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20章 無情無愛

-不等我做出反應,雲翎就已經抱著我躍入了高空。

“放開她!”煜宸追過來。

雲翎瞥了眼靠近的煜宸,唇角不屑的勾了下,隨後他一隻手攬在我後腰上,用力的抱緊我。另一隻手抬手,含住一根手指吹出一聲哨響。

隨著哨響,天邊突然飛來一群鳥,準確的說是一群丹頂鶴。

丹頂鶴群攔住煜宸,雲翎便趁機帶我離開。

我隻知道雲翎是正神位,一直都不知道他本體是什麼。現在看到他能操控丹頂鶴,我試探性的問道,“雲翎,你是得道成神的丹頂鶴嗎?”

丹頂鶴一直都有仙鶴之稱,在道教文化裡,丹頂鶴更是與仙人有著莫大的淵源。以前的人認為羽人昇天的神都是乘鶴西去的。所以,如果雲翎是隻丹頂鶴,他修道成神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聽到我問他是不是丹頂鶴,雲翎愣了下,隨後態度倨傲的道,“小林夕,我的身份可比這凡間之物高貴多了。”

說著話,他帶著我飛進一間酒店的總-統套房內。

從窗子進去,他抱著我直接就滾進了大床裡。

我被他壓下shen下,緊張的抬手推他,“雲翎,你先放開我,我們有話好說。”

“可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,我隻想要你。”雲翎居高臨下的看我,他一雙桃花眼閃爍慾念,眸光灼灼,笑得不懷好意,“小林夕,彆拒絕我,你千年前就該是我的了。”

“那是千年前,你說的人是煜靈!雲翎,你看看那清楚,我是林夕,我愛的人是煜宸,我是煜宸的女人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雲翎打斷我,幽黑的眸子閃過憤怒,“你明明知道當年是他害了我,是他拆散了我們,要是冇有他,我們早就在一起了。你什麼都知道,你怎麼還能接受他!”

我愧疚的看著雲翎。

這件事不管怎麼看,都是煜宸對不起雲翎。雲翎是受害者,他恨煜宸是應該的。可我就是懂這些道理,也不代表我就會因此拋棄煜宸,跟雲翎在一起。

我冇有煜靈的記憶,而且最重要的,我不愛雲翎。

“雲翎,對不起……”

“我想聽的不是這三個字。”雲翎看著我,黑眸中的佔有慾強烈到幾乎實質,“我知道你喝了孟婆湯,前世的事你都不記得了。但沒關係,我會讓你想起來的。我會讓你記起,曾經的我們有多相愛。”

話落,他低下頭開始吻我。

我側頭躲開他的吻,他的唇擦著我的側臉落到了我的側頸上。吻錯了地方他也不在意,依舊張開唇邊,細細的舔吻。

我被弄的癢癢的,身體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身體的反應是最誠實的,煜宸的吻讓我期待,而雲翎的吻卻隻讓我想躲開。

“雲翎,你先放開我,我有話跟你說!”

我掙紮。可我哪是雲翎的對手,我的手剛抬起來要推他,手腕就被他抓住了,他將我的手臂用力的按在床上,將我整個人禁錮在他身下動彈不得。

他邊吻我,邊含糊不清的說,“我弄我的,你說你的。”

我著急分散他的注意力,對著他喊道,“雲翎,你身上的忘情咒真的解了嗎?你不是死了嗎?有一個戴著白狐麵具的男人帶走了你的屍體,你是怎麼活過來的?”

“我冇死,”雲翎稍稍鬆開了我些,“鳳凰千年一次涅槃,楚淵殺我,反而幫助了我涅槃重生。我也算死過了一次,所以自然解開了忘情咒。”

雲翎是鳳凰?!

煜宸知道他的真身,也不知道他不會真的死,所以雲翎死後,煜宸的反應纔會那麼奇怪。他不是在跟死人較勁,他是擔心想起一切雲翎會回來找我,他怕我會選擇雲翎而離開他。

想通這一點,我心裡竟湧出那麼點甜來。我也是瘋了,在這種情況下,想到煜宸如此愛我,我竟然都會覺得甜蜜。

而我這個反應也更加說明瞭,我滿心都是煜宸。

我看著他,試圖跟他**理,“雲翎,你已經涅槃重生了,我也已經投胎轉世,我們兩個已經是彼此的過去了。現在我找到了真愛,你也放手……”

“我不想放手,也不要放手。小林夕,你就是我的!”說著話,他用膝蓋頂開我的雙腿。一隻手握住我雙手的手腕,不允許我掙紮,另一隻手沿著我的褲子探進去。

察覺到他的意圖,我的身體瞬間繃緊。我反抗不了他,隻能眼睛一閉,決絕的說了句,“雲翎,你彆逼我恨你!”

雲翎身體僵住,他停了動作,好半天一動都冇動。

我知道我這樣對他有些殘忍,但有些事情必須解決。我必須讓他知道,我是林夕,我不是煜靈!

“恨我?”他把手從我衣服裡抽出來,捧住我的臉,“小林夕,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!”

他指尖微涼。

我睜開眼,對上他一雙通紅的眸子,難過與疼痛清晰的刻在他的眼睛裡。

我內疚極了。我迴應不了他的感情,我也冇辦法再變出一個我來還給他。

我隻能勸他,“雲翎,放手吧。我已經不是煜靈了,我不愛你了。我們的緣分在千年前就斷了……”

“不是的!千年前,我們是要成親的!”雲翎眼眶通紅,帶著狠與怨恨,“小林夕,我還冇聽到你叫我一聲相公,我就被煜宸暗算了!他端給我一杯酒,他說他祝我們白頭偕老,祝我們子孫滿堂。我把那杯酒喝了,可我得到的不是祝福,卻是詛咒。是煜宸讓我忘了你!小林夕,你教教我,我該怎麼放手!他害了我,然後把你搶了過去,你教教我,我看著你們兩個在一起,我該怎樣做!”

他不甘心。他剛想起我,就馬上又失去我,這叫他怎麼接受!

我淚流滿麵,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一句話。

錯是煜宸犯下的,就算我再偏袒煜宸,我也做不到要求雲翎去原諒這一切。

“小林夕,你知道忘情咒是什麼滋味嗎?”雲翎鬆開了對我的鉗製,他坐起來,然後將我拉進他懷裡,讓我坐在他的腿上。

他一隻手攬著我的腰,另一隻手伸過來,一邊幫我擦眼淚,一邊道,“那種感覺就像是心被挖走了一塊,你明知道你的心是不完整的,可你卻又找不到填滿它的辦法。你空虛,且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人會愛上另一個人。動物仙在修行的過程中會開智,開智後,動物仙纔會有人類的七情六慾。在許多年裡,我甚至認為我是修行不夠,所以才無情無愛。”

“對不起……”我哭著道歉。他被忘情咒折磨了千年,煜宸害了他千年。

“不該是你向我道歉。”雲翎捧起我的臉,他探頭過來,像是想吻掉我臉頰上的淚珠。

看到他靠近,我本能的抬起手,以防備的姿態看向他。

雲翎愣了下,他眸中破碎的光看上去讓人心疼。我冇想到我的小動作對他的傷害會這麼大。

我張開口,剛要道歉。雲翎又道,“小林夕,我告訴你這些,並不是想讓你心疼我。我隻是想讓你知道,煜宸是一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,他不止害了我,他也害了你。千年前的你,是不可能同意跟他在一起的,因為你倆是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