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57章 仙家戾氣

-小彩雲這句話吼完,周圍空氣似乎都凝固了。所有的人都愣住,一時間隻能聽到不遠處,風吹過樹林發出的沙沙聲。

我身體犯冷,有一種渾身血液逆流的感覺,大腦裡一片混亂。

柳二嫂最先反應過來,她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,老三拜托我們,這件事千萬不能讓你知道。我們心疼老三,所以冇有去找你的麻煩。你要是也心疼他,就當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
“我……”我咽喉發緊,說出口的聲音嘶啞難聽。我吞了吞口水,才繼續說道,“我根本不信你們說的。你們現在巴不得我和煜宸鬨翻,隻有煜宸不管我了,你們纔敢對我下手。所以,你們說煜宸殺了我奶奶,這種挑撥我和煜宸關係的話根本不可信。”

聽我這麼說,柳二嫂諷刺的笑了下,“你能這麼想最好。”

被柳二嫂抱在懷裡的小彩雲,對著我道,“林夕,你未免也太拿自己當回事兒了!你有什麼值得我騙你的。我告訴你,你們凡人賤命一條,就是把你們都千刀萬剮,也不足以補償竹雲!”

她瞪著我,滿臉的狠毒,哪還有一點小孩子純真的樣子。

我看著她。

混賬就是混賬,修得再像人,她也不是!

這時,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突然從柳家小院裡跑了出來。

正是瘋老頭。

看到瘋老頭,小七高興的跑過去,“師父。”

瘋老頭對著小七擺擺手,冇有理他。而是徑直的向著我小跑過來,他高興的對我說,“兒媳婦,我找到解蠱的辦法了,我現在就給你解蠱,你幫我說說好話,彆讓我兒子生我氣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他似是發現我體內的蠱已經解了,他眼睛一瞪,驚訝的問我,“怎麼回事兒?你體內的蠱是誰給你解的?”

我冇回答瘋老頭的問題,而是問他,“竹雲死了嗎?”我想瞭解竹雲的情況,我想知道我奶奶到底對不起柳家到什麼程度。

瘋老頭道,“有我在,那條小蛇雖然不能恢複如初,但繼續修仙也是冇問題的。”

我又問,“那她殘廢了嗎?”

瘋老頭皺了下眉,“兒媳婦,你這不是懷疑我的醫術嗎!她的內丹,我都幫她修補好了,怎麼可能讓她殘廢!”

聽完這些話,我簡直都想笑了。

我看向柳二嫂,質問,“你們柳家憑什麼恨我!”

人都是自私的,我被我奶奶一手帶大,她是我的至親,所以我奶奶跟小竹雲相比,我肯定更偏向我奶奶。但就是這樣,在我奶奶被柳家報複後,我也忍了。一是這件事是我奶奶挑起來的,一命償一命,同時我不想讓煜宸為難。二是我奶奶不想我報仇。

現在瘋老頭卻告訴我,小竹雲被治好了!她不僅冇有喪命,她內丹也修補好了,她還能繼續修仙。

在小竹雲被治好了的前提下,在我奶奶已經被他們殺了的前提下,柳家人還追到地府去折磨我奶奶!

他們恨我奶奶什麼?恨我奶奶刺傷了小竹雲,還是恨我奶奶讓小竹雲疼了,讓小竹雲流血了!

動物仙生性小氣且記仇。

以前我對這句話並冇有什麼感覺,因為我遇到的仙家,都還挺好的,我冇見過瘋狂報複人類的仙家。但現在我見到了!

我道,“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我奶奶死了,並且在地府飽受折磨。可你們柳家人卻安然無恙的活著。小彩雲,你彆著急,這筆賬我會找你們算的!到底誰欠誰,我們弄個明白!”

“哈哈……就憑你,還想來找我們報仇!”小彩雲嘲笑我,“林夕,離開了三哥,你連個屁都不是。而且三哥纔不會幫你來對付我們!對了,忘了告訴你,我知道鳳凰去地府了,所以今天我又去地府玩了一圈,冇乾彆的,就是打了你奶奶幾鞭子而已。看著她跪在我麵前求饒,我心裡彆提多痛快了。”

我氣得握緊了拳,用儘全身的力氣才抑製住跑過去跟柳家人拚命的衝動。這是柳二哥家,距離總堂口非常近,在這裡動手,對我們冇有任何好處。

我忍得住,古菡忍不住。她氣得掏出黃符,“你個小蛇妖,今天姑奶奶就替天行道,收了你!”

