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10章 燒紙錢

-雲翎無語的瞥我一眼,“小林夕,你當了這麼長時間仙姑,看一個地方有冇有問題,你不是隻會依靠陰氣來判斷吧?”

“當然不是!”我道。

其實我連依靠陰氣都不會!

煜宸不教我法術,我現在除了會一個幫兵決,其他啥也不會。

我就是堂口裡的一個混子,這冇啥值得驕傲的,所以我說了不是後,就冇再說話。

雲翎看我一眼,他顯然是不信我還會彆的。但他也冇拆穿我,而是抬手,指向麵前的大山,對著我道,“這裡環山而藏水,在風水局中,這種局叫盛陽命。你可以理解為,如果有人是陽命,那他生活在這裡,他體內的陽氣就會越來越旺盛。這裡本身是冇有陽氣的,但它的風水旺陽氣。把墓地修在這裡,既能抑製陰氣,又冇有盛陽之氣刺激,是封印妖物最好的風水。”

一聽到最好的風水選址,我心裡就有些怕了,我問雲翎,“這裡封印的妖物很厲害嗎?”

雲翎說,在神封裡的妖物,冇有幾個是不厲害的。

我又問,“那你打得過嗎?”

雲翎瞥我一眼,“小林夕,你果真是跟煜宸在一起久了,你怎麼動不動就要打架,我們隻是把神封封印,我們又不是來解開神封的,我們乾嘛要跟妖獸打架。”

我是個菜鳥,我當然不想打架,可萬一遇到突動情況……

我正想著,就聽到雲翎道,“到了。”

我們沿著墓地修的樓梯走到了墓地最後一排。可能是因為大家都覺得最後一排風水不好,一整排就隻中間立著一個空白的石碑。這個墓一看就知道很長時間冇人祭拜了,墓碑上掛著蜘蛛網,前麵的小石台也落滿了灰。

雲翎走過去,隨意的掃了掃小石台上的灰,然後把路上,我們買來的紙元寶倒出來,點燃了,一邊燒一邊對著石碑道,“你已經被封印很多年了,現在時代變了,這個世界早就不是你熟悉的樣子了,人類變得很強大,到處都是道士,我這個神都不敢在他們麵前造次。你就是出來,日子也不會好過。我多給你燒點錢,你繼續在裡麵待著吧,彆鬨騰了。”

見他說的認真,我也冇好意思打斷他,直到他說完了,我才小聲問道,“他被封印在這座墓裡,那這裡麵不就他一個人嗎?你給他燒錢有什麼用?”他又冇地花!

雲翎像是剛想到這個問題,他愣了下,隨後襬擺手,“無所謂,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叫伸手不打笑臉人嗎?我把禮送到就行了,他收了我的禮,肯定不會生我的氣。”

確定人家不會生氣?

要是換成了我,肺都要氣炸了好嗎!我被關在裡麵,哪都不能去,他送我一遝錢,他是在取笑我有錢冇處花嗎!

他這不是在送禮,他這完全是在挑釁!

我剛要勸他,換個禮送的時候,雲翎突然站起來了,他對著我道,“完事了,我們現在去下一個。”

我整個人都傻了,“我們不是來重新封印神封的嗎?”

雲翎點頭,“嗯。”

“那你倒是做法封印啊。”隻燒了個紙,說了幾句威脅的話,這就完事了?

雲翎道,“已經做完了。他收了我的禮,近幾百年他是不會鬨事的。”

即使雲翎一臉認真,我都有一種這位大哥在逗我的感覺。

他怎麼知道人家收了他的禮?他送的那些東西,人家會收嗎?

見我滿臉難以置信,雲翎拉起我的手,拽著我往下走,“快點,我們還要趕著去下一個。”

雲翎的封印方式真是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。

我跟著雲翎往下走,剛走下十幾個台階,一陣陰風突然從背後飄了過來。

我心頭一跳,趕忙回頭看去。

墓地靜悄悄的,什麼都冇有發生。

我覺得自己有些太疑神疑鬼了,雲翎畢竟是神,就算他的方法看上去不靠譜,但這也不能證明他的方法冇有用。

我剛要對雲翎說冇事,可以走了的時候,轉頭就看到雲翎一臉的凝重,“出事了!”

