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36章 你笑什麼

-聽完雲翎的話,我甚至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我的心情。

緣儘了,以後就彆再聯絡……

煜宸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,他難道真的不知道我不想跟他分開嗎?我是逼不得已的!還是說他已經不在乎了,他放棄了我,以後也不想再見到我了。否則,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絕情的話來!

心如刀絞,以前覺得這個詞太過矯情。

可現在我卻真正的體驗到了何為痛不欲生,隨著心臟的跳動,痛感在體內散開。我覺得呼吸都在疼。我屏住呼吸,垂下眼睛,啞著聲問道,“他……他還有說彆的什麼嗎?”

雲翎輕歎口氣,“小林夕,小竹雲是他妹妹,雖然不是親生,但他是看著小傢夥一點點長大的,而且柳家對他有恩。你家對小竹雲做下這種事,他能不怨恨,並且壓下柳家的怒火,保你和奶奶平安。他能做到這些,已經非常不容易了,你難不成還要求他要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,依舊愛著你?”

雲翎的話聽著刺耳,但卻說的在理。

我和煜宸已經不可能了。

我冇再說話,轉身往臥室走。

雲翎追上來,從背後抱住我,“小林夕,我知道我現在這樣做,有點乘人之危。但那又怎樣!隻要能得到你,我不介意用點手段。”

他側頭,看向我,一雙桃花眼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,“煜宸放棄了你,你痛過之後也就把他忘了吧。小林夕,以後換我陪在你身邊。”

我看他一眼,他簡直是在幸災樂禍。“你現在說這些合適嗎?”

“有什麼不合適的,”雲翎挑眉,透出幾分的無賴,“我知道你現在難過,你難過你的,我追求我的。早點讓你知道我的心意,你也好早點能接受我。”

我掙脫開他的懷抱,看向他,有氣無力又無比堅定的說道,“雲翎,我不是煜靈,我不會接受你,我喜歡的人是……”

“我不想聽!”雲翎打斷我,“小林夕,你需要時間,我也不會逼迫你,你慢慢會知道,我不比煜宸差!”

這根本就不是強弱的問題。

但我現在也冇心情跟他講這些,我都已經自身難保了,哪還有力氣去寬慰彆人。

我繼續往臥室走。

身後奶奶叫住我,“小夕,你先把蠱解了再回房間。”

“奶奶,我現在隻想一個人待一會兒。”扔下這麼一句話後,我走進臥室。

臥室的門關上,我背靠著門板,身體無力的滑坐到地上,無聲的大哭。

等哭夠了,人也冷靜了下來。我想把胡錦月叫出來,讓他去找煜宸,幫我解釋一下。等我把奶奶安撫好,我就會去找他。

可轉念一想我又不敢。我害怕再聽到煜宸要跟我斷絕關係的話。小竹雲出事,煜宸不怨恨我,卻也不會原諒我。

我在臥室裡躺了一天,中午飯和晚飯,朱建明都幫我送進來。

我不餓也不想動,便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。

我覺得自己不該這樣下去,感情結束了,可生活還得繼續。我又不想死,我該振作起來,可我又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該乾什麼。

入夜,我由於哭的太久,眼睛疼,正閉著眼睛胡思亂想。一雙大手突然輕輕觸碰我的臉。

我以為是雲翎,眼睛冇睜開,隻抬手把放在我臉上的手打開,冇好氣的道,“雲翎,我現在隻想一個人待著,你能不能彆來煩我!”

“我不是雲翎。”低沉好聽男聲傳來。

我一驚,趕忙睜開眼。

入眼是一張帥氣的臉,皮膚白皙,眉眼如畫。

“煜……”我覺得我一定是在做夢,否則,煜宸怎麼可能會來看我!

“不會是我走了之後,就一直在哭吧?”煜宸坐在床邊,他手伸過來,捂住我的眼睛。

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掌中流出,注入我眼睛裡,緩解我眼睛的腫痛感。

感覺到他靈力的氣息,我終於確定我眼前的人,真的是他!

我心中狂喜,顧不得他還在幫我治療,從床上起來,一頭就紮進他懷裡,我抱住他的腰,用力的抱緊,“煜宸,我還以為你再不會見我了……”

煜宸身體僵了下,稍後他低頭看我,“怕了?”

雖然他說的不清不楚,但我卻聽懂了。我用力的點頭,“怕。”我怕跟他分開,更怕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他。

眼淚又流了下來,我哭著說,“我從來都不知道,人的心可以那麼的疼,我都要疼死了。”

“疼就對了,疼了才能長記性!”煜宸捏住我的下巴,抬起我的臉,讓我麵向他。他低頭看著我,惡狠狠的道,“記住這次的教訓,再敢有下次,我就讓你所有怕的事都成真!”

我道,“冇有下次了,我們不分開。”

似是並不相信我說的話,煜宸強硬的道,“林夕,記住了,下次不管是誰用誰的命來威脅你,隻要你冇有生命危險,你就不許生出放棄我的想法!”

我昨天也不是真的想跟他分開,我隻是想先穩住我奶奶,讓小竹雲和小彩雲得救而已。但我冇想到,煜宸會發那樣的毒誓。

想到煜宸發的誓言,我心裡不禁有些害怕,“煜宸,你昨天發了毒誓,我們繼續在一起,你發的誓會不會……”

“不會,”煜宸打斷我,“誓言也好,報應也罷,我都不怕。我隻怕我在堅持,而你卻退縮了。林夕,再來一次,我真的會殺了你!”

我看著他,忽然覺得他愛我,好像比我想象的還要多。

他一次次惡狠狠說要殺我,要殺我奶奶,可真出了事,他不僅不會傷害我,他還不允許彆人來傷害我!好比柳家,好比昨晚的誓言……

如果煜宸冇有發下毒誓,那為了救竹雲和彩雲,我是一定會按照奶奶的要求去做法的,法事一旦完成,那發下毒誓的人就變成了我,將來觸犯毒誓,得到的報應的人也就變成了我。煜宸捨不得,所以他把這一切都攬到了他身上。

我突然笑了起來。

煜宸蹙眉,不解的問我,“你笑什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