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51章 苦肉計

-晉輝冇有著急回答我的問題,而是跟我講起了巫術。

他說,仙家自詡正義,像巫咒之術,是極少有人學的。而能操控人心,控製人的感情的巫術更是被視為邪術,被仙家所不恥。

而妖是每個人都有各自擅長的領域,他們修習妖術,會巫咒之術的也不多。

所以,煜宸就盯上了巫靈族。

巫靈族人人修習巫咒之術,很多聞所未聞的巫術,都能在巫靈族找到。

據晉輝推測,當時煜宸已經喜歡上了煜靈,可煜靈隻把煜宸當一個孩子看,再加上煜靈又跟神子談起了戀愛。煜宸為了得到煜靈,就決定去巫靈族學習能操控人心的巫咒之術。

煜宸是黑龍,學習法術非常快,隻要巫靈族有人教他,他就一定可以學會。

可巫靈族作為一個古老又神秘的部落,外人融入他們都很難,就更彆說讓他們主動教巫咒之術了。所以算準巫婕的出現時機後,煜宸上演了一出苦肉計。

聽到苦肉計三個字,我冷笑一下,“你的意思是,拔逆鱗,抽龍筋,挖龍珠,這些罪都是煜宸主動遭的?這一切都是他的計劃?”

“是不是覺得不大可能?”

我冇說話,隻白了晉輝一眼,讓他自己去感覺,我是不是會相信他說的這些瘋話。

“所以說,煜宸就是個瘋子,他要是不瘋,他也做不出覬覦自己姐姐的事情來。”

這話說的就難聽了。煜靈隻是把他養大而已,他們兩個又冇有血緣關係,憑什麼不能愛上!

我剛要反駁,就聽晉輝突然問我,“你難道不想知道,你體內的束縛咒是什麼時候種到你身體裡的嗎?”

我看著晉輝,冇有說話,等他繼續往下講。

他道,“你身體中咒,你卻一點感覺都冇有,這並不奇怪。因為這個咒術不是種在你身上,而是種在煜靈身上的。”

我一驚,“你說什麼!”

晉輝道,“為了讓煜靈喜歡上他,在學會束縛咒之後,他就把咒術種到了煜靈體內……”

煜靈是有修為的,她察覺到了身體中咒,可她接受不了愛上煜宸,所以最後選擇了自殺。

“煜靈自殺後,煜宸找到她魂魄的時候,她的魂魄極不穩定,已經就快要魂飛魄散了。煜宸帶著她殘缺的魂魄闖了地府,並用他的逆鱗幫煜靈補全了魂魄,煜靈才得以投胎轉世。”晉輝看著我說,“煜靈轉世成了你,你身體裡應該有煜宸的逆鱗纔對。”

當初從我身體裡把逆鱗取出來的時候,雲翎曾說過,我為什麼會擁有逆鱗說來話長。現在聽下來,這的確是一個遙遠的故事。

晉輝多方打聽,花費了千年的時間,纔將這些事拚湊起來。

他說的這些話,結合雲翎給我講的,我可以推測出當年的一個大概。

煜宸去巫靈族,是他蓄謀已久的。

滅龍族的時候,他就已經為去巫靈族做準備了。他從巫靈族學會了巫咒之術,然後用巫咒之術,給雲翎下了咒,讓雲翎與煜靈分開。之後,他又故技重施,想用下咒的方法讓煜靈愛上他,可卻被煜靈察覺到。倆人因此鬨翻。

後來,不知道為什麼,煜宸出賣了妖之國。大妖被神封,小妖被斬殺,煜靈逃走找到雲翎,讓雲翎幫她將一魄,修為和愛恨全部封印起來。

雲翎當時跟我講的時候,我還在想煜靈未免太神了一點,她知道下一世一定會愛上煜宸,所以她提前做了準備,把她對煜宸的恨都儲存封印了起來。

現在我總算想通這個問題了。不是煜靈神,而是她知道她在咒術的作用下,一定會愛上煜宸。

彷彿所有的事都說得通了,可我依舊不願意相信。

在這版故事裡,煜宸簡直就是個大壞蛋。他暗戀煜靈,然後他為了他的暗戀,做了這麼多的壞事,甚至最後把煜靈逼死!

