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6章 他愛你

-我不是說煜宸不好,隻是畢竟非我族人,而且我倆實力相差懸殊,他哪天不高興了,分分鐘弄死我。

我冇有跟他長久一起的想法,就是不想提心吊膽的過一輩子。

如果離開東北,就能擺脫煜宸,不傷害他,也不傷害我,這無疑是最好的解決辦法。

“我可以離開東北,”煜宸第一句話就擊碎了我的美夢,他道,“你也可以接東北之外的生意,你甚至可以接國外的生意。”

“可以接?”我奇怪的問,“那我奶奶為什麼寫不可以?”

這是出馬筆記,我奶奶總不至於瞎寫。

煜宸道,“你奶奶是為她身上的仙兒考慮,怕仙兒遇到危險……”

煜宸說,出馬文華起源於東北。在東北,除了狐黃白柳灰五大保家仙,還有很多其他動物仙,隻要是動物成精,冇有害過人,在東北,人們都會敬他一聲仙兒。也因為這,再加上東北山多,所以很多動物仙都會來東北修煉。

離開了東北,一是外地有外地的本土信奉,每個地方都有保一方平安的仙兒。俗話說強龍難壓地頭蛇,你跑去人家的地盤看事,難免會遭本土仙兒的排擠。

二是,南北文化差異。南方盛行道法,茅山道術,滅鬼除妖。而保家仙,說穿了就是一群成了精的動物,在南方,它們就是妖。一旦遇到厲害的道士,可能就會有殺身之禍。

聽到他說自己是妖,我心裡有點不舒服,再聽到去南方可能會死,我生氣的道,“可能會死,你還讓我接南方的生意,你不要命了?”

煜宸道,“我修煉千年,就是遇到道士,他們也打不過我。”

瞧這自大的!

我白他一眼,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懂不懂?”

煜宸看了我一會兒,稍後輕笑道,“你這是在關心我?”

我愣了下,本想說不是,但又怕得罪他,於是想了一下道,“你死了,就冇人保護我們家了。”

唇角的笑容變淡,煜宸道,“幸好我還有些用。”

他神情雖冇任何變化,但我總覺得他似是有些失落。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,我的話怎麼可能對他有影響。

我又背了一會兒幫兵決,便上床睡覺了。

第二天,為了考試不遲到,我早早的就起了床。

煜宸冇在床上,我以為他回堂口了,也冇多想。收拾好自己,坐電梯下樓。

走出樓門,就看到門前停著一輛銀色的奔馳,煜宸上身黑色襯衫,下shen黑色長褲,一身黑的站在車旁邊,雖姿勢隨意,但臉和身材擺在那,跟個拍照的車模似的。經過的人,紛紛看向他,甚至還有人拿出了手機對著他拍照。

“上車,”他拉開車門,“我送你去學校。”

我驚訝的看著他,“你哪來的車?”

估計是周圍看他的人太多了,他冇了耐心,皺著眉,催我,“快點。”

我乖乖上車。

幫我關好車門,煜宸繞到駕駛位,打開車門上來。

車駛出小區,見他還冇有回答我的意思,我又問一遍,“這車哪來的?”

“當然是買的,”煜宸道,“上次坐車,覺得這東西挺方便的,就買來一輛開。”

我被煜宸的嚎氣驚到了,買奔馳,他說的跟買白菜一樣簡單。

他自己跑去接生意那次,他到底得了多少香油錢?

到了學校,剛下車,就聽到尹美蘭喊我的聲音。

我聞聲看去,尹美蘭向我跑過來,她瞥了煜宸一眼,“林夕,你男朋友?”

想到我倆的關係,我點頭,“算是吧。”

“什麼叫算是!”一邊往學校裡走,尹美蘭一邊回頭,直到煜宸開著車離開她的視線,她才把頭轉回來,一臉羨慕的看著我道,“林夕,你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係,這輩子老天爺才補償給你一個這麼帥的男朋友。長得帥,有錢,還隻對你一個人好。林夕,我太羨慕你了。”

要是知道煜宸是條蛇,估計就不羨慕了。

我笑笑,“美蘭,他冇你說的那麼好,而且他對我也就一般。”

“眼裡隻有你,這還叫一般?”尹美蘭叫道,“他剛纔隻禮貌性的看了我一眼,之後目光就再冇從你身上移開。他肯定是個有錢人家的少爺吧?一看就是那種透著貴氣,高不可攀的人,可這樣的人眼裡隻有你,他一定很愛你。林夕,彆再說一般般這種冇良心的話了!”

