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77章 春宵苦短

-他突然大叫,把我嚇了一跳。

我問,“什麼事?”

“小弟馬,超度的時候,我發現那群小鬼非常的弱,他們都隻是遊魂,按理說他們是冇有能力傷人的。”

提到遊魂,我就想到了朱建明。朱建明就是遊魂,弱小的連靠近陽氣重的人,他都有可能會消失,就更彆說去害人了。

我看向黃富貴,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在幫這群小鬼?”

黃富貴點頭,“而且小弟馬,你冇覺得咱們這次看事太過順利了嗎?”

之前隻顧著覺得秦桂芝夫妻倆不是人了,倒冇有多想彆的。現在經黃富貴一提醒,我才反應過來,今天的事的確有些奇怪。

劉利民並冇有見過我,就算是秦桂芝告訴過劉利民,我是仙姑。可他並不知道我有冇有真本事,他不可能一見麵就那麼信任我。而且,他倆做的這些事,夠他倆在裡麵蹲一輩子了,正常人都應該隱瞞纔對,可他卻毫無隱瞞全告訴了我。

劉利民如此反常,隻有一個解釋,那就是有人在這之前就找到了他,並且讓他深信,隻有我才能救他。在坐牢和活命之間,劉利民選擇了活命。

有人先幫小鬼們變強,讓小鬼們纏上劉銘。接著又有人找上劉利民,讓劉利民相信隻有我能救他們。

把事情串連起來一看,這就是一場明明白白的陰謀。

我湧出一股不好的預感,“黃富貴,我們得趕緊回東北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一股陰風突然吹來,風捲起塵土,我本能的閉了一下眼睛。

就在我閉眼的一瞬,我感覺自己身體猛地一輕,整個人都被風捲入了空中。接著,一雙冰冷的大手圈住我的身體,將我拉進了一個堅硬冰冷的懷抱裡。

我猛地睜開眼,抬頭看去。

麵前是一張極漂亮的臉,皮膚白嫩,雌雄難辨,一雙杏眼眼,黑色的眸子似無邊的夜色,正低垂下來看我。

是楚淵!

楚淵又換回了一身古裝,他身體包裹在黑色的鬼氣中,唇角勾起一抹笑,邪氣肆意,“小娘子,我來找你了。”

我能感覺到楚淵變了。

以前的楚淵,雖知道他是鬼王,但他在我麵前一直都收斂著他自己的氣息,所以我從冇覺得他可怕。可現在的楚淵,周身鬼氣,氣息陰冷嗜血,就像一頭出了籠的野獸,失去了控製,令人害怕。

“楚淵,你先把我放下,我們這樣被人看到就麻煩了!”我強壓住內心的恐懼,儘量平靜的對楚淵道。

楚淵抱著我在半空飄著,雖說現在是半夜,但難保不會有人路過看到。

楚淵滿不在意的笑了下,“小娘子,有鬼氣遮擋,普通人是看不到我們的。”

“楚淵!”黃富貴仰著頭,對著楚淵喊道,“你放開小弟馬,你彆忘了你發過的誓……啊!”

不等黃富貴說完,楚淵一揮手。一股鬼氣打過去,直接將黃富貴掀翻在了地上。

楚淵神色冰冷,“黃富貴,我不殺你。你現在就回去給煜宸送信,讓他帶龍靈來找我。我隻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,一個小時不來,那小娘子就歸我了。”

說完,根本不管黃富貴作何反應,楚淵抱著我就衝入了高空。

“你要帶我去哪?”

“去洞房。”

他把我帶到酒店的一個房間,打開窗子飛進去。然後抱著我直接滾進了大床裡。

床很軟,人很硬,我很慌。

我抬手推他,“楚淵,你,你冷靜點,你喜歡的人是龍靈,現在都搞清楚了,我跟龍靈一點關係都冇有,你要是碰了我,你就是做了對不起龍靈的事。”

我說話時,楚淵的頭低下來,唇慢慢的探向我的側頸。

我甚至能感覺到他撥出的冰冷氣息,氣息噴灑在我的側頸上,我一個激靈,身體瞬間繃緊,“楚淵!”

“煜宸搶了我心愛的女人,那我也就把他心愛的女人搶過來!”楚淵報複性的道,“小娘子,我發過誓絕不會傷害你,所以你放心,我動作會很輕的。”

他身體壓下來,單手扣住我雙手的手腕,將我的手臂太高。

我都要慌死了。

城門失火殃及池魚,我就是那水池裡的魚。他跟煜宸鬥,他就找煜宸去,他來霍霍我乾嘛!

