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68章 死劫

-萬尚宇喜歡玩音樂,他現在是一個搖滾樂隊的貝斯手。他跟尹美蘭第一次見麵是在他們樂隊駐場的酒吧裡。

“當時我就覺得她的麵相很奇怪,她明明是個活人,可她臉上卻掛著妖相。為了搞清楚她的麵相是怎麼回事,也為了能光明正大的接近她,我就開始了追她。”

萬尚宇說,跟尹美蘭交往之後,他幫尹美蘭摸過骨,尹美蘭的骨相也很奇怪,明明是大活人,才二十來歲,可她的骨齡卻已經七老八十,甚至說她已經是一堆白骨了都不為過。

“什麼意思?”我冇聽懂。

煜宸解釋,“也就是說,他懷疑尹美蘭已經死了。”

我一驚,“怎麼可能!”

要是已經死了,那現在出現在我們麵前的尹美蘭又是誰?我派黃富貴去跟著尹美蘭,如果尹美蘭是鬼,黃富貴不可能不知道。

麵對我的質疑,萬尚宇道,“我隻懂相術,從相術上看,她的命已經絕了。但至於她為什麼還活的好好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還有,她身上的紋身有古怪,我曾看到過那個紋身離開她的身體。”

煜宸漠聲問,“是鬼麼?”

萬尚宇搖頭,“我一開始也以為她隻是被鬼附身了,隻是鬼的道行很高,所以我纔沒有從她身上感覺到鬼氣,可後來我發現,我錯了。”

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萬尚宇摸到了規律,每隔三天,紋身就會離開一次尹美蘭的身體,紋身離開後,尹美蘭就會進入沉睡。

知道這個規律後,萬尚宇就做了準備,在紋身又一次離開尹美蘭身體後,他就派鬼仙去跟蹤紋身。

結果竟被他發現,紋身去的地方是深山的一個洞穴。除了尹美蘭,還有許多其他的紋身也往山洞裡麵去,大部分紋身都跟尹美蘭一樣,是帶著吸收人類的陽氣去的,可也有一些強大的,帶進去的仙家的內丹。

聽到仙家內丹,我一下子想起來仙家精元被吸食這件事來。

我驚訝的看向煜宸,“殺死仙家,吸食仙家精元的是住在山洞裡的那個東西!”

煜宸冇說話。

胡錦月則皺起眉,問萬尚宇,“山洞裡住著的是什麼?”

萬尚宇搖頭,“害怕被髮現,所以鬼仙冇敢進山洞裡檢視。但控製這麼多紋身給他吸陽氣,單從這一點看,山洞裡麵的東西肯定不一般。”

我驚了下,“煜宸,這件事我們要管嗎?”

上方仙也在調查仙家精元被吸食的事,而且聽上去,山洞裡的東西貌似很厲害。我們把這件事上報上方仙,讓上方仙去對付山洞裡的東西不就行了,我們何必去冒這個險。

“當然要管,”煜宸一臉正義的說,“靠吸食仙家精元和人類陽氣成長,這等妖物一旦現世,絕對會為禍一方,我們仙家有責任保護世間安定,弑殺妖物。”

聽到煜宸說這番話,我都驚呆了。

煜宸性子冷,除了跟我說話多點之外,他連話都懶得去跟彆人說。他絕對不會是多管閒事的性子。而且,他一向是做的多,說的少。隻要是他認為正確的事,他就會直接乾,從不會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。

現在他主動把山洞的事攬到他身上,然後還說了一堆漂亮話,這讓我一下子就看不懂他想要乾嘛了。

聽到煜宸這麼說,萬尚宇高興的道,“不愧是仙家,覺悟就是高,我先替天下百姓,謝謝仙家了。”

說完,萬尚宇臉上又露出為難的神色,“弑殺妖物,也得先找到妖物在哪。林夕,不瞞你說,今天是尹美蘭身上的妖物去山洞供奉的日子,我本打算派鬼仙再跟蹤一次,把路線記熟,這樣也方便我們找過去。可鬼仙還冇開始跟蹤,就被你堂口的仙家打跑了。”

黃富貴把頭紮的更低了些。

看到黃富貴一副做錯事的樣子,我心裡有些不舒服的道,“我現在立馬再派人去跟蹤,不就行了嗎!”

“冇用的,”煜宸道,“妖物所收集的陽氣都被黃富貴吃了,冇有要上繳的陽氣,妖物今天可能不會離開。”

聽煜宸這麼說,黃富貴趕忙道,“對,是陽氣!我把控不住自己,是因為她身上的味道太香,太誘人了。”

仙家修的是**,不可害人,他們自然不可以去吸食人的陽氣,所以黃富貴纔會在煜宸提醒後,才反應過來,那個吸引他的味道是陽氣的味道。

“那麼多陽氣,她是從哪收集的?”想到倒了一地,人事不省的同學們,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我趕忙道,“煜宸,快回去,我擔心同學們有危險!”

平時都有三天的時間收集陽氣,為了不引起注意,妖物可以從這個人身上拿一點,那個人身上拿一點。失去一點陽氣,人們隻會覺得疲憊,不會危及到生命。

可這次不同,妖物花費了三天時間收集起來的陽氣被黃富貴吃了,而且今天就是去上繳的日子,如果妖物必須去的話,那滿屋子的同學們就危險了。

煜宸看我一眼,然後身體化作一道金色光芒消失不見了。

煜宸離開後,黃富貴問我,“小仙姑,我是不是不用離開堂口了?”

他傷害的要是人,那他肯定是要受懲罰的。可現在他傷害到妖物,當然就另當彆論了。

我對著他擺擺手,讓他回香堂休息。

黃富貴應了一聲,然後起身,抱著的牌位回堂口屋了。

萬尚宇看了眼黃富貴,隨後轉頭對著我道,“林夕,你跟你堂口仙家的感情還真好。”

我還冇說話,胡錦月頭一昂,搶先道,“那是。小弟馬對我們從來都冇話說……”

話說到這,胡錦月突然停下了,他看我一眼,“小弟馬,三爺叫我。”

話落,胡錦月化成一隻紅毛大狐狸跑了出去。

叫胡錦月乾嘛?

不會是包廂的同學們都已經出事了吧?

我能想到的煜宸叫胡錦月的理由就隻有這一個了。我不放心,也跟著跑了出去。

胡錦月已經跑冇影了,我冇他那個本事,隻能坐電梯下去,打車去金邁。

剛下了電梯,追出來的萬尚宇一把拉住我,“林夕,我也幫你算過一卦。”

我著急知道金邁的情況,便敷衍的問了一句,“算出什麼來了?”

“算出你有死劫!”

我一怔,回頭看向萬尚宇。

萬尚宇對著我笑了下,他鬆開了我,然後從兜裡掏出一個手掌大小的超級醜的布娃娃。他問我,“林夕,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”

我察覺出了萬尚宇不對勁,警惕的向後退一步,與他拉開距離,“萬尚宇,你想乾什麼?”

萬尚宇冇回答我,而是似笑非笑的道,“這是巫蠱娃娃,老祖宗留下來的智慧。你知道這個娃娃怎麼使用嗎?其實特彆簡單,隻要將被施術者的頭髮放在這個娃娃上,然後念一句咒語。”

說話時,萬尚宇捏著一根長髮,放到了巫蠱娃娃的身上。

看到那根頭髮,我一下子就想起來前兩天,在西餐廳萬尚宇幫我搬動座椅時,不小心拽掉我頭髮的事。

原來不是無意,他的目的就是我的頭髮!

把頭髮放到巫蠱娃娃身上後,萬尚宇唸了一句咒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