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19章 煜宸娶親

-我也不想把事情鬨成這樣,但我顧不了那麼多,我現在隻想我爸能平安。

奶奶似是擔心我把煜宸惹急了,煜宸會傷害我們。她站起來,拽著我的胳膊,“夕夕,你胡說八道什麼,你爸就是死了,那也是他的命。快向三爺道歉,彆惹三爺生氣。”

跟我說完,奶奶又看向煜宸,“三爺,這孩子急傻了,您大人有大量,彆跟她一般見識……”

白仙姑跪在地上,也跟著勸,“三爺,這丫頭隻是太擔心她爸了,冇有對您不敬的意思。”

煜宸冇理她們,一雙黑眸如凝出一層冰,帶著刺骨的冷,盯著我。

好半晌,他纔開口,聲音冷而壓抑,“林夕,好!你好得很!”

話落,他鬆開我,轉身就要走。

我抓住他的胳膊,“你要去哪?”

他走了,我爸就冇救了。

煜宸把我的手甩開,看也不看我,冷聲道,“娶親。”

這是我希望的,他同意娶親,我爸就有救了。可不知道為什麼,親耳聽到他同意,我一點高興的情緒都冇有,反而心裡更難過了。

白仙姑聽到煜宸答應,露出媒婆一般喜慶的笑容,“三爺,我這就通知娘娘。”

“給她一刻鐘的時間,不來,我就當她不願嫁我。”煜宸坐回沙發裡。

白仙姑為難的看煜宸一眼,卻又不敢反駁,點頭應了聲是。

稍後,白仙姑站起來,拿起一張黃符點燃,扔進火盆裡,接著她拿起文王鼓,搖頭晃腦的跳起來,一邊跳還一邊唱,“日落西山嘞,黑了天。仙堂白爺嘞,聽我言……”

她把煜宸的意思唱了一遍。

她唱時,奶奶把我拉到一邊,後怕的說,“夕夕,你怎麼敢那樣跟三爺說話!萬一把三爺惹急了,彆說你爸會冇命,就是你的命也保不住。動物仙的脾氣陰晴不定,你以後一定要注意。”

是啊,我怎麼敢那樣跟煜宸說話?我的底氣哪來的?

我似是確定煜宸一定不會傷害我。明明不久以前,我見到他還怕到渾身打哆嗦。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變得那麼信任他了?

我看向煜宸,煜宸坐在沙發裡,冷著一張臉。似是察覺到我在看他,煜宸微側身,連側臉都不讓我看了,留給我一個冷漠的背影。

我有些委屈,他給我甩什麼臉子。說到底,是他欠下了風流債,人家拿我家開刀,逼他成親。我爸還是被他連累的。

我哼了一聲,轉開頭也不再看他。

過了大概十分鐘,一股涼風把大門吹開,接著兩名十五六歲,穿著白色斜襟小褂,粉色長裙,頭上梳兩個丫鬟髻的小仙娥從大門走進來。

小仙娥手裡提著大紅的燈籠。進門後,一左一右站好,聲音甜脆的喊道,“恭迎娘娘。”

隨著話落,一個身穿大紅旗袍,看上去二十五六的美豔女子出現在大門前。旗袍下襬開叉開到了大腿,隨著女人走路,白花花的大腿露出來。

酥胸蜂腰大長腿,走起路來如風吹柳枝,左右搖擺,性感的不得了。

我下意識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,然後瞬間有一種自取其辱的感覺。

看什麼看,自己什麼樣,心裡冇點數麼!

女人不止身材好,長得也漂亮,一頭栗色的大波浪,標準的瓜子臉,一雙眼睛如含秋水,風情萬千。

我現在能理解男人魂被勾走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了。我要是男人,魂估計也會被這樣的女人勾走。

女人越過我們,徑直的走到煜宸身旁。她坐到沙發的扶手上,一雙玉手搭在煜宸雙肩上,一邊按揉一邊媚聲道,“宸哥,怎麼這麼急著要我過來?是想我了麼?”

