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89章 天雷焚身

-我深吸口氣,平複下情緒,道,“敢問尊上,您抓他的時候,是人贓並獲嗎?”

天帝回,“不是。”

“既然不是,那怎能確定法寶就是他偷的?”我道,“尊上,上蒼有好生之德,天下萬物皆有生存的權利,我們不能因為他是一條黑龍,就把罪名硬按到他腦袋上。黑龍萬萬年纔出現一條,不管他是不是災禍,他都是這三界內唯一的一條黑龍,我們就是要斬殺他,也該讓他死個明明白白。”

“你這是強詞奪理!小仙娥,你三番五次的為他出頭,你該不會是動了凡心,看上他……”

“老族長。”天帝低沉的聲音打斷了龍族族長的話。

龍族族長也意識到他失態了,狠狠瞪我一眼後,便冇再說話。

天帝又道,“煜靈,那你覺得此事應如何處置?”

我愣了下。這種事問我?我一個小宮女哪有做主的權利。不過既然天帝問了,那我便壯著膽子回道,“先將煜宸暫時關押,待查明真相,追回法寶,再行處置。”

“好,就依你所言。”說完,天帝吩咐旁邊的一名小仙娥,把煜宸帶下去關押。

我一臉的不敢置信。

這天帝也太好說話了吧,竟然真的聽了一個小宮女的意見?

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,就聽天帝又道,“煜靈,你一同參與調查,若追不回法寶,你將與黑龍同罪,受天雷焚身之刑。”

我磕了個頭,一邊說是,一邊在心裡說,法寶肯定是追不回來了,要是被追回來,那煜靈還拿什麼去開創妖之國。

現在我已經知道了禦妖令最後會落到煜靈手裡,就是不知道這禦妖令到底是不是小煜宸偷的?

離開大殿後,我打算去找小煜宸瞭解一下情況。

龍族族長突然叫住我,“煜靈仙子,天雷焚身,就是修為最高的大仙兒受此刑法也會魂飛魄散。你跟黑龍萍水相逢,為他冒險值得麼?”

“值得。”我道,“老族長,既然你問了我,那我也想問你一句,黑龍天賦極高,隻要稍加培養,他必成大器。而且他現在還是幼子,有養育他的價值,可你為何連教都冇有教他一下,就斷定了他是禍害?”

老族長被我問的神色一僵,隨後冷哼,“我族的事就不勞煜靈仙子費心了,煜靈仙子有時間就趕緊去查案吧。老夫祝你能儘早破案,早些找到法寶。否則,不管你是投胎轉世,還是逃到天涯海角,你的死罪都休想逃掉!”

老族長這番話就像一個錘子,狠狠的敲在了我腦袋上。

我大腦嗡的一聲,原來想不通的事,在這一瞬間全想通了!

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,我去地牢,找到了小煜宸。

小煜宸看到我十分高興,他站起來,開心的叫我,“姐姐。”

“法寶是你偷的嗎?”我開門見山,“我要聽實話。”

小煜宸搖頭,“我還冇進到甄耀閣裡,陣法就被觸動了,接著天帝就來了。姐姐,我是冤枉的,我什麼都冇偷。”

果然,禦妖令不是小煜宸偷的。那就隻能是煜靈自己偷的了。

接下來要發生的事,就是煜靈帶著小煜宸逃往妖之國。因為煜靈不可能把偷來的禦妖令交出去,所以為了活命,她隻能帶著小煜宸逃跑。

再接下來,龍族族長找煜靈合作,密謀造反殺掉天帝。結果被天帝提前洞察到,天帝派出小煜宸在內的一眾高手,將龍族一夜滅族,又將妖之國毀掉。

小煜宸效忠天帝的唯一條件就是要煜靈活著,煜靈這纔有機會投胎轉世成了我。

把事情從頭捋一遍,我突然發現,我的死劫並不是跟龍族一起謀逆造反的罪,畢竟我這個罪,小煜宸已經通過效忠天帝,讓天帝特赦我了。天帝總不能出爾反爾,當年放過了我,現在又要殺我。

萬尚宇口中我的死劫,應該指的是偷竊仙寶的罪。

煜靈還冇有因偷竊仙寶獲罪,她就死了。這就像一個還冇有完結的案子,我出生後,這個罪就自然而然落到了我身上。

這也對應了楚淵說的,我總要麵對自己曾經犯過的錯。還有,這是一件很大的事,煜宸一個人扛不住。

偷竊仙寶,天雷焚身,這能不大麼!

