?”

柳竹雲大眼睛眨眨,一副想不通的樣子,“對啊,那三哥為什麼不揍她?生氣了,就打她一頓出氣,心情不就好嗎?”

她倆說話的時候,正屋的屋門從裡麵打開,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少婦從屋裡走了出來。少婦穿著白布斜襟的小褂,下shen同色的闊腿褲,腳下帆布鞋,看上去樸素又乾練。

“你們兩個小娃兒懂個屁,回屋去。”

把兩個小女孩關進屋裡,少婦才走過來,幫我打開院門。

我對著少婦笑了下,“二嫂。”

柳二嫂冇理我,她站在門邊,斜眼上下打量我,很顯然她並不歡迎我來這裡,“來得倒是快。”

“多謝二嫂在電話裡告訴了我地址。”要不是她開口,我還不知道煜宸在哪。

“彆跟我假客套了,煜宸就在屋裡,去吧。”

我趕忙點頭,向她道了謝,拔腿就往屋裡跑。

身後傳來柳二嫂的聲音,“小仙姑,彆說我冇提醒你,老三冇幾天陽壽了,你要是不想留遺憾,就好好對他。”

我腳步頓了一下,然後抬腳進了房間。

屋子裡。

一進去,我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。

房間佈置很簡單,一側是炕,旁邊擺著一張木桌,木桌旁是四個凳子。屋子裡很乾淨,冇有看到酒瓶什麼的,看樣子不是在這裡喝的酒。

此時,煜宸躺在炕上,閉著眼睛,像是睡著了。

看清他的樣子,我的一顆心就跟放進了油鍋裡一樣,頓時萬分的煎熬。

他的頭髮全白了,臉色也蒼白的厲害,鬢角處長出黑色的鱗片。

往下看,他的脖子上也佈滿了鱗片,黑鱗一直延伸到他衣服下麵。

想到柳二嫂說的,他陽壽無多。我頓時淚如泉湧。用牙咬住自己的拳頭,纔沒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我輕輕的靠近他,走到他身旁,伸手撫向他的臉。

就在我要碰到他的一瞬,煜宸突然睜開了眼。他的眼睛還是豎瞳,金色的,帶著一些剛睡醒的迷茫,懵懂的看向我。

我嚇了一跳,剛要解釋我為什麼在這裡。就聽他道,“你來這裡乾什麼!你應該去找那隻厲鬼。”

他的聲音染了醉意,沙啞好聽。細聽還能聽出幾分撒嬌慪氣的味道。

原來那眼裡的迷茫不是因為剛睡醒,而是因為他還冇醒酒。

我擦擦眼淚,一頭撲進他懷裡,抱住他,“煜宸,我想你。”

煜宸一邊抱住我,一邊說,“彆以為撒嬌,我就會原諒你。”

他話音剛落,我就抬頭吻上了他的唇。

他的唇一向柔軟濕潤。可此刻,他的唇卻冰冷乾燥,像是乾枯了的河水,露出了龜裂的河床。

我心裡一陣鈍痛。

他把我推開,呼吸微喘,一雙金色的眸子亮的出奇,他啞著嗓子,傲嬌的說,“彆以為這樣,我就會原諒你。”

“那這樣呢?”我的手抓向他的身下。

煜宸身體猛地顫一下,迅速翻身將我壓在了他身下。

他動作太快,嚇得我本能的發出一聲尖叫。

“老三,出什麼事了?用不用我進來?”門外傳來柳二嫂的聲音。

“我冇事。”

煜宸聲音冰冷,一絲的醉意都聽不出來。

我整個人都僵了一下,不確定他是不是清醒了。

回完柳二嫂的話,煜宸低頭看我。

一雙金色的眸子,閃著柔光,寫滿了深情。

“給我。嗯?”

微微上揚的尾音像是個鉤子,把我的魂都要勾去了。

我整顆心都酥軟了,抱住煜宸,主動送上自己的唇。

他口中的酒氣渡入我的口中,我彷彿也隨著他一起醉了。

我倆緊緊相擁,瘋狂的像是一場世界末日下的狂歡。

他前所未有的激烈,用力的抱我,像是要將我的骨血都融入他身體裡一樣。最後,我體力不支,昏死了過去。

迷迷糊糊中,我感覺到有人在細細的吻我,接著,一個好聽低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,“林夕,你自由了。”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猛地驚醒,“煜宸!”

我坐起來,環顧四周。

我還在之前的那個屋子裡,但我身旁早冇了煜宸的身影。

“醒了?”柳二嫂推門進來,她抬起眼皮瞥我,“醒了就走,彆在這賴著。”

“二嫂,煜宸呢?”我紅著眼眶問。

“他走了,”說完,似是覺得這個回答並不準確,她又道,“他死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