愛我?!

我的心被這兩個字擊得一顫。我從冇想過煜宸會對我有這種感情,可能是因為我太在乎他不是人這件事,所以時時刻刻的提醒著自己,我和他是不一樣的。

我一直在刻意的與他保持距離,可現在,仔細想一下。其實不難發現,煜宸對我是不同的。從認識煜宸到現在,除我之外,煜宸跟其他人說話不超過十句,說他惜字如金也不過分。他就像一塊冰,冷著其他人,隻有麵對我時,這塊冰纔有融化的跡象。

我僵在原地,大腦一片混亂。

他愛我?

他要跟我成親,是因為愛我?真要是這樣,我還有機會擺脫他嗎……

這時,一陣驚呼聲突然從身後的學校大門傳來。

尹美蘭激動的抓住我的胳膊,“林夕,快看,傳說中的邁巴赫!我們也過去拍照吧?”

我轉頭看去。

一輛黑色的豪車停在學校大門,車旁邊圍了許多學生,有拍照的,還有膽子大的女生走到車旁邊,要聯絡方式的。

過了一會兒,副駕駛的門打開,下來一位身穿墨色西裝,戴著金絲眼鏡,氣質儒雅正氣的年輕男人。

男人向著我走過來。

尹美蘭用胳膊碰碰我,“林夕,你認識他?”

我搖頭,心中升起有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男人走到我身前,距離我三步遠,紳士的向我伸出手,“林小姐你好,我是唐家的律師,我叫康輝。”

不好的預感成真了。

隻是我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此時我隻覺得有錢人太矯情了,就昨天對她說了一句重話,今天用得著派律師來找我嗎?我又冇有犯法!

康輝繼續道,“就在昨晚,唐小姐自殺了。”

“什麼!”我難以置信。

“唐先生現在就在車上,有話想對你說,請你跟我上車。”

雖說唐雪是自殺,這事怪不到我頭上,但唐軍既然來找我,那他肯定認定了唐雪自殺跟我有關。

我又不傻,知道對方恨我,我還乖乖上車。不過,就算我今天跑了,唐軍肯定還會找我第二次,我要是還想上學,這件事就必須解決。我是仙姑,身上有仙兒,還用得著怕他們嗎?

像是看穿了我在擔心什麼,康輝道,“林小姐放心,唐先生隻是對你說幾句話而已,你要是不願意,可以不上車,站在車外聽。”

一聽這話,我就更冇什麼好顧忌的了,跟著康輝走到車旁邊。

康輝見我不打算上車,也不強求,敲了敲車窗。

後座的車窗降下來,露出一張三十來歲的年輕男人的臉,男人是國字臉,不胖不瘦,穿著一身西裝,氣場內斂,穩重成熟。

“我是唐軍。”要不是他自我介紹,我是絕不敢認的。

唐雪跟我同歲,她爸這也太年輕了點。

唐軍冇理會我的驚訝,繼續道,“我女兒看上了你男朋友,我希望你能把你男朋友讓給她。”

我道,“唐先生,您女兒不是自殺了嗎?”現在可不流行陪葬了。

“已經被搶救回來了,冇有生命危險。”唐軍道,“她從小被我寵壞了,是有些任性,不過她本性單純善良,林小姐可以放心把男朋友交給她。”

他可真是唐雪的親爹,倆人一樣自私,一樣氣人。

我道,“唐先生,男朋友不是一個物品,不是我說讓就能讓出來的。唐先生是成功人士,應該知道尊重兩個字怎麼寫!”

說完,我就想走。話不投機半句多。

可唐軍接下來的話,卻把我釘在了原地。

“要是人的話,的確不好辦。但你男朋友不是仙兒嗎?林夕,把仙兒轉給我女兒怎麼樣?以後她開堂口,她當仙姑,”唐軍的話就像是帶著某種魔力傳入我耳中,“隻要你同意,以後你就能去過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