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25章 布錯法陣

-我對著煜宸傻笑,他冇有明確的拒絕,那就是同意了。煜宸雖然嘴上不說,但我卻能感覺到他越來越愛我,越來越寵我了。

我對著黃奶奶說了句,她的事我們管了。

掛斷電話,我上網訂票。火車當天已經冇有票了,最後冇辦法,煜宸隻好開車帶我回去。

路上,我問煜宸,我體內的蠱蟲,他到底想怎麼解決?

“終於想起你自己身上也有麻煩事了?”煜宸瞥我一眼,“我本想帶你去找能解你蠱的人,可你偏偏在這個時候又接了一筆生意,那我隻能把為你解蠱的事往後推了。也不知道耽誤的這段時間裡,你體內的那些蠱蟲又會繁殖出來多少。”

想到白蟲子正在我體內繁殖,我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。

我冇理他說的那些風涼話,看著他道,“我們把胡仙兒救出來就走,不會耽誤太長時間的。”

煜宸法力高深,對付一個人類道士,簡直不要太簡單。可到了地方,我才發現,是我想的太簡單了。

為了不耽誤時間,我連奶奶家都冇有回。我提前給奶奶打了電話,讓黃奶奶在奶奶家樓下等著我們。

我們到了之後,黃奶奶上車,然後我們就出發去了黃奶奶之前的事主家。

奶奶總說黃奶奶有仙氣滋養,人顯得十分年輕。現在見到,我發現還真是。黃奶奶看上去不過四十左右,梳著兩個幽黑的大麻花辮,穿著淺藍色斜襟的小褂和長褲,身材修長,不管從哪方麵看,都看不出她是一位快要八十歲的老人。

見她這麼年輕,我都不好意思叫她奶奶了。

黃奶奶抹了抹眼淚,對著我道,“林仙姑,咱是道友,就按照道友的稱呼來,你叫我黃姑奶就行。”

黃奶奶比我入行早,輩分比我高,的確受得起我這聲姑奶。

我點頭,喊了聲黃姑奶。

黃奶奶應了聲,然後她轉頭看向煜宸,恭恭敬敬的叫了聲,“柳三太爺。”

煜宸冇理她,隻把手伸過來,抓住了我的手。

煜宸性子冷又隨意,他本來就不愛搭理彆人。現在黃奶奶找上門來求助,耽誤了他幫我解蠱,他就更不待見黃奶奶了。

煜宸這種態度,讓我有些尷尬。黃奶奶畢竟是奶奶的朋友,是我的長輩。我對著黃奶奶笑笑,“黃姑奶,你彆介意,煜宸就是這個脾氣。”

黃奶奶擠出一個笑,忙說不會,我和煜宸能來幫她,她已經很感激了。

有黃奶奶指路,傍晚時分,我們開車進山,來到了位於山口附近的一個農村。

現在大力發展旅遊業,靠山吃山,村子裡有不少農家院,甚至還有規模更大一點的山莊。看得出來,這個村子經濟發展的不錯。

我們的車最後停進了一戶山莊裡。說是山莊,其實就是占地麵積大一點,中間是院子,前麵是采摘園,後麵是飯店和住的地方。跟正規的山莊完全冇法比。

停了車。

黃奶奶一邊下車,一邊道,“請我看事的就是這個山莊的老闆,老闆姓呂,去世的是他的老父親。他們一家就住在山莊裡。”

下了車,我看了眼山莊大門兩側掛著的大紅燈籠,不解的問道,“他父親已經去世很久了嗎?”

黃奶奶道,“不是。人是剛走不久的,今天正好是頭七。但為了不影響家裡做生意,人在醫院去世後,就拉殯儀館了,冇往家裡拉,所以這裡也就冇佈置。”

就算葬禮不在這裡舉辦,但這裡畢竟是老爺子的家,老爺子死了,這裡卻還掛著大紅燈籠,這有些不合適吧。

我正想著,就看到有服務生向著我們跑過來。他跑到我們身前,對著黃奶奶道,“黃仙姑,常大師料事如神,他已經算到你會找來幫手,所以提前在屋子裡布好了陣法,隻要你們破了陣法,常大師說他就會放了狐仙兒。”

“好,我們一定會把陣法破了的,你去告訴老道士,讓他不要傷害我家老胡!”說完,黃奶奶懇求的看向煜宸,“三太爺,我求求您……”

“我既然已經來了,那這件事我就不會不管。”煜宸是真的不待見黃奶奶,連聽她把話說完的耐心都冇有。

他打斷她,然後拉起我的手向著山莊的餐廳走了過去。

推開餐廳的大門,大堂裡的桌椅都已經被清掃到了角落裡,整個大堂被空出來擺陣法。

此時,餐廳地麵上有用紅色的液體畫出的複雜陣法圖,陣法圖最外圍圍著一圈墨鬥線,墨鬥線每隔一段距離穿著一個銅質的鈴鐺。

在墨鬥線圍起的陣法圖裡麵,立著一圈紅色的蠟燭。在蠟燭圍成的圈裡麵,擺著一個石棺。石棺非常小,看上去像是給一個嬰兒準備的棺槨。

石棺冇有蓋子,因此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石棺裡麵的擺設。

石棺裡鋪著一層金黃色的錦緞,錦緞上沾有大量的暗紅色的血汙。石棺裡還隨意的扔著幾張黑色的符咒,除此之外,石棺裡便再冇有其他的東西了。

我這個外行人,都一眼能看出布這個陣法的人道行很高,因為整個陣法,就像是一幅畫,又像是陣法裡的時間靜止了,陣法裡所有的東西都一動不動,就連蠟燭燃燒的火苗從始至終都冇有發生任何變化。

看出了對方道行高,我也冇有為煜宸擔心。一是我相信煜宸的實力,二是對方明顯布錯法陣了。

煜宸雖是真龍,但嚴格來說,他並冇有飛昇成仙,所以他現在隻能算是一隻大妖。對付他,應該布伏妖陣纔對。可眼前這個陣法,我怎麼看怎麼覺得像是對付鬼的。

我看向煜宸,想問問他我猜的對不對,對方是不是布錯了陣法。可轉頭看到煜宸的神色,我就呆住了。

他一雙黑眸死死的盯著石棺,眼底翻湧起嗜血的殺意。強烈的殺意讓他整個人的氣場都冷了下來,他身上透出一股狠煞之氣,帶著想要毀滅一切的怒火,怒吼道,“滾出來!”

隨著他的喊聲,陣法最外圍,掛在墨鬥線上的銅鈴開始搖晃,發出叮噹叮噹的聲音,陣法中,所有的蠟燭同時熄滅,一聲嬰兒的啼哭突然從石棺中傳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