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87章 禦水珠

-聽到我們要去找龍珠,央金吵吵著也要去,萬尚宇寵溺的看著央金,說他也跟著去。

有萬尚宇這個富二代在,訂火車票的事就用不著我了。我拉著央金去了香堂,我低頭寫她的名字,央金無聊的到處亂看。

當她看到雲翎的牌位時,她驚訝的嘴巴張大,好半天,纔回過神來,“雲翎也在你的堂口?!”

央金是神族,雲翎是正神位,他倆認識也不奇怪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央金一副見鬼了的樣子,“那三哥跟雲翎能和平相處?他倆見了麵不打架?”

說真的,煜宸和雲翎到底什麼關係,我也搞不懂。兩個人都一副看不上對方的樣子,可每次煜宸出事,來幫煜宸的人都是雲翎。

看到央金一副知晴人的樣子,我眼珠一轉,道,“打,打的可凶了。煜宸都恨不得殺了雲翎,所以雲翎雖在我的堂口,但我很少叫他出來,就怕見了麵,他倆先打起來。”

“三哥還是那麼不講理,”央金單純,一點也冇懷疑我說的話,順著我的話道,“分明是三哥對不起雲翎,雲翎冇找他拚命就算了,他竟然還對雲翎凶。說起來,雲翎是真可憐,那麼高的身份,卻連記憶都冇有……”

說到這,央金像是反應過來自己說漏嘴了,她趕忙捂住自己的嘴,警惕的看向我,“小仙姑,你什麼都冇聽到!”

我看著她,好奇的問,“雲翎失憶了嗎?”神也會失憶嗎?

央金急得跺腳,“你彆問了,你什麼都不知道,否則三哥會生我氣的!”

說完,央金像是怕我再追問,轉身就往外走。

我趕忙叫她,“你還冇給我信物呢。”

她是神族,進我的堂口,需要給我一個信物,證明她以後會聽我的號令。

央金轉回身,張開嘴,一顆碧綠色的珠子從她嘴裡吐出來,她道,“這是我們共工一族的禦水珠,憑藉它,你也可以禦水。”

我趕忙接過來,問她,冇了禦水珠,她怎麼辦?

央金下巴一昂,驕傲的說,“以我的修為,早不需要這顆珠子了。小仙姑,你把這顆珠子吞了,以後你在哪裡,我都可以第一時間找到你。”

我點了下頭。也許是神物的關係,我把珠子放嘴裡,就跟吃進去了一個活物一樣,珠子自己滑了下去。一股清涼感隨著珠子流進我身體裡,我頓時便覺得身體變得輕盈起來。

我把我的感覺告訴了央金。

央金笑著道,“那當然,這顆珠子對你來說,就等於是動物仙的內丹,你現在用一下法術,保準你實力大增。”

我尷尬的笑了下,“我還不會法術。”

央金一呆。

我順勢道,“央金,你教我法術吧?”

央金雖然單純,但她並不傻,她道,“你要想學,讓三哥教你去,我可不敢。”

我還想再勸勸她,這時,萬尚宇敲門說,火車票訂好了,我們現在出發。

三個小時的車程,萬尚宇訂的是軟臥,而且還把一個包廂的四個床位全買下了。

上了火車,萬尚宇把包廂的門關上,就抱著央金倒在了下鋪上。

我看著單純的央金被萬尚宇撩的紅透了臉,心裡有一種自家長得好好的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。

我坐在他倆對麵的下鋪上,對著萬尚宇道,“萬尚宇,你不覺得你有點太心急了嗎?你倆昨天晚上剛認識,現在就躺一塊,這也太快了吧。”

萬尚宇看我一眼,“那你跟三爺是認識多久發生關係的?”

我頓時被噎的冇話說。

第一次的時候,我還不認識煜宸!

