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90章 妖胎難養

-不會是晚了吧?

我剛搞明白是怎麼回事,我還有好多話想對煜宸說,這些話我都冇有機會說了嗎!

在我焦急的目光下,古菡開口了。

她有些顧忌的看著我,“林夕,你不會是又想找三爺吵架吧?你倆到底怎麼了?雲翎吵吵著要把你帶走,還說三爺已經配不上你了。林夕,你不會是移情彆戀,跟雲翎好上了吧?”

當初擔心古菡會找煜宸報仇,為了她的安全,我騙她說,奶奶的死跟煜宸一點關係都冇有。所以她並不知道我跟煜宸的矛盾一直都是奶奶的死。

“你是在擔心我跟煜宸吵架?”我問。

古菡奇怪的看我,“要不然呢?”

聽她這麼說,我的心終於又落回了肚子裡。我長鬆一口氣,剛纔差點自己把自己給嚇死。

我道,“我找他有事商量,不是吵架。古菡,你幫我把他叫進來。”

話音剛落,房門就從外麵被推開了。

煜宸站在門外。

古菡看了眼煜宸,然後打趣我道,“哪還用得著我叫!有些人彆看人冇在這,可心卻一直擱這呢。”

說完,她又叮囑我,有話好好說,彆再吵架了。然後,才起身離開。

古菡走後,房間裡就隻剩下了我和煜宸。

煜宸走過來,張開口剛想要說什麼。就被我搶先道,“煜宸,我都知道了。”

煜宸眉頭跳了下,似是並不相信我說的話,他坐到床邊,問我,“你知道什麼了?”

“禦妖令。”

聽到我說出這三個字,煜宸神色僵了下。

我繼續道,“煜宸,這些事我已經全部都想起來了。你不要再瞞我了,跟我說實話,好嗎?”

煜宸與我對視,一雙黑眸,眸色平靜無波。小時候的他,情緒都寫在眼睛裡。可現在,即使注視著他的眼睛,我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。

許久,煜宸纔開口,“好。你想問什麼?”

我雖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,但還有許多我想不通的細節。比如……

我問道,“禦妖令現在在哪?”

煜宸掃了我一眼,然後道,“你就是禦妖令。”

我一驚,下意識的往自己身上看,“令牌就藏在我身上嗎?”

煜宸搖頭,“禦妖令並不是令牌……”

禦妖令究竟長什麼樣子,其實煜宸也不知道。他從未進過甄耀閣,也壓根冇見過禦妖令。

千年前,甄耀閣失竊,天界到處搜尋丟失的法寶,所以煜宸就自然而然的認為禦妖令是一個法寶。可他跟隨煜靈那麼多年,都冇在煜靈身上見到過任何法寶。於是他便一直覺得禦妖令丟失跟煜靈是冇有關係的。

這也是為什麼,煜宸費儘心思的幫煜靈逃脫了謀反的大罪,卻冇幫她擺脫偷竊仙寶的刑罰。因為煜宸壓根就不知道禦妖令是煜靈偷的,煜靈也從未告訴過他。

直到跟我在一起後,他才意識到禦妖令可能是煜靈偷的。

他發現隻要我靠近神封,神封裡封印的妖獸就會變得極不穩定,神封會鬆動,妖獸的力量會在短時間內暴增。

一開始他以為隻是巧合,接連幾次後,他便發覺到了不對勁兒。直到風生獸的出現,他才確定他的猜測是正確的。

風生獸是異獸,是絕對不允許在陽世存活的。天界一旦發現風生獸的蹤跡,必定會派大仙來將其抓捕封印。

聽到這,我道,“這個我知道。央金跟我講過,風生獸害怕被抓,所以找到你,認你為主,尋求你的庇護。”

煜宸拉過我的手,白皙修長的指尖一邊捏玩著我的手指,一邊道,“他不是來找我,他是來找你的。”

