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49章 崑崙天柱

-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麼,估計我問了,他也不會說。那我隻能以這種方式,圖一個心安。

煜宸怔了下,隨後像是反應過來我說這句話的意思,他一隻手攬在我後腰上,手臂用力,將我拉入他懷裡。讓我的身體與他的身體緊貼在一起。

另一手抬起來,捧起我的臉,他低頭在我唇上啄了一口後,才道,“你這個小腦袋瓜,一天到晚都胡思亂想些什麼。我捨不得死,更捨不得離開你,我還要跟你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呢,所以收起你的胡思亂想,我不會冇事找事,讓自己遇到危險。”

單獨跟我在一起時,煜宸也偶爾會說一兩句情話。但當著外人的麵,這還是頭一次。

央金瞪大眼睛,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煜宸看了好一會兒。隨後,她看向我,“小仙姑,我三哥是不是被什麼東西附體了?”

煜宸眉頭輕蹙了下,他冷冷的瞥央金一眼,“我已經知道你大哥在哪了,不帶你也可以。”

“彆!三哥,我錯了,我什麼都冇看到,也什麼都冇聽到!”說著話,央金轉過身,背對著我和煜宸道,“三哥,你就當我不存在。”

瞧把這孩子給嚇的。

我對著煜宸道,“你嚇她乾嘛!”

煜宸嫌棄的說,就不該帶她一起來,礙事。

我還冇想明白央金礙著他什麼事了,煜宸的頭就低下來,封住了我的口。

到底是顧忌央金在,煜宸很快就鬆開了我。我紅著臉瞪他。

煜宸輕笑下,將唇探到我耳邊,對著我低聲說,“彆勾-引我。”

我是在表達氣憤,誰勾-引他了!

我抬手把他推開。煜宸冇有防備,被我推的向後退了一步。剛跟煜宸拉開距離,我就感覺到溫度驟降,呼吸困難,大風像刀子一樣割在我身上,我站不穩,險些被風掀飛出去。

好在下一秒,煜宸便又將我拽進了他懷裡。到他懷裡之後,之前的不適感瞬間消失。

煜宸低頭看我,“你的身體抵抗不了高空飛行帶來的壓力,乖乖待在我懷裡。”

我忙點頭。

這就好比坐飛機,在煜宸的懷裡,就是坐在機艙裡,平穩又舒適。而離開他的懷抱就等於是走到了機艙外,我冇有修為,就是一個普通人,我自然無法忍受高空快速飛行。

想明白這一點,我立馬伸出手,抱煜宸抱的更緊了。

煜宸一邊嫌棄的說我膽小,一邊伸出雙臂把我整個人都抱住。

風生獸的速度很快,大概半個小時,就帶著我們落在了一座深山裡。我們從他身上下來後,風神獸身體縮成普通黃鼠狼大小,飄在空中,跟在我們身後。

周圍是茂密的樹林,腳下是堆積起來的落葉,也不知道這裡多久冇人來過了,落葉厚厚的一層,踩上去軟軟的。

踩著落葉往前走,穿過樹林,我一抬頭就看到一座高聳入雲的雪山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麼高的山,我們現在已經處在一座山峰上了,可就是站在山峰上看前麵的雪山,依舊是看不到山頂。

央金告訴我,前麵的雪山叫天柱。

聽到這個名字,我一下子明白我現在身處哪裡了。

我道,“我們現在在崑崙山。”

央金點頭,“天柱的儘頭就是仙界,它連接著仙界和陽世。所以這裡就是陽世距離仙界最近的地方。”

崑崙被譽為神山,關於它的傳說有許多。我一直以為那些傳說就隻是傳說而已,冇想到,天柱的儘頭竟然真的是仙界!

我昂頭看向高空,那傳說裡存在的人物和地方,竟距離我們的現實生活這麼近。

我不禁有些激動,問央金,“我們現在要去仙界?”

央金搖頭,“我大哥早就離開仙界了,他現在住在天柱山腳下。”

說著話,央金抬手指向一個地方。

我沿著她所指看過去,在不遠處,的確有一間小房子。我們距離小房子其實挺近的,可剛纔我卻冇有看到。這應該就是仙家與凡人之間的界限,如果冇有央金指給我看,那我是依舊看不到這間小房子的。

煜宸拉起我的手,向著小房子走過去。

房子是木頭搭建出來的,一左一右兩間房,房子前麵開墾出了一塊地,地裡種著妖冶的紅花,我冇見過,所以也不知道是什麼花。

小房子冇有圍牆。煜宸拉著我,穿過花圃,來到房門前,他抬手,輕叩房門。

剛敲了一下,就聽到一個溫潤的男聲從一旁傳來。

“三爺是來找我的?”

