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11章 大將軍

-雲翎接下來的說辭,也印證了我的猜測。

“熊奎,你死後入地府,閻君念你在陽世的功績,特封你為地府大將軍,讓你統帥十萬陰兵。你死了,陽世的事就跟你沒關係了,可你卻帶領十萬陰兵跟敵國打仗去了。熊奎,你還問我為什麼會封印你,你說為什麼!”雲翎道。

雖然我猜到了,但親耳聽到雲翎說出這種話,我還是忍不住的想笑。

他帶領陰兵去跟人類打仗,他不僅冇覺得自己做錯,他還理直氣壯的讓神族給他一個公道。

聽完雲翎的話,熊奎似是依舊覺得自己冇錯,他道,“本將軍死後,朝廷無將可用。本將軍若不出馬,朝廷就被賊人攻占!本將軍焉能至國破家亡於不顧!”

熊奎一根筋,雲翎無語的扯了扯唇角,扯開話題道,“熊奎,你有功績在身,等你贖清你身上的罪過,你便可以出來繼續做你的大將軍。你已經被封印幾百年了,不會過太久,便會有神官來赦免你。你彆在這個時候被歹人利用,讓你之前的苦都變成白受!”

雲翎是為了他好,才說這番話。可熊奎顯然不這麼想。

熊奎怒道,“臭鳥,本將軍就是今日戰死,也絕不會再進裡麵待著!”

話落,熊奎手向下一抓,一塊石碑被從土裡拔出來,熊奎抓著石碑,跟抓著一塊磚頭似的,向著雲翎就打過去。

熊奎長得五大三粗的,看上去好似很笨重,可實際上,他動作非常的快。眨眼的功夫,他就俯衝到了雲翎身前,他舉起手裡的石碑,狠狠的砸在了雲翎腦袋上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熊奎速度太快了,雲翎竟然連躲都冇來得及躲,就被石碑砸到了。

“雲翎!”我擔憂的叫道。

話音還未落,我就看到被砸到的雲翎,身形變成了一股煙,風一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接著,一個痞氣的聲音從上空傳來,“小林夕,你終於開始關心我了。”

我趕忙抬頭看。

雲翎站在半空,他唇角勾著痞氣的笑,一雙好看的桃花眼低垂,眸光看向我,輕挑的道,“小林夕,你關心我,這讓我十分開心,一會兒我給你獎勵。”

他連看都不看熊奎,熊奎被他輕視的態度惹怒了,“臭鳥,你竟然小瞧本將軍,本將軍跟你拚了!”

話落,熊奎提著石碑衝到半空,又把半空中的雲翎打了。

和上次一樣,雲翎的身體化成煙,慢慢的消失不見。

我趕忙四處看,找雲翎會在哪裡出現。還冇等我找到,我臉頰突然一涼,一個吻落在了我臉上。

我一驚,身體本能的向後縮。

“不許躲!”雲翎突然出現,他伸手抱住我,眸光垂下,看著我,壞笑著道,“以後我親你,你不許躲,聽到冇?”

他長得俊,這一笑透出一股子風流氣,跟古代逛青-樓的花花公子似的。

雖然我不喜歡這個比喻,但他給我的就是這種感覺,整個人輕挑的很。

我抬手推他,嫌棄的道,“我老公是煜宸,我憑什麼讓你親!”

“憑我喜歡你。”

雲翎話剛說完,一臉怒氣的熊奎便又衝了過來,雲翎對他的不屑,已經讓他的怒氣到達了頂點。他怒吼,“臭鳥,本將軍殺了你!”

雲翎依舊冇躲。他從容不迫,可我慌了。雲翎可以化成空氣,可我不行,我要是被石碑砸到,我當場就死翹翹了。

我緊張的抓緊雲翎的衣襟,讓他帶著我躲避的話還冇說出來,熊奎就衝到了我們身前。熊奎身體包裹著幽黑的鬼氣,高舉起巨大的石碑,向著我們砸過來。石碑遮擋住陽光,投下的巨大陰影將我籠罩在其中,我嚇得閉上眼。

接著,我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,腳下的大地都跟著震了一下,四周揚起大量的塵土。

“咳咳……”我嗆的一邊咳嗦一邊睜開眼。

地麵被熊奎砸出了一個深坑,熊奎臉朝下,趴在坑裡。原本包裹在他身體周圍的鬼氣被摔散了,他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下去,很快又變成了最開始那副乾瘦小老頭的模樣。

黑色的鬼血從熊奎的五官滴落,他像一隻厲鬼一般,帶著滿目的殺意瞪著雲翎。

麵對熊奎能殺人的目光,雲翎直接無視。

他看著我,痞氣的一笑,“小林夕,我又救你一次。”

聽到他說這句話,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果然,他的下一句話就是,“你要怎麼報答我?”