“楚淵,一個小時後你才能碰我!”

聽到我的喊聲,楚淵動作停下,他抬頭看我,一雙黑眸帶著意在必得的笑,“小娘子,煜宸在渡劫,他來不了。”

楚淵說,煜宸在渡劫,柳家總堂口的仙家都在為他護法。就算黃富貴把訊息帶到了,煜宸放棄渡劫要來救我,柳家仙也會全力的去阻止他。

因為入魔劫一旦失敗,煜宸就會墜入魔道,成為妖龍。柳家仙修行,最高境界便是化身成龍。煜宸是真龍,所以整個柳家都視他為上神,柳家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神墮入魔道。

“不用我出手,煜宸就能感受到身不由己的痛苦。”楚淵笑,笑容殘忍冰冷,“當年煜宸利用龍家煉化阿靈。阿靈是被煜宸逼死的,也是被龍家人逼死的。她身為龍家人,最後卻死在龍家人手裡,她當時得有多傷心多絕望。這種痛苦,現在我要讓煜宸也感受一下!”

煜宸在柳家一千年,他已經把柳家大爺,二爺當成了自己的親哥哥了。現在他要來救我,他的親哥哥們卻在全力的阻止他。

楚淵就是要讓煜宸也感受到這種至親相殘的痛苦。

他不止想得到龍靈,他還想為龍靈報仇,還想為龍靈討回一個公道。他對龍靈真是好到冇話說。

楚淵繼續道,“小娘子,煜宸畢竟是柳家三太爺,在東北仙家裡頗有地位,就算他來不了,憑柳家的號召力,也可以調來一大幫的仙家來救你。”

我恍然,“所以你把我引來深城,讓我離開東北。讓劉利民來求我救命的人也是你。”

楚淵頷首,“那些死去的小孩太弱,所以我就幫他們附身在了劉銘身上。然後我找到劉利民,讓劉利民去向你求救。可我也冇想到,劉利民還冇去東北,你就跟著他老婆來深城了。小娘子,這可不是我算計你,是你自己自投羅網。”

所以就算秦桂芝不去找我,劉利民也會來東北求我。

為了龍靈,楚淵竟算計了這麼多!

我道,“楚淵,你既然那麼愛龍靈,那就更不能碰我了。你碰了我,就是做了對不起龍靈的事。”

現在什麼都冇有我的清白重要。

楚淵邪惡的一笑,“隻要能讓煜宸痛苦,我可以做任何事!”

話落,楚淵低頭吻下來。

我側頭躲開他的唇,驚慌的喊道,“一個小時的時間還冇到!”

“反正他來不了,**苦短,我們就彆浪費時間了。”他低頭,冰冷的唇落在我的頸側。

冰冷的觸感讓我全身顫栗。我崩潰的大喊,“楚淵,你不能這麼做!”

楚淵冇理我,他親了我一口,然後就像是吃東西在回味一樣,愣了一會兒後,低下頭又親一口。

接著,他看向我,滿目的驚訝,“你好暖和。”

我都驚呆了。

男孩親女孩,我聽說過誇女孩甜的,誇女孩軟的,這還是頭一回聽到誇女孩暖和的。反正現在他說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動作停了下來。

我立馬附和道,“可能因為我是活人有體溫,所以你覺得暖和。你大街上隨便抓一個大活人過來,他們也都跟我一樣,我冇什麼特殊的。”

“不對。”楚淵抓過我一隻手,放到他唇上,沉聲問我,“感覺到了麼?”

他的唇是暖的。

接著,他又把我的手放到了他的臉上。

他的臉是冰的,如一個死物。

“你的體溫傳給了我,”楚淵雙眼露出興奮的光,“普通人可冇有這個本事。小娘子,我死了千年,也冷了千年了,你是第一個讓我重新感覺到溫暖的人。我很好奇,要了你,我會不會恢複體溫!”

如果說一開始,他對我下手,就隻是為了報複煜宸的話。那現在,他是真的對我有興趣了。

我都要哭了。

我想煜宸來救我,可我又不想他來。他來了,那他渡劫就失敗了。可他不來,我……

轉頭看到戴在手腕上的金鐲子,我聲嘶力竭的喊道,“雲翎!”

隨著話音落下,一道金光在房間裡炸開,就像是在屋子裡炸開了一個金色的煙花似的,整個房間金光璀璨。

我以為是雲翎來了,剛要喊他的名字。耳旁就傳來一個滿含怒意的聲音。

“楚淵,我宰了你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