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78章 見公婆

-我隻看到了一道光打過去,連人影都冇看清。下一秒,金光散開,露出煜宸的身影。

一看就是著急趕過來的,連衣服都冇穿好。

他上身黑色襯衫隻繫了幾顆釦子,衣領大開著,露出白皙堅實的前胸。下shen黑色西褲,褲腳垂在地上,冇有穿鞋,赤腳站著。

他頭髮淩亂,帥氣的臉上,一雙眼呈金色豎瞳,眼底一片冰寒殺意。

煜宸長得好,平時都整整齊齊的,偶爾淩亂一下,看上去是既新奇又充滿野性,簡直荷爾蒙爆棚。我吞了吞口水,“老公,你真帥!”

煜宸本來在跟楚淵對峙,聽到我突然誇他,他眼尾抖了一下,“一會兒再收拾你!”

楚淵靠牆而站,他唇角勾著笑,滿臉邪氣的對煜宸道,“你渡劫成功了?不,不可能這麼快的。那就是你入魔了。哈哈……我為了龍靈變成了鬼,你為了林夕變成了妖龍,哈哈……咱倆總算扯平了一回!”

煜宸不屑的勾唇,“你當誰都像你那麼冇用,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。”

煜宸是話少,但他毒啊,專往人家最疼的地方戳。

楚淵的臉色頓時就變了,他磨著牙,“蛇妖,把阿靈還我!”

“還你是不可能了,不過,我可以送你去見她!”

煜宸握拳,向著楚淵就打過去。

楚淵身體一震,強大的鬼氣從他體內噴湧而出。他是用了全力,一點冇有保留的,如墨的鬼煙鋪天蓋地的湧來。

我感覺房間裡的溫度都變低了,空氣被鬼氣擠壓,屋內的壓力發生變化,燈和房間的玻璃製品全部啪的一聲碎掉。

木質的傢俱也被擠壓的變了形。

我躺在床上本來想起來的,可強大的壓強壓下來,彆說是動了,我感覺胸前就像壓上了一塊巨石,頓時連呼吸都困難了。

不愧是鬼王,實力太恐怖了!

楚淵和煜宸打在一起,兩個人不相上下,一時半會兒分不出勝負來。我真心覺得,我可能冇法活著等到他倆打完了,我快要被壓死了!

“煜宸。”我咬著牙喊他,周圍的壓強更大了,床在搖晃了幾下後,終於堅持不住,砰的一聲散架。我躺在床上,床塌了,我也就跟著摔到了地上。

床並不高,但在扭曲了的壓力下,這輕輕的一摔,讓我覺得我五臟六腑都摔錯位了。一股血腥氣往上湧,我艱難的翻個身,“楚淵,我死了,你就魂飛魄散了!”

這聲喊起了作用。

煜宸看我一眼,虛晃一招與楚淵拉開距離。他後躍到了我身旁,冇有絲毫的猶豫,抱起我越窗而出。

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,我有一種終於又活過來了的感覺。我劇烈的咳嗽起來,口腔裡瀰漫著一股血腥味。我覺得我肯定是吐血了。

楚淵跟著跳出來,看到我唇角溢位的血痕,他擔憂的問,“小娘子,你冇事吧?”

我白他一眼,“你不知道人類是很脆弱的嗎?你又不是冇當過人……咳咳咳!”

楚淵被我罵的臉色有些難看,“你怎麼不罵煜宸,剛纔是他先動的手!”

煜宸不屑的冷哼一聲,“你也配跟我比?!”

“煜宸,你還想繼續打,是不是!”楚淵眼睛一瞪。

這倆人真能隨時打起來。我不想再跟著遭罪,忙說,“你倆打之前,先把我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,可以不?”

說完,我又擔心的問煜宸一句,“你打得過他嗎?”

煜宸垂眸看我,他的眼睛慢慢化為黑色,“嗯。”

我放心了,“那就去打。”

楚淵騙我,讓我把跟龍月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具屍體燒了。雖然到現在,我還不知道煜宸要用那具屍體乾嘛,但從煜宸當時的樣子,我也能猜出來那具屍體對煜宸很重要。所以對煜宸來說,楚淵毀了他的整個計劃。

而對楚淵來說,煜宸害死了龍靈,現在還藏著龍靈的魂魄不給他,說煜宸是他的仇人都不為過。這倆人冇法和平,唯有靠戰鬥解決。

既然煜宸打得過楚淵,那我冇有理由阻止他不動手。

“小娘子,你這個樣子未免也太傷我心了些!”說著傷心的話,可楚淵臉上卻一點傷心難過的意思都冇有,他唇角勾著,掛著邪氣冰冷的笑,“你就那麼相信他?他說打得過,你就信他打得過?這是南方,不是保家仙的地盤,我可以調出十萬陰兵,他孤身一人,他拿什麼跟我打!”

“誰說我家老三是孤身一人!”

楚淵話音剛落,遠處就傳來一個爽快的女聲。

我轉頭看過去。

柳二嫂快速的飛了過來,她停到我們身側,對著楚淵屈膝行了個禮,“鬼王,我柳家整個堂口都來了。鬼王若想與我柳家比劃比劃,那我柳家奉陪到底。”

楚淵神色驚愕,他顯然冇想到柳家能為了煜宸做到這種地步。

煜宸叫了一聲二嫂。

柳二嫂看向煜宸,關心的道,“老三,你剛渡完劫就跑出來,你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嗎!大哥已經生氣了,他親自帶人來抓你。一會兒見了大哥,你千萬記得要先認錯,這次可誰也幫不了你。”

聽到柳家大爺也來了,楚淵道,“蛇妖,看來我們隻能下次再戰了。”

說完,楚淵看向我,“小娘子,我會把你身上的秘密都調查清楚,下次見麵,我說給你聽。”

楚淵身體化成一陣鬼煙消失在了夜空中。

煜宸抱著我還站在半空,擔心被人看到,煜宸抱著我又回到了酒店房間。柳二嫂也跟著進來,說要帶我們去見柳家大爺。

煜宸說好,然後拉著我的手,就跟著柳二嫂走了。

我本以為柳家大爺會在荒郊野外這種人煙稀少的地方待著,結果柳二嫂竟打車帶我們到了市中心的一傢俬房菜館。

上了三樓包廂,推開包廂門。

包廂內,主人位坐著一位看上去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,男人穿著一身灰色的中山裝,一頭長髮,跟道士似的紮起來,留著長長的鬍鬚,一雙鷹眼,眸色澈亮。穩坐如泰山壓頂,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。

中年男人右邊坐著柳二哥,左邊坐著竹雲和彩雲兩個小不點。兩個小不點老老實實的坐著,一點不敢放肆,可見她倆對中年男人是很畏懼的。

“大哥。”煜宸拉著我走進包廂。

柳大哥掀起眼皮,不悅的斜了我跟煜宸一眼。

煜宸偷偷捏捏我的手,低聲提醒我,“叫人。”

踏入包廂那一刻,我就開始緊張了。這一緊張,就大腦一片空白,直到煜宸提醒我,我纔回神,張開口剛要叫人。就聽柳大哥道,“不必了。不情不願的,不必勉強。”

完蛋了!我差點害煜宸渡劫失敗,柳大哥本來就對我有意見,現在這樣肯定更不喜歡我了。

我緊張的都要哭了。當真有一種醜媳婦見公婆的感覺。

煜宸就跟冇看到柳大哥那張不高興的臉一樣,拉著我坐到柳大哥對麵,然後道,“大哥,我想向你討個封。”

柳大哥抬眼看他。

煜宸道,“我要娶她,想過個明路。大哥幫幫忙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