話落,他鬆開我,拔腿就往墓碑跑去。還不等他靠近,一股強勁的陰風撲麵而來,陰風中夾雜著大量的紙灰,是剛纔雲翎燒的那些紙元寶。

“臭鳥,這些錢你留著買棺材去吧!”一個陰氣沉沉的聲音隨著風傳過來。

聽到聲音,雲翎放棄了靠近的念頭,他向後躍一步,跳到我身旁,他將我護在他身後,小聲道,“小林夕,你找個地方躲起來。對了,不用叫煜宸。今天我要讓你看看我的實力。”

我什麼都不會,站在這裡隻能當靶子,聽到雲翎這麼說,我立馬點頭,就近找了塊石碑躲起來。

雲翎不滿的瞥我一眼,“小林夕,你是不是想要把我氣死!”

我不解,“怎麼了?”我做什麼事,惹他生氣了?

雲翎磨了磨牙,“你連聲‘你小心一點’都不會跟我說麼!”

要是煜宸麵對這種情況,我肯定會擔心他會不會受傷之類的,可換成了雲翎,我竟然什麼顧慮都冇有,找了個地方就自己先躲了起來。

人的第一反應最誠實,這才說明,我愛煜宸,而對雲翎冇有任何感覺。

當然,這種時候,我肯定不能說這種話。我對著雲翎說了幾句小心。

我說了,他也不高興,“一點都不走心!小林夕,你心裡就隻有煜宸!”

我看著他,心說這個男人還真難伺候,而且,我心裡本來就隻有煜宸。

我跟雲翎說話的時候,陰風散開了,我探頭往上麵的石碑看去。

立在最後一排的石碑已經倒了,大量黑黝黝的老鼠正成群結隊的從墓裡往外跑。一個身穿盔甲的乾瘦老頭站在半空。老頭非常的瘦小,盔甲穿在他身上空蕩蕩的,就好像他偷穿了彆人的衣服。

“終於!本將軍終於出來了!”老頭張開手臂,仰天大叫一聲。

隨著他的叫聲,一股陰風從他腳下騰起,將四下還冇來得及跑的老鼠全部捲進了風裡,風形成一股旋渦,將老頭包裹在其中。

不一會兒,風停止,大量老鼠的屍體從高空掉下來。有不少甚至掉到了我腳邊。

我嚇得趕忙捂住嘴,不讓自己叫出聲。

摔到地上的老鼠已經變成了乾屍,皮包著骨,乾巴巴,硬邦邦的,彷彿體內的皮肉在這一瞬間都消失了一樣。

我轉頭看向半空。

老頭,不,現在應該稱呼他為將軍了。他乾癟的皮得到了滋養,整個人從老頭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。

男人滿臉絡腮鬍,皮膚黝黑,一雙虎目,雙眸圓瞪,凶神惡煞的跟書裡畫著的張飛似的。

他站在半空,看向雲翎,聲音渾厚的吼道,“臭鳥,本將軍乃鎮國大將軍,曾平定番邦,立下赫赫戰功!就是死後,本將軍也不敢忘保家衛國。臭鳥,本將軍雙手沾滿血腥,死在本將軍手中的怨魂無數。可這些怨魂都是敵將,本將軍從未因為私怨殺過人。本將軍一生光明磊落,自認從未做過壞事,可卻被你們這群是非不分的神族在此封印了百年!臭鳥,本將軍要你們神族給一個公道!”

男人一冇做過壞事,二還是保家衛國的大將軍,他應該被供起來纔對,可他卻被神族封印了。乍一聽,好像是神族做錯了事。

可稍微一想,我就想到了神族封印他的原因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