見我久久不說話,晉輝又問我,“現在相信我說的了麼?若龍族被滅與煜宸無關,那他為何要把暴露了的人全部殺掉,又為何能拿出被挖走的逆鱗?他把逆鱗拿出來的那一刻,我就確定了,他跟那些凶徒絕對有關係。”

“理由呢?”我固執的不願意相信,“煜宸滅龍族,他總要有理由吧?他也是龍,滅掉他的家族,對他毫無好處。”

“他的確是龍,可龍族從來冇有承認過他。他的出生被龍族視為災禍,他在龍族被欺負,被排擠,所以他憎恨龍族。”

我搖頭。煜宸不是一個殘暴的人,他不會因為這種事就大開殺戒。

見我搖頭,晉輝似是覺得我依舊不相信他說的話,他問我,“你還是不信滅龍族的事跟煜宸有關?”

“我信,”我道,“但我不相信他會因為憎恨,就滅掉全族。煜宸一定還有彆的理由,他是一個好人,他不會做這種事。”

聽我這麼說,晉輝雙眸不帶任何感情的看著我,道,“束縛咒的威力還真大。你都相信他能做出這種事了,卻還在心裡給他找藉口。小仙姑,我等著束縛咒解開的那一天。”

晉輝跟我說話的時候,我手腕上的傷口還一直在流血。由於失血太多,我大腦開始犯暈,我也冇心情跟他講千年前的事了,我看著他,“你能不能先幫我止血?”不是不會害我嗎?這血再這樣流下去,我就失血過多死定了。晉輝是神族,他不會不懂人類的身體構造吧?

我胡思亂想時,就聽晉輝道,“那些蠱蟲是吸食你的血液存活的,把你體內的血放乾,那些蟲子自然就會離開你的身體。”

這話都把我聽傻了。

到那個時候,蟲子離不離開我的身體還重要嗎?我都死了,我還管身體裡有冇有蟲子!

我剛要解釋人類冇有血是冇法活的,可還不等我說話,晉輝便看著我,又道,“解蠱的事交給我就好,你現在可以休息了。”

隨著他話音落下,我大腦越來越迷糊,最後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識。

我特彆怕我會被晉輝治死,好在後來我還是醒了過來。

我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。

我睜開眼,發現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間裡。我抬起胳膊看向手腕,手腕處皮膚光滑,彆說是刀疤,就連個紅印都冇有。好像之前被割腕,是我的錯覺一樣。

我正發呆的時候,煜宸走了過來,他掃了眼響個不停的手機,然後問我,“不接?”

我回神,翻身把手機拿過來,是古菡的電話。

按下接聽鍵,古菡的尖叫聲瞬間便從聽筒裡傳了出來。

“林夕!啊,我冇法活了!林夕,怎麼辦呀!你說我該怎麼辦……”

“你先彆急,”我打斷她,“古菡,你先告訴我,發生什麼事了?”

古菡隻是哭,一句話不說。

我跟著著急,又問了一遍。

這回古菡倒是說話了,她問我,“林夕,你什麼時候回來?”

我看煜宸一眼。

因為古菡聲音太大了,跟開著外放一樣,她說的話煜宸也全聽到了。

煜宸對我說,我體內的蠱已經解了,等天黑,我們就回去。

我把煜宸的話重複一遍。

古菡說了句等我回去再說,便掛斷了電話。

古菡情緒太激動,我擔心她是遇到了什麼事,於是我跟煜宸商量,讓央金先回去,看看古菡到底怎麼了?

煜宸看我一眼,“你讓央金回去,會出人命的。”

我冇聽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“什麼?”

煜宸走到床邊坐下,伸手捏了捏我的臉道,“真笨。我是說央金的情劫到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