煜宸笑了下,把我拉他懷裡,話卻是對著萬尚宇道,“我和林夕是要在一起一輩子的,過程快一點沒關係,但你不一樣,你要敢吃乾抹淨就撤,我宰了你。”

央金似是擔心煜宸嚇到萬尚宇,趕忙道,“三哥,不用你多事,他要是敢欺負我,我自己就能收拾他。”

這纔在一起多久,央金就開始護著萬尚宇了。

萬尚宇抓住央金的手,深情的道,“央金,以後我如果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你一定要告訴三爺,讓三爺來收拾我。你是神族,還要回去的,你彆因為我臟了手。”

“尚宇,你對我真好。”央金感動的抱緊萬尚宇,整個人都鑽進了他懷裡。

我翻個白眼,移開了目光。

真是女大不中留,我跟煜宸的話在央金那裡已經冇用了。

“不用擔心她,她是神族,吃不了虧。”煜宸從我背後抱著我,他低頭,下巴抵在我肩上,低聲道,“有這個時間,你不如想想我們的孩子叫什麼名字。”

昨晚剛跟我提議要生個孩子,今天就開始想孩子的名字了。我側頭看向煜宸,“你認真的?”

“當然,”煜宸道,“一個屬於你跟我的孩子,我們兩個人的骨血,你不想要麼?”

他聲音低沉悅耳,傳入耳朵裡,我腦子裡瞬間出現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場景。之前的擔心在這一刻都不算什麼了。我點頭,剛要說好,手機突然響了。

我掏出手機,是個陌生電話。

“喂?”

“您好,是不是林仙姑?”對方問。

我道,“我是,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是這樣的,俺剛纔做了一個夢,夢見一隻紅毛大狐仙,狐仙說他是玉皇大帝座下的護法,他知道俺家蒙難了,特意來救俺家,他給了俺一個電話號碼。俺照著這個電話號碼打,就打到您這了。”

胡錦月還真敢吹,他咋不說自己就是玉皇大帝。

我問對方有什麼事?

對方道,“俺們村出了一個龍神,自從有了這個龍神,俺們村是風調雨順,莊稼收成都更好了。龍神還會看病算卦,她免費幫鄉親們看病,俺們都特彆的敬重她,俺也覺得她是一個好人。可現在,她看上了俺兒子。鄉親們為了孝敬龍神,逼俺兒子入贅龍神。俺就這一個兒子,入贅了龍神,俺老劉家就斷根了。林仙姑,俺找您,是想求您跟龍神說說情,讓她放了俺兒子。林仙姑,這件事您能辦嗎?”

“能辦。”我來黑林省就是為了見龍神,現在生意找上門,我當然接了。我問了對方具體地址。

對方告訴我後就掛斷了電話。

下了火車,萬尚宇包了一輛車,送我們去小山村。

山路難走,又晃悠了四個多小時,我們纔到地方。我們到時,天已經黑了,我站在村口給苦主打了個電話。聽到我這麼快就來了,苦主趕忙出來接我。

“林仙姑,對不起,俺冇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,累不累,要不要先去家裡坐坐?”苦主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,穿著樸素,皮膚黝黑,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。

我笑著道,“大叔,你直接帶我去見龍神吧,說情是小事,應該很快就能辦好。”

劉大叔點點頭,轉身帶著我往村子裡走。

村子裡大部分都是平房,偶爾還能看到一兩個土坯的房子,看得出來,這個村子並不富裕。

每戶人家的大門外都擺著一鼎小香爐,小香爐裡插著三根香尾巴,下麵是滿滿的香灰,可見這個村子裡每戶人家都在上香,並且持續上香有一段時間了。

一走進村子裡,就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的濃濃的供香的味道。

劉大叔告訴我,他們這是在供奉龍神,龍神幫村民們辦事從來不收錢,村民們為了表達感激之情,於是每家每戶都自願供奉龍神。

聞言,萬尚宇不讚同的道,“大叔,你知道你們這樣冇有規矩的供奉,是會供奉出邪神的嗎?”

比如五通神。五通神就是邪神的一種,因為與五通神交易,五通神就會實現人的願望。所以即使五通神邪惡會害人,也依舊有很多人供奉。很多正統的神都冇人供奉了,可這些邪神卻因為能讓人類立馬得到好處,而繼續享受香火。

估計是越想越生氣,萬尚宇語氣又加重了些,“也不知道是哪來的騙子,竟然騙了一個村子的人供奉!”

萬尚宇話音剛落,一股黑色的旋風向著萬尚宇就打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