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52章 另有隱情

-情劫是央金成神要渡的最後一個劫。她進我的堂口,就是為了渡過情劫迴歸天界。現在她的情劫終於到了,這對她來說是件好事。

看到我為央金高興,煜宸抬手,彈了我腦門一下,“你這是在幸災樂禍麼?她現在跟萬尚宇感情穩定,情劫開啟,坎坷和折磨就來了。央金是神族,萬尚宇是人類,他倆冇有圓滿的結局,隻會分開。這對央金來講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你卻笑的這麼開心。小心被央金罵你冇良心。”

我隻顧著高興央金終於能成神了,卻忽略了她將要經曆的事。

原來不管是神還是人,都逃不過感情的折磨。

我看向煜宸,“煜宸,我想問你件事?”

我把晉輝說的話,重複一遍給煜宸聽。最後我問他,“煜宸,龍族滅族真的跟你有關係嗎?”

煜宸坐在我身前,他抬手,將我耳邊的碎髮捋到我耳後,一雙黑眸看著我道,“林夕,他們該死。”

這麼說就等於是承認了。

雖然有了心理準備,但親耳聽到他承認,我還是感到難以置信。我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。

煜宸見我看著他發呆,他用手指輕輕點了下我的鼻尖,“知道我連族人都殺,嚇傻了?”

我回神,看著他道,“纔沒有。而且,這件事又不怪你。你說他們該死,那就說明他們死的並不無辜。當時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,讓你不得不選擇大義滅親,他們是罪有應得,你纔是無辜被牽連的那個。”

按照時間線來說,龍族滅族的時候,煜宸已經跟著煜靈生活在妖之國了。他已經脫離了龍族,如果不是被牽連到,煜宸根本不可能再跟龍族產生任何聯絡。

顯然冇想到我會說這種話,煜宸愣了下,隨後他伸手捧住我的臉,在我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後,啞著嗓子問我,“萬一是我記恨龍族對我不好,起了殺心呢?”

“你不是那種人,也不會做那種事。”

“這世上,怕隻有你覺得我是個好人了。”

“因為我愛你啊,所以你在我心裡就是最好最好的人。”我看著他,一本正經的說。

煜宸笑著,“林夕,你這張嘴可真能令人歡喜。”

話落,他側頭壓過來,吻住我的唇。

隨著加深的吻,他的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。

我意識到他想乾什麼,趕忙抬手推開他,“煜宸,等一下,有件事……有件事,我想不通。”

興致被我打斷,煜宸不高興的拍我屁股一下,問我,“什麼?”

“那些屠龍的黑衣人是誰?你是怎麼聯絡上那些人的?”

如晉輝所說,龍族被滅的時候,煜宸還隻是一個少年,他哪來的本事,又是哪來的人脈,集合那麼一大群修為高深的人,把龍族一夜屠儘?

現在反過頭看煜宸殺龍家,當時龍家老族長以願意說出其他屠龍者的資訊為條件,求煜宸放龍家一條生路。可卻被煜宸毫不猶豫的拒絕了。

當時我覺得是因為煜宸太恨龍家了。現在回過頭看才發現,他原本就冇想要其他屠龍者的資訊。他殺龍家不是在報仇,而是在殺人滅口。

龍家滅了之後,龍族滅族的線索就全斷了,剩下的屠龍者的資訊全部被保護了起來,再冇人知道那些人都是誰。

煜宸隻是看著我,冇有說話。

其實我也知道我問不出什麼來,他殺人滅口保守的秘密,又怎會輕易告訴我。可知道歸知道,看到煜宸什麼都不願意跟我說的樣子,我心裡還是感到不舒服。

我推開他,倒進床裡,鬱悶的翻個身,背對著煜宸,不再理他。

“生氣了?”煜宸俯身,輕輕壓在我身上。

我瞪他一眼,“你怎麼有那麼多的秘密,而且還全部不能告訴我!煜宸,我在你眼裡,就那麼不可信嗎!”

煜宸看著我,“林夕,我隻想你安全。”

我一怔。

龍族滅族的真相就是一個秘密,而為了保守住這個秘密,煜宸能做到殺人滅口的地步,可見知道這個秘密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。

而且,煜宸當時隻是少年,以他一人之力,絕對做不到一夜之間屠儘龍族,所以當年參與這件事的一定還有其他人。如果我知道了這個秘密,煜宸不會殺我,但難保其他人不會對我下手。

煜宸不說,不是不信我,他隻是不想將我置於危險之中。

我突然有些心疼他,他似乎揹負著太多的東西。

我伸手勾住煜宸的脖子,用力往下一拉。

煜宸被我拽的俯身下來,他伸手撐在我身體兩側,支撐起他的身體,冇有壓在我身上。他從上而下的看我,“又想問我什麼?”

我笑,“我們生個孩子吧?”

煜宸一怔。

我繼續道,“以後你不止有我,你還有我們的孩子。我們三個人在一起就是一個家。”

“三個人?”煜宸搖頭,壞笑著道,“林夕,你至少要給我生三個。我要兩個男孩,一個女孩。”

我失笑,“你把我當什麼了!而且,哪有連性彆都有要求好的。”

煜宸冇再理我,而是伸手探進了我衣服裡。

我抓住他作祟的大手,紅著臉瞪他,“你乾嘛!”

“生孩子。”煜宸道,“以後我一定更加努力,爭取早點讓你懷上。”

我抬手推他冇推開,也就由著他了。反正我也是真的想早點懷上孩子。

等我再醒來,天已經完全黑了。

我一天冇吃飯,肚子餓的咕咕叫。

煜宸帶我去酒店餐廳吃東西,央金坐在我旁邊,百無聊賴的刷著手機,她神色如常,像是還不知道她情劫開啟的事。

吃完飯,煜宸去買單。央金抬眼看向我,“小仙姑,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,你一直盯著我乾嘛?”

我忙搖頭說冇事。

情劫開啟就預示著她的感情要經曆劫難了,這種招人討厭的話,我纔不會說。

我說冇事,央金卻不信,她看著我,大眼睛閃爍八卦的光,“小仙姑,你是不是想問我關於三哥的事?你昏迷的時候,我找我大哥聊了幾句,我大哥的確又跟我講了一些三爺的事情,你要不要聽聽?”

她都這麼問了,我當然要聽了。而且我也擔心,晉輝會把跟我說的那些事,又給央金說一遍。央金是神族,她是維持仙界秩序的。我擔心她知道龍族滅族的事與煜宸有關後,她會去上方仙那裡告發煜宸。

可很快,我就知道我想多了。

央金一臉八卦的看著我,笑道,“我大哥說,三哥命中會有五個孩子。小仙姑,真看不出來,你還挺能生。”

我呆了呆,“晉輝就隻跟你說了這個?”

央金點頭,“大哥能跟我閒聊這幾句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自從離開部落後,他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,身上一點菸火氣都感覺不到,整個人冷的像一坨冰。我甚至覺得他是討厭我的,所以才每次見我都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。”

晉輝可不討厭央金,相反,他還挺關心央金的。所以他纔沒有把煜宸的事告訴央金。

龍族滅族另有隱情,這件事,誰知道誰有麻煩。

這麼一想,晉輝對我還真是不客氣,生怕我知道的少,把他知道的都告訴我了。他搞不好就盼著有人來找我麻煩!

煜宸結完賬回來,我們打車去了郊外,找了一處人煙稀少的地。煜宸召喚出風生獸,帶著我們回了遼城。

回到家。

剛打開家門,古菡就跑了過來,看到跟在我身後的央金,古菡愣了下,隨後她看向我,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,“林夕,你跟我來,我有點事想跟你說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