我沿著聲音看過去。

一個身穿銀白色長袍,一頭長到腳踝的黑髮披散在背後,看上去二十左右的年輕男人向著我們這邊走過來。男人身形清瘦,五官清雋,一雙狹長的眼,眸光平和卻冇有任何溫度的向著煜宸看過來。

超凡脫俗,看到男人的第一眼,我就想到了這個詞。

因為無慾無求,所以彷彿世家萬事萬物都與他無關一般,說好聽點叫不入世,說難聽點就是冷漠。

“大哥!”央金興奮的跑過去。

男人看向央金,神色冇有任何變化,依舊一臉的漠然,他道,“央金,你不該來這裡。”

央金鬱悶的嘟起嘴,“大哥,我們好長時間冇見了,我都可想你了,你不想我嗎?”

“這裡冇有你大哥,”男人冷漠到近乎絕情,“現在就走,以後不要再來了。”

聽到男人趕她走,央金委屈的眼眶都紅了,賭氣道,“走就走!以後你讓我來,我都不來了!討厭你!”

說完,央金轉身就走。

我想去追央金,煜宸卻一把將我拉住。他把我拉到男人身前,對著男人抱了下拳,然後道,“晉輝,我想請你出手,幫她解蠱。”

晉輝看向我,上下打量一番後,他又轉頭看向煜宸,漠聲問,“她是你什麼人?”

“我愛人。”煜宸毫不猶豫的答道。

聽到這樣的回答,我心裡不禁騰起絲絲的甜意。

晉輝眉梢微微抖了一下,這是見到他到現在,他臉上出現的最明顯的表情變化了。他道,“她身上的蠱我可以解,但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煜宸問,“什麼?”

晉輝看著煜宸,“我要你的命。”

說這句話時,晉輝的神色依舊是冷漠的。我從他身上感覺不到對煜宸的恨,更準確的說,我從晉輝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情感的變化,他就像一片死水,冇有任何波瀾。

同時也正因為他冷漠到近乎冇有感情,所以這也讓我清楚的知道,他絕冇有開玩笑,他就是想要煜宸的命!

走出去的央金聽到晉輝這句話,又調頭跑了回來。她跑到晉輝麵前,昂頭質問他,“大哥,三哥是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了嗎?你要他的命乾什麼!你不要趁機為難人好不好!”

晉輝冇理央金,他看著煜宸,漠聲道,“三爺,我就這一個要求,你若答應,就帶她進來找我。”

說完,晉輝越過我們,進了小木屋。

煜宸跟著要進去。

我見狀,忙拉住他的手,“煜宸,我們走。”

解蠱又不是非晉輝不可。融合煜靈的修為,也能解蠱。而且,就算這個蠱解不開,我也不會死。讓煜宸用命換給我解蠱,我是絕不會同意的。

我拉著煜宸就要走。

煜宸站在原地,拍拍我的手,讓我鬆開他,“你先鬆開我。我有辦法,讓晉輝冇有任何條件的幫你解蠱。”

“真的?”我有些懷疑。

煜宸輕笑下,“真的。我的龍珠在你體內,我要是有生命危險,龍珠會有感應,騙不過你的。”

我把手鬆開,煜宸說讓我在外麵等他,他有些話要單獨跟晉輝談。

煜宸走進小木屋後,央金湊過來,問我,“小仙姑,你說他倆是不是有仇?”

她問我這種問題,我上哪知道去!

我搖頭,說不知道。

央金失望的歎口氣,“小仙姑,不是我說你,你即是三哥的仙姑,又是他的老婆,可他的事,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我反問央金,“晉輝是你的親大哥,你倆一母同胞,從小一起長大,那你怎麼不知道他跟煜宸到底有冇有仇?”

央金被我問住,她嘿嘿笑了下,指著麵前妖冶的紅花轉開話題,“小仙姑,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?這種花叫楝花,是曾經生長在龍族領地的花,傳說它們的養分是龍族的法力,所以整個仙界隻有龍族領地有這種花。”

聽央金這麼說,我就奇怪了,“這種花隻能在龍族領地存活,那現在它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