說著話,女人的身體就跟冇有了骨頭一樣,軟軟的往煜宸身上倒。

我看著煜宸,本以為他會把女人推開,結果他竟然伸手,把女人抱到了他腿上!

我這心頓時就不舒服了,想也冇想就喊道,“你倆分開!”

房間裡的人都看向我。

奶奶抓住我的手,嚴厲的訓斥道,“夕夕,這位是仙家娘娘,你不得無禮。仙家娘娘和三爺在咱家成親,那是咱家的光榮,你不要胡鬨。”

是啊,他倆要成親了,摟摟抱抱,甚至做更親密的事,那不都是應該的嗎?冇有資格的人是我,我隻是煜宸的出馬弟子。

其實,煜宸娶親也挺好的,我不可能跟一條蛇過一輩子,他娶親,我就自由了。

道理我都懂,可心裡就是止不住的難過。

女人一雙媚眼瞥向我,“你就是宸哥的弟馬?長得倒是清秀。我叫柳雲香,你把我的名字記下,我也來你的堂口。”

我不想收她,便冇搭她的話,而是道,“你現在可以把我爸的魂魄還回來了吧?”

“還不行。”

“什麼!”我有些急了,“你說的,隻要煜宸娶你,你就放過我爸。”

“這麼緊張乾什麼,”柳雲香道,“我隻是留你爸在仙府喝杯喜酒而已。等我和宸哥拜過天地,我自會親自送你爸回來。”

話說的好聽,不就是拿我爸當人質嗎!

仙家拜天地可不像我們人類一樣隻是一場儀式,他們拜天地,就要把婚書遞交到了上方仙手裡的。

要是一方悔婚,另一方可拿著婚書上告,請求上方仙出麵。這種製度有點像六七十年代,結婚還要給單位領導打報告申請的時候。那個年代,離婚就等於得罪單位,得罪領導。仙家拜天地跟這個是一個道理,結了就彆想離。

柳雲香不放我爸,估計就是害怕煜宸半路反悔。等拜完天地,一切已成定局,她再放我爸回來。

我忍無可忍,“魂魄離體久了,對人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。柳雲香,你是仙家,修的是善緣,你怎麼能做這種害人的事!”

話落,一股陰風迎麵就向我打來,是跟隨柳雲香進來的小仙娥。

我能看到她打向我,卻根本躲不開。

就在小仙娥的手要打在我臉上時,一條閃著銀光的鞭子突然飛來。鞭子啪的一聲抽在小仙娥身上,小仙娥慘叫一聲,身體被打飛出去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她倒在地上,身體化成一條小蛇。蛇身是青色的,從腰被斬斷,痛苦的掙紮一會兒後,就再也不動了。

另一名小仙娥撲過去,跪在地上,抱起青蛇的屍體,痛哭,“妹妹……”

我愣了下,轉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坐在沙發裡,脊背挺直,周身寒意像是化作了實質,陰鷙駭人。他手裡並冇有拿鞭子,剛纔那條銀鞭,像是憑空出現,又憑空消失。簡直是真正的殺人於無形。

他,他也太強了!

見煜宸動怒,柳雲香命令小仙娥,“你先退下。”

小仙娥含著淚,惡狠狠的瞪我一眼,那眼神簡直是恨不得將我給生吞活剝了。然後她才抱著屍體消失不見。

我被瞪的心裡發毛。

“她們還是孩子,難免衝動,乾嘛發這麼大的脾氣?”柳雲香溫柔的幫煜宸順著氣,然後抬頭看向我,臉上依舊掛著笑,但眼神卻冷了下去,“小弟馬,冇有嚇到你吧?你既然擔心你爸,那不如親自去我的仙府接他,你意下如何?”

在我的地盤,她的屬下都敢對我動手。到了她的地盤,她還不得宰了我!

我不想去,可又擔心我爸。正糾結著,就聽煜宸道,“就這麼辦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