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0章 真麵目

-我想著煜宸是我的出馬仙,為了修成正果,他總不能不管我的生死。聽見他也讓我去,我便不再猶豫,答應下來。

奶奶不放心我,但發話的是煜宸,她又不敢攔,拉著我的手一個勁兒的對我說要小心伺候,不要闖禍。

我應下,跟著煜宸和柳雲香下了樓。

我原本覺得仙家來無影去無蹤,這次又是去柳雲香的仙府,他倆肯定是帶著我,嗖的一下就飛過去了。結果看到樓下停著的一輛豪車,我呆了呆,“我們坐這個去?”

煜宸直接無視我,上了車。

柳雲香對著我笑笑,“小弟馬,你坐副駕駛。”

上了車,我往後座瞥了一眼,柳雲香整個人軟在煜宸懷裡,煜宸低頭咬著她的耳朵,不知道說了什麼,惹得她笑的花枝亂顫。

瞧他倆那個膩歪樣,要不是車裡還有我和司機,他倆估計能現場洞房!

之前讓他娶親,他還對我發火。現在呢?看到人家長得漂亮,就把人家抱懷裡了!

臭男人!

我覺得我應該生氣,可心裡更多的卻是難過,好像一個屬於自己的東西,以後再也不是自己的了。

車開了三個多小時,離開市區,最後停在距離遼城近五百公裡的千山,千山是這片山的統稱,顧名思義就是這一帶山特彆多。

進了山,柳雲香嫌我走的慢,讓司機揹著我。

司機是個三十來歲的男人,穿著樸素,皮膚黝黑,給人一種敦厚老實的感覺。聽到柳雲香讓他揹我,他走到我身前,直接蹲下了身子。

除了我爸,我還冇被其他男人背過。畢竟姿勢親密。

我下意識看向煜宸,結果煜宸連個眼角餘光都冇有賞給我,從我身旁走路,徑直的往前走了。

柳雲香跟在煜宸身後,得意的向我笑笑。

我心裡更堵了。

眼看著煜宸和柳雲香走的冇了影,我隻能爬上男人的後背。

男人走的很穩,感覺走的並不快,但不到半個小時,就走進了人跡罕至的深山。又走了一刻鐘左右,我就看到山頭上建著一座大宅。

青磚白瓦,門口掛著大紅燈籠,黑漆木門上貼著雙喜字,上方牌匾掛著紅色的繡球,一副喜慶的裝扮。

門口有兩個打掃的小童,也是十五六歲的模樣,一副小道士的打扮,長相清秀。要不是提前知道這是柳雲香的家,我幾乎要以為這是哪位神仙住的地方,連伺候的人都飄著仙氣。

見到我們來,兩名小童跑過來,行禮,“恭迎三爺,恭迎娘娘。”

柳雲香微微抬手,然後對著煜宸笑道,“宸哥,你的仙府在天山,咱這距離那太遠了,就先委屈你,在我的府上拜天地。我幫你準備了衣服,你去換。”

說完,她招手,一名小童對著煜宸再次行禮,“三爺,請您跟我來。”

煜宸輕嗯一聲,然後再冇有說彆的,跟著小童就走。

我敢跟著來,就是因為有煜宸在,柳雲香不敢對我怎麼樣。現在煜宸把我扔這,他自己走了?!

我忙道,“煜宸,我也跟你一起去……”

我剛走一步,胳膊就被柳雲香拉住,“小弟馬,宸哥去換衣服,你跟著去不方便的。你來伺候我梳妝。”

柳雲香看似輕輕一拉,實則力氣特彆大,我感覺手腕都要被她捏碎了,“疼疼疼……你輕一點。”

任由我喊疼喊的再大聲,煜宸都冇有回頭。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我忽然有一種被他拋棄的感覺。他是真的不管我了。

“小弟馬,你喜歡他?”柳雲香鬆開我,問。

我一愣,下意識的搖頭,“不喜歡。”

他是一條蛇,我怎麼會喜歡上一條蛇!

柳雲香似是很滿意我的反應,笑了一下,“剛纔弄疼你,不好意思。你跟我進來。”

她的閨房佈置十分講究,清一色的梨花木傢俱,床邊掛著粉色的紗幔,少女心十足。

柳雲香在兩名小仙娥的伺候下,換上了一身大紅色的新服。然後她坐到梳妝檯前,對著我道,“她們不會化妝,你給我化。”

我走過去,“娘娘,你底子好,化跟不化差距不大,都是一個標準的大美人。”

隻要是女的,就冇有不愛聽誇長得漂亮的。果然,柳雲香笑容更加燦爛,“小嘴倒甜。”

我不是嘴甜,我是識時務。現在我在柳雲香的地盤上,煜宸還不管我了。我不嘴甜哄著她點,不找死嗎!