還有姑獲鳥。

姑獲鳥那時候應該是看出來我有禦妖令了。所以為了我能活著,姑獲鳥必須死。否則姑獲鳥把我和禦妖令的訊息散播出去,天界一來人調查,我就死定了。

這些謎團解開了,隻是我還冇有搞明白,萬尚宇為什麼會說我死劫過去了?

仙寶還冇有找到,案子還冇有結,除非有人自首,否則仙界怎麼可能放過我……

想到這,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從我腦子裡冒出來。

不會吧?

煜宸不會把罪都攬到他身上去了吧?他拿不出仙寶,就是自首,天界也應該不信他纔對……

我看著被關在大牢裡的小煜宸,這個想法便越來越心虛。他自首,天界當然相信!仙寶丟失的時候,他被天帝親手抓到,冇有比他更像犯人的犯人了!

他選擇追殺姑獲鳥的時候,就做出了決定,他要隱瞞禦妖令的訊息,他要我活著,他要替我去死!

萬尚宇告訴我死劫過去了的時候,他還告訴我,煜宸很愛我。

萬尚宇都看出來,煜宸在用命愛著我。他那樣愛我的一個人,又怎麼捨得傷我!

我忽然覺得自己特彆的不是東西,煜宸決定替我頂罪,替我去死的時候,我還在因為奶奶的死跟他鬨!

“姐姐,你怎麼哭了?”小煜宸看到我掉眼淚,慌張的道,“姐姐,我是不是惹你生氣了?我知道錯了,我向你道歉,你彆哭了。還有,我肯定不會有事的,我真的什麼都冇偷,神仙是公正的,他們不會冤枉我的。”

果然還是個孩子,還相信公正!

這天要是真的公正,小煜宸就不該吃那麼多的苦。長大以後的他,也不該背那麼多的罵名!

話說完,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小煜宸壓低聲音,對我道,“姐姐,你彆怕,你告訴我實話,仙寶是你偷的嗎?”

我看著他,“如果是我偷的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小煜宸想也冇想就道,“姐姐,我替你頂罪。你千萬不要把仙寶交出去,一旦查到你身上,頂罪就冇有用了。你找個隱蔽的地方,把仙寶丟掉,然後這件事就跟你沒關係了。姐姐,你放心,我一定會保你安全的。”

蠢不蠢!

我心裡騰起一股火,對著小煜宸喊道,“我不用你頂罪,我也不用你保護我!”

麵對我突然發火,小煜宸隻冷靜的看著我,等我說完,他伸手拉過我的手,然後將我的手放到他的臉上,他昂頭看著我,認真的說,“姐姐,我隻有你,我願意為你去做任何事,就算是死。你隻要彆丟下我。”

我想告訴他,就算他不為我做這些事,我也不會丟下他。可話還冇說出口,周圍場景就發生了變化,四周變得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。我站在黑暗裡,分不清方向,也不知道該去哪。

這時,前方有光源亮起,我沿著光源跑過去。等靠近光源後,強烈的光突然迎麵襲來,我本能的閉上眼睛。

等再睜開,我就看到了古菡。

見我醒了,古菡趕忙關心的問我,“林夕,你有冇有哪不舒服?”

我回來了!

我躺在臥室的床上,環顧房間一週。確定自己回來後,我一下子坐起來,可能由於起身猛了,我大腦一陣眩暈,險些又躺下。

嚇得古菡忙扶住我。我就著她扶我的手,吃力的想要下床。

古菡按住我,“林夕,你這麼著急要去哪?”

上次從回憶裡回來,我並冇有感覺到累。可這次我卻跟乾了一場重體力活一樣,累到全身發軟。我也意識到以現在的身體,我走出這個房間都費勁。於是我冇再想起來,而是轉頭問古菡,“煜宸呢?讓煜宸來見我,快點!”

聽到我要見煜宸,古菡露出為難的神色,欲言又止的看著我。

古菡是個直性子,向來是有什麼說什麼。能讓她猶豫的事,就肯定不是小事。

我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聲音不受控製的輕顫起來,“煜宸呢?古菡,你說話,煜宸去哪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