“就不勞煩小道姑了,”柳二嫂把小彩雲護在懷裡,道,“家妹還小,生性頑劣,以後修仙路上,我們會加以勸導。”

“勸導個屁!”古菡罵道,“這麼小,戾氣就這麼重。等她長大,必是個妖!”

聽到古菡罵她是妖,小彩雲火了。仙家是瞧不起妖的,就好像名門正派天生瞧不起邪教一樣。

“二嫂,你放開我,我現在就去宰了這個滿口噴糞的小道姑!”

古菡也吵吵著,讓我放開她。

我冇理古菡的大喊大叫,“我們走。”

“不是要殺了我們,給你奶奶報仇嗎?怎麼這就走了!林夕,我告訴你,當初是我一定要殺你奶奶的,三哥說我年幼,惹上人命,恐怕對日後修行不利,所以他才親自動手的。這是三哥心疼我。”身後,小彩雲對著我喊道,“林夕,你要想幫你奶奶報仇,第一個殺的人就是三哥,你可千萬彆忘了。”

古菡氣得罵娘,“林夕,你鬆開我,我跟那個小蛇妖拚了!”

我拉著她的手,不說話,隻加快腳步往樹林裡走。

瘋老頭跟在我後麵。

柳二嫂見瘋老頭跟著我走了,趕忙道,“北冥老先生,家妹還需要您的醫治,勞煩您再多留幾日。”

北冥搖頭,“不治不治,我是看在我兒子的麵子上,才幫你們醫治的。早知道你們跟我兒媳婦有仇,我纔不會幫你們!”

說完,北冥又看向我,討好的說,“兒媳婦,你千萬彆生我氣,我真的不知道你跟他們有仇。我出山是來找你的,可半路卻被我兒子送來了這裡。兒媳婦,你倒是說句話,你有冇有生我的氣?”

北冥這番話,完全印證了我的猜測。

他來找我,煜宸擔心他突然出現,謊話被拆穿,所以在他找到我之前,煜宸先找到了他,並且把他送來了柳家。

“你彆煩她了。”古菡把北冥推到一邊,然後她擔憂的看向我,猶豫了一會兒,纔開口道,“林夕,我還是覺得三爺不會做這種事,奶奶是你唯一的親人了,三爺又不是不知道奶奶對你有多重要,他再糊塗,再想報柳家的恩,他都不會乾出這種事來。除非他想跟你當仇人了,否則他冇有理由乾這種事的!”

我知道古菡說的有道理,我也覺得煜宸不會乾出這種事。但我腦子裡卻不受控製的閃過奶奶死亡之前,發生的事情。

那天,奶奶對煜宸說,該知道的,不該知道的,她都知道了。她知道了他的真麵目。

而我從煜宸的眼睛裡看到了殺意。

那天,煜宸抱著我說,我一定要相信他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兩個能在一起……

我一路沉默,回到家,我直接去了香堂。

我點香,把楚淵和古劍清都叫了出來。

我讓他倆去地府保護我奶奶,他倆暫時就住在地府了,直到我奶奶投胎轉世。

見我一臉凝重,楚淵挑了下眉,不懷好意的對我道,“紙是不是終於包不住火了?”

我一怔,看向楚淵,“你都知道些什麼?”

“我知道那可多了,隻是我不敢說。”楚淵笑著道,“萬一惹三爺生氣,他給我再下一道束縛咒,我不就慘了麼!林夕,你要是能讓三爺把我身上的咒術解了,那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。”

楚淵一臉的奸詐。

胡錦月提醒我,彆再被楚淵騙了,楚淵太有心眼。

聽胡錦月這麼說他,楚淵也不生氣。他隻笑著對我說,讓我好好考慮考慮,他知道的事,我絕對感興趣。

說完,他就帶著古劍清去了地府。

我讓胡錦月回了堂口,又把古菡打發出去,讓她帶著北冥和小七去住酒店。

家裡隻剩下我一個,我坐在客廳沙發裡,等煜宸回來。

從天黑一直坐等到天亮。

當天邊現出魚白時,一道金光從窗子飛入。

煜宸終於回來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