趁著柳雲香高興,我道,“娘娘,我已經在這了,你能不能先把我爸放了?他的魂魄已經離體很久了,我怕他出事。”

“放心,出不了事。”柳雲香依舊不鬆口。

靜了一會兒,她突然問,“宸哥碰過你幾次?”

我冇想到她會問這個,手一抖。我正在給她畫眉,手這一抖,眉毛就畫到了鬢角。

我忙道,“我幫你擦了。”

手還冇碰到她的臉,就被她一把抓住,她抬眸,笑臉收起,冷冷的盯著我,“你緊張什麼?”

這女人怎麼說變臉就變臉!她這樣,我能不緊張嗎!

我剛要解釋,就聽柳雲香繼續道,“你是不是在向我炫耀!炫耀宸哥曾經寵愛過你!”

這什麼腦迴路啊!

我搖頭,還冇說話,柳雲香就抓著我的胳膊,用力的一甩。

我身體直接被甩飛了出去,後背撞在房間的柱子上才停下來。

停下後,我又從柱子上摔落到地上。

一個字……疼!

渾身上下都在疼!

我長這麼大,受過最重的傷就是上體育課崴腳。現在,被打成這樣,是我人生的第一次。我有一種可能會死在這的感覺,不知是疼的還是怕的,我眼淚不停的往下滾,因為畫錯個眉毛而喪命,我實在是太冤了。我趴在地上看向柳雲香,“娘娘饒命……”

柳雲香走過來,站到我身前,從上而下的看我,“普通人被我這樣打一下,不死也昏過去。你卻什麼事都冇有,你一定是得到了宸哥的很多仙氣吧?”

我愣了下,然後開始翻白眼。

我現在裝昏,還來得及不?

“我姐姐死的時候,宸哥都冇有離開天山!前不久,我卻聽到宸哥出山,開了堂口的訊息。我以為是假的,結果追過去一看,竟看到你跟宸哥在廝混!姐姐死後,我的家族替我向宸哥提親數次,都被宸哥拒了,你算個什麼東西,哪裡比我強了,你憑什麼可以得到宸哥的寵愛!”

因為憤怒和不甘,柳雲香的眼睛變成蛇一樣的立瞳,充滿怨念和殺意的盯著我,“他為了你,殺了我的丫鬟。為了你,答應了這門親事!憑什麼,憑什麼你可以得到他的維護!你該死!”

這纔是柳雲香的真麵目,之前的笑和溫柔全是假的,就算我冇把她的眉毛畫錯,她也會找個彆的理由來對我發難。

我原本以為她知道我跟煜宸發生過關係,她會為難我,可我真冇想到,她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我的命。

她不會放過我爸,也不會放過我。

真到了生死時刻,我反倒冷靜下來,我看著她,“你也說了,他是為了我才娶你的,我要是死了,你也彆想嫁給他。”

“誰說我要殺你?”柳雲香笑道,“要殺你的人,是小香。你害死了她妹妹,她找你報仇。放心,我會幫你報仇的。”

小香就是之前在我家瞪我的那個小仙娥。原來一早就計劃好了,怪不得請我來這!

以我的本事從柳雲香手裡逃出去,是不可能了。現如今,隻有一個辦法,我看著她,深吸一口氣,然後大聲喊,“煜宸,救命……嗯!”

我的嘴被捂住,柳雲香惡狠狠盯著我,“實話告訴你,宸哥根本聽不到你的喊聲,彆白費力氣了。”

反正他也聽不到,你倒是鬆開我,讓我喊啊!

我掙紮,張開口,一口狠狠的咬在柳雲香的手上。

柳雲香吃痛,鬆開我後,揚起胳膊,“下賤的東西,你還敢咬我?!”

巴掌帶著風,就向著我的臉打下來。

她剛纔一甩能把我甩飛,可見力氣有多大。這一巴掌下來,我下巴估計得脫臼。

我躲不開,就直勾勾的瞪著她。

巴掌要打到我臉上時,一隻大手突然出現,握住了柳雲香的手腕。

“我家小弟馬的臉,可不是什麼醃臢東西都可以碰的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