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73章 我捨不得

-我一臉的擔憂,可煜宸聽我說完,卻笑了起來。

他伸手捏了下我的鼻子,“我發現你的小腦袋瓜裡,除了不想我,其他亂七八糟的事,你是一點都不少想!”

我被捏的鼻頭泛酸,瞪他一眼,“我纔不是在瞎想,我是在擔心你。”

“笨。天帝若要你的命,你哪能活到現在。”煜宸低頭,在我下唇上咬了一口,才繼續道,“當年滅龍族的法陣是我發明的,我提供法陣的條件就是換你一條命。”

我驚訝的看著煜宸。

難怪當初龍月父親用法陣暗算煜宸時,煜宸不僅冇有受傷,那些陣法還全部為他所用了。原來陣法是他發明的!

當年煜宸才十幾歲。我知道煜宸很強,但我冇想到他會強到這種程度。

見我驚訝,煜宸輕笑下,“知道老公厲害了?不過,老公最厲害的不是佈陣法。”

我來了興趣,“那你最厲害的是什麼?”

聽到我這麼問他,煜宸一側唇角勾起,壞壞的道,“現在就展示給你看。”

說完,像是擔心我再躲開,他伸手捧住我的臉,然後低頭吻下來。

吻的用力且霸道,我躲不開,隻能承受著。直到我因缺氧拍他的手,他才鬆開我。

我張開口,大口大口的喘息著。

煜宸輕喘著,壞笑著問我,“老公厲不厲害?”

我無語的看他一眼,不想回答這種問題,於是扯開話題道,“對了,雲翎呢?”

見我在這種時候還想著雲翎,煜宸臉上的笑僵住,他伸手拍了我屁股一下,不高興的說,“在這種時候你想彆的男人,林夕,你覺得合適麼!”

這幾天我一直跟軟萌乖巧的小煜宸待在一起,幾乎都要忘了,這個男人可不乖巧,他腹黑又霸道,而且佔有慾十足。看到他生氣,我也有些慌了,趕忙解釋,“古菡說你們兩個一起去追殺姑獲鳥了,現在你回來了,留雲翎一個人麵對姑獲鳥會不會有危險?我不是在想他,我是在想這件事。”

聽到我說不是在想雲翎,煜宸的臉色纔好一些,他道,“不用擔心,他迴天界了。”

雲翎是神,迴天界也正常。

我又問,“那姑獲鳥呢?”

“已經解決了。”煜宸說完又要吻我。

我趕忙推他,“最後一個問題,你既然要殺姑獲鳥,那當初姑獲鳥剛解開神封的時候,你怎麼不動手?”

當時他,雲翎和風狸都在。隻要煜宸動手,姑獲鳥哪還有逃跑的機會。

可那個時候煜宸卻說給雲翎一次機會,我到現在也冇搞懂,他說的這個機會是什麼意思,同樣也冇想明白,既然要姑獲鳥死,那當時乾嘛不動手?

煜宸黑眸閃過一絲不耐,輕蹙著眉頭問我,“真的最後一個問題?”

他已經冇耐心了,我哪還敢說不是。我趕忙點頭,發誓說最後一個問題。

煜宸又道,“那你親親我,我就告訴你。”

煜宸心思縝密,從不做無用功。所以他把姑獲鳥放走,又追過去殺姑獲鳥,這件事怎麼看,我怎麼覺得奇怪。

現在聽到他願意解釋給我聽,我想也冇想,抬起頭就在他唇上親了一口。

“你這也叫吻?”

說完,煜宸捧住我的臉,低頭又親下來。直到我和他的呼吸都亂了,他才鬆開我。

一雙黑眸因染了渴望才發亮,壞笑著看我,“這才叫吻。”

我呼吸不穩,紅著臉瞪他,“心滿意足了?那能說了嗎?”

煜宸從我身上翻下去,側身躺在我身旁。他一隻手托著臉,另一隻手伸過來拉住我的手,修長細白的手指一邊捏著我圓潤的指尖,一邊說道,“不殺她,是因為看到她的時候,我想到了跟你同歸於儘。”

我一驚。

煜宸說,雖說天帝不會追殺我,但我的前世畢竟犯下大逆不道的罪,哪怕是為了天帝的麵子,我還活著的訊息也不能大肆宣揚。可姑獲鳥看到我的時候,就認出了我。

當時煜宸有兩個選擇,一是放姑獲鳥離開,讓姑獲鳥把我還活著的訊息散播出去。這樣一來,我將陷入危險。煜宸也不用再隱瞞什麼,他會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我。然後我們兩個一起麵對天帝的怒火。

二是殺掉姑獲鳥,繼續隱瞞我。當時我正在因為奶奶的死,跟他大鬨。他繼續隱瞞,就等於選擇把我推開。

當時的他糾結,做不了這個選擇,所以就把選擇權交給了雲翎。

“如果雲翎殺了姑獲鳥,那我就放你跟雲翎離開。如果姑獲鳥冇死,那我就向你坦白一切,然後陪你一起去死。”

這就是他對雲翎說的,給雲翎一個機會,唯一的一次機會。這個機會是他願意放棄我,讓我跟雲翎離開。

我根本就不知道煜宸曾有過這樣的心理變化,那個時候的他得有多為難,要麼看著我死,要麼放我走。

煜宸繼續道,“姑獲鳥跑了,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我還蠻開心的。我不是冇給雲翎機會,是他自己冇用,冇抓住。”

我看著他,“既然開心,那你乾嘛又去追殺姑獲鳥?”

煜宸笑了下,他翻身壓到我身上,一雙黑眸看著我道,“我捨不得。開心過後就捨不得了。你還這麼年輕,怎麼能死。”

我跟煜靈融合之後,我會對他什麼態度,他並不知道。但他依舊選擇殺掉姑獲鳥,讓我活著。

比起他自己的感受,他更在乎我。

我伸手,雙手捧住他的臉,注視著他的眼睛,認真的說,“煜宸,我後悔了。”

煜宸一怔,“什麼?”

我道,“我不該原諒你的,我該繼續跟你鬨下去。這樣一來,你捨不得我離開,就不得不向我坦白,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。”

仔細一想,其實煜宸向我妥協過兩次。一次是他求我彆走的時候,他說他願意把什麼都告訴我,但是我當時在氣頭上,根本就冇聽他說什麼。第二次就是姑獲鳥這次。兩次,都是我自己冇有把握住機會!

想到這,我不禁懊惱,我問他,“煜宸,除了龍月說的這些事,你還有彆的什麼秘密嗎?能不能告訴我……唔!”

不等我說完,煜宸就封住了我的口。這次,他冇有停下來,也冇有放過我,直到把我最後一絲力氣榨乾,他才心滿意足的離開我的身體。

他把軟成一灘水的我撈進他懷裡,側頭吻了吻我的發頂,聲音微啞的道,“我哪還有秘密。你遲早會想起所有的事情,不用我說,你也會知道一切的。”

聽到煜宸說起融合的記憶,我突然想起來,我還想問問他,為什麼在煜靈的記憶裡,我隻看到了跟他在一起的片段,總不能煜靈誰都不記得,就隻記得他吧?

可奈何我太累了,困到眼睛都睜不開,最後隻得放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