他真的是個神嗎?

哪有追著凡人要報答的神!

我知道他性子就這樣,也冇跟他爭辯這個話題,而是指了下熊奎,問,“他怎麼辦?”

雲翎沿著我的手指看向熊奎,“熊奎,上蒼有好生之德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隻要你乖乖同意被封印,我可以當今天的事冇有發生過。你的刑期不會延長,過一陣,你將被解封出來,繼續做你的大將軍。”

我突然發現在某些方麵,雲翎和煜宸挺像的。他們不會依仗著自己強大,就對對方趕儘殺絕,他們勸人向善,有點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思。

熊奎猶豫了,他打不過雲翎,如果不聽雲翎的,那他就隻有死路一條。

“你冇騙本將軍?”熊奎問。

雲翎不屑的道,“我乾嘛要騙你。熊奎,你生前是大將軍,有一身的戰功,要不是因為這個,我早動手把你殺了,才懶得跟你廢這麼多話。你快點做決定,你是選擇被封印,還是死。”

“我選……”

熊奎剛要回答,一把燃燒著黑死鬼氣的劍突然從天而降,落到了熊奎的身旁。

劍插進地裡,發出錚的一聲劍鳴。

落地後,劍身上的鬼氣散開,露出劍原本的樣子。是一個青銅劍,也不知道是什麼朝代的,青銅劍表麵覆著一層鏽,劍身未開鋒,看上去笨重且不鋒利。

看到這把劍,熊奎和雲翎都是一驚。

雲翎要過去搶,熊奎卻先他一步拿到了青銅劍。在熊奎抓到劍的這一瞬間,我就感覺周圍的溫度猛地降了下去,一股肉眼可以看到的氣,從周圍湧向青銅劍,接著又從青銅劍湧進熊奎的身體裡。

熊奎的身體就跟被填充起來了一樣,又變成雄壯的中年男人,他被那股氣托舉到了半空,一雙虎目,眸光亮如鷹隼,帶著統帥者的強勢與霸氣。

就連我都感覺得到,此時的熊奎比剛纔吸收老鼠精氣時要強大上百倍。

雲翎臉色也變了,他收起了玩世不恭,嚴肅起來,“熊奎,彆錯上加錯。現在把劍交給我。”

“臭鳥,本將軍是武將,武將手裡當然要有武器!這把碎邪劍非常適合本將軍。”熊奎垂眸,張狂的笑道,“臭鳥,你敢再跟我打一場嗎!”

我驚了下。

他手裡拿著的是碎邪劍?

煜宸曾幻化出過碎邪劍的樣子,並不是這把劍的樣子啊。

我雖然不敢確定他手裡的是不是碎邪劍,但我卻能確定,這把劍不一般。這把劍把周圍的靈力全部吸收了,並傳遞給了熊奎。有這樣一柄神劍在手,熊奎自然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。

我擔心的看向雲翎,“打得過嗎?”

“你躲起來。”

雲翎話音剛落,熊奎舉起手裡的劍,向著雲翎就劈了下來。

我和雲翎站在地麵,熊奎站在半空,他並冇有下來,而是憑空的劈向雲翎。隨著青銅劍的落下,一股夾雜著幽黑鬼氣的劍氣,劈開空氣,發出刺耳的鳴叫聲,向著雲翎便刺來。

雲翎把我抱起來,躲向一旁。

在我倆離開原地的瞬間,劍氣劈在地麵上,砰的一聲,地麵的石磚被劈碎,在大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劍痕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熊奎大笑,“不愧是碎邪劍,有了它,本將軍將無所畏懼!”

雲翎把我放到地上。

我奇怪的問,“你手裡拿著的真的是碎邪劍?”

雲翎點頭,“嗯。”

聞言,我更奇怪了,“碎邪劍不是消滅邪祟的寶劍嗎?”熊奎是鬼,他該跟碎邪劍相沖纔對,碎邪劍又怎麼會為他所用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