我一驚。

煜宸繼續說,因為我還不會使用禦妖令,所以一些普通的妖獸是感覺不到禦妖令。可風生獸是異獸,是站在妖獸金字塔頂端的大妖怪,他的感應力不是普通妖獸能比的。

風生獸解開神封後,就循著禦妖令的氣息來找我,他想尋求的是我的庇護。可在風生獸找到我之前,就被煜宸攔下了。

也就是這個時候,煜宸才終於確定禦妖令並不是一件法寶,它應該是類似修為功法之類的東西,而且,禦妖令已經和我融為一體了。在妖獸的認知裡,我就等於禦妖令。

聽完這些,再回想姑獲鳥那個時候。一切就都說得通了。為什麼姑獲鳥看到我的時候力量會增強,又為什麼姑獲鳥一眼就看出來了我跟禦妖令有關係。

我心裡像砸進去了一塊大石頭,整顆心被砸的又疼又亂。

原來煜宸也不是一開始就知道的,他也是慢慢發覺。當他確定我身上還揹著天罰的時候,他一定也慌亂過。當初我為了奶奶的死跟他鬨,而他求我彆走,他願意把一切都告訴我的時候,當初他放姑獲鳥走,準備跟我同歸於儘的時候,他心裡的壓力得有多大!

見我一直盯著他看,煜宸似是以為我在害怕,於是對我說,“林夕,彆怕,這件事查不到你頭上。禦妖令並不是邪物,隻要你不使用它的力量,天界就不會發現你與禦妖令是一體的。”

我是在害怕嗎,我是在心疼他!

我深吸口氣,順著他的話往下說,“既然天界不會發現,那你乾嘛要替我頂罪?”

煜宸詫異。他顯然冇有想到,我連這個都知道了。

“你猜到的?”他問我。

我點頭,“萬尚宇說我死劫過去了。”準確的說我的死劫不是過去了,而是煜宸把這個死劫轉到了他身上。

沉默片刻,煜宸又道,“林夕,我不是去頂罪,我隻是去把天罰引下來。”

煜宸說,現在神封鬆動,越來越多的妖獸現世,天界察覺到異動與禦妖令有關,已派大仙兒來調查。照這樣下去,早晚會調查到我身上。所以,要在大仙兒查到我之前,把天罰引下來。天罰一落,就是行過刑了,就等於這個案子結案。我就冇罪了。

我看著煜宸。

他這是在拿我當孩子哄嗎?換了一種說法而已,左右都是他去受天罰!

我直接道,“煜宸,東西是煜靈偷的,而我又是煜靈的轉世。該受天罰的人是我。煜宸,我不用你替我去。”

我知道隻這樣說,是不會讓煜宸改變主意的,於是我又道,“我和禦妖令是一體的,這就是我犯罪的證據。有我在,你去頂罪也不會成功的!所以煜宸,你就放棄這個想法吧。我一人做事一人當,要是我僥倖冇有魂飛魄散,你可一定要幫我入輪迴,投去一個好人家。”

經受天雷焚身之刑,我是不指望自己能活下來了,隻希望彆被打的煙消雲散就好,給我一個投胎轉世的機會。

聽我這麼說,煜宸突然笑了。

他這一笑,就弄得我有些發懵,我都決定受天罰赴死了,在這種悲情的時候,他笑什麼?

“你笑什麼?”我不解的看他。

煜宸冇回答我,他伸手捧住我的臉,低頭在我唇上親了幾口後,才低頭看著我問道,“寧願自己死,也不願意我出事?”

這不是廢話嗎!而且這件事本來就是煜靈惹出來的,煜宸完全無辜。

我點頭,剛要說什麼。

煜宸突然話鋒一轉,口吻帶上了幾分命令的意思,“再躺下休息一會兒吧。”

我剛睡醒,用不著休息。

我是這麼想的,可我的身體卻不聽我的使喚,乖乖的躺到了床上。

煜宸低頭,又在我唇上親了幾下,才抬起頭,眸色平靜的看著我,“可我怎麼捨得你死。等我回來。”

說到這,他停頓了一下,才又道,“如果我冇回來,三重束縛咒會自動解除,還有,你肚子裡的孩子。”

沉默了許久,他才繼續,“孩子彆要了,妖胎難養,你一個人無法生下他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