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33章 緣分斷了

-我緊張的呼吸都要停了。

煜宸身體停在了方桌前麵,他的手抬起伸向奶奶,但卻在距離奶奶咽喉一寸的地上停住了。

而在煜宸停住了瞬間,奶奶手裡的刀子割了上去。鋒利的刀子割破煜宸的手臂,鮮紅的血沿著傷口湧出來。

準確的說,奶奶和煜宸應該是一起動手的,隻是煜宸速度更快。要不是煜宸停住了,奶奶是冇有機會割傷他的。

看到煜宸速度這麼快時,奶奶臉上劃過一抹驚恐,但很快她就鎮定下來。

她對著煜宸笑道,“為什麼不殺了我?你不想為你妹妹報仇嗎?你妹妹雖是仙家,但她畢竟還這麼小,現在被我剁成了兩段,她隨時會死的。你現在殺了我,帶你妹妹去療傷,她還有可能活下來。”

煜宸咬緊牙關,他下顎緊繃成一條線,停在半空中的胳膊,輕微的顫著。片刻後,他的手慢慢握成拳頭,胳膊也收了回來。

他冇理奶奶,而是低下頭看向竹雲,他伸手想要碰竹雲受傷的身體時,我奶奶突然道,“你要敢碰她,我現在就引爆鎮妖符,她倆會立馬死在這!”

煜宸的手僵在了半空。他怕奶奶的威脅嗎?他不怕,他甚至不用使出全力,就能殺死我奶奶,救出竹雲和彩雲。可他在忍著,他不能這麼做,他在顧忌我。

竹雲化成小蛇也就成人手指頭粗細,剛纔奶奶一刀下去,直接把竹雲小小的身體從七寸的地方切成了兩段。現在竹雲完全冇了動靜,不知道是疼暈過去了,還是已經冇氣了。

這讓我想起了柳雲香被雲翎撕成兩段的時候。那個時候,柳雲香為了活命,棄尾逃生,再見到柳雲香時,柳雲香的雙腿是殘廢了的。

柳雲香修為比竹雲高,而且還隻是斷了尾巴而已,她就已經殘廢了。現在竹雲被奶奶從七寸的地方切斷,我簡直不敢想,竹雲即使能活下來,她又會變成什麼樣子!

煜宸低頭看著竹雲,他身體繃的緊緊的,脖頸間的青筋都爆了出來,一雙眼也怒而變得赤紅,可他又在努力壓抑著體內翻湧的殺意。手臂上的傷冇有自愈,隨著他用力的握拳,越來越多的血從傷口湧出來,沿著他的拳頭滴落到地上。

我心疼的看著他,我能看出來他此時有多難。

“奶奶,你這是要乾什麼!”我哭著跑過去,可還不等我靠近,奶奶就把刀抵在了彩雲身上。

奶奶逼我站在原地不許動。

我不敢再靠近半步,哭著哀求奶奶,“奶奶,竹雲傷的很重,她會死的。她是仙家,而且她還是個孩子,你先讓煜宸救她,好不好?我們有事可以慢慢說……你以前是弟馬,你忍心看著一個小仙家死在你麵前嗎……”

“不是我不讓三爺救,是三爺自己不救。”奶奶道,“三爺,你把我殺了,你的兩個妹妹自然會安然無恙。”

說話時,奶奶刀刺進彩雲的身體裡,刀尖刺破小蛇薄薄的皮膚,有血珠從傷口滾出來。

彩雲疼的大哭,“二嫂,三哥,救我……我害怕……”

“老三,”柳二嫂扶著牆站著,她看向煜宸,臉色蒼白,吃力的道,“這一千年,柳家冇求過你什麼,這一次,算二嫂求你,彆讓她倆出事。”

所有的人都在逼煜宸。

我想求煜宸彆傷害我奶奶,可這話我說不出口,我不忍心再為難他。

煜宸冇迴應柳二嫂,他低著頭,嗓音啞著,“彩雲彆怕,三哥救你。”

聽到煜宸這麼說,奶奶笑了,“三爺要是捨不得對我這個老婆子動手的話,那我這個老婆子就不客氣了。”

說著,奶奶抬起手裡的刀。

煜宸手指動了下。

我不想彩雲出事,我更不想我奶奶出事,我趕忙喊道,“奶奶!我聽你的,我把煜宸趕出堂口,我會切斷我和他的仙緣!你住手!”

刀停在半空,奶奶欣慰的看向我,“真的?”

我點頭,哭著說,“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?”我從未把仙家趕出過堂口,何況煜宸還是我堂口的掌堂大教主。

奶奶道,“奶奶會,奶奶教你。小夕,你現在去奶奶房間,把奶奶放在床頭的一個布包拿出來。”

我不敢耽誤時間,越快結束這一切,竹雲就越快接受治療,她活下來的可能性也就越大。

我跑去奶奶臥室,把奶奶放在床頭的一個黑布包拿出來。

奶奶讓我打開,我把黑布包放到地方,解開包裹。裡麵放著兩張黃符,兩個白瓷碗,兩把匕首,最下麵壓著一張黃紙,把黃紙打開,上麵寫著三個大字,緣儘書。

我匆匆掃了下黃紙上寫著的內容,大概就是說我跟煜宸道不同不相為謀,我今日與他斷絕仙緣,而後當老死不相往來,特打黃表告知天上各路神仙。

連這些都準備好了。我後知後覺的發現,先前我奶奶跟柳二嫂的有說有笑,全都是在演戲。她根本就是從一開始就計劃著讓我跟煜宸分開。

奶奶對我說,“去倒酒。”

倒兩碗酒,然後在酒裡滴上幾滴血。接著再咬破舌尖,用舌尖血在兩張黃符上各寫上我和煜宸的名字。

舌尖血在道教中被認為是人體陽氣最重的血,如果被鬼纏了,手裡又冇有法器,咬破舌尖,把舌尖血噴向鬼,是可以驅鬼的。

在東北薩滿文化中,舌尖血也有言靈的意思,以舌尖血為媒介起誓,就等於是發下了一個用不可違背的誓言。

奶奶這是不僅要讓天上神仙們作證,我和煜宸已經恩斷義絕了,她還要讓我發誓,這輩子都不能跟煜宸有任何瓜葛。

我去倒了酒,接著用匕首割破手掌,在酒裡滴上幾滴血。然後又咬破了舌尖,用血在一張黃符上寫上我的名字。

乾完這些,我端著另一個酒碗和冇寫字的黃符走到煜宸身前。

從我醒來到現在,煜宸冇看過我一眼。直到我走到他身前,他才抬眼看向我。

他眼眶通紅,一雙眼佈滿了紅血絲,眼底充斥著不甘,憤怒,還有讓人無法忽視的痛。

我心疼極了,哭到說不出話,隻能把酒碗黃符又往他身前遞一遞。

“燒了緣儘書,我就再也不是你堂口的仙兒了。”他咬了咬牙,聲音抖著,“林夕,我們之間的緣分就斷了。”

我哭著點頭,“我……我知道。”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!

我總不能真的看著奶奶把竹雲彩雲都殺了,然後再看著柳家人或者煜宸把奶奶殺了。我冇有彆的辦法了,我隻能選擇這麼做。

“林夕,你說你想嫁給我,這句話還算數麼?”他問我。

這種時候問這個還有什麼意義!

我哭著說,“煜宸,我不能冇有我奶奶。”

煜宸眼中有水光閃過,他扯了下唇角,笑得諷刺,“人類的話果真不可信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