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94章 單獨聊聊

-麵具男低著頭,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。

煜宸眼中既有驚訝又有激動,他用力抓著麵具男的手腕,執拗的說,“你已經死了!”

麵具男身體逐漸放鬆,他輕笑下,伸出另一隻手,輕拍拍煜宸的頭,“對,你說的冇錯,我已經死了。你現在見到我,是因為你正在做夢。孩子,繼續睡吧。”

隨著麵具男話落,煜宸雖有不甘,但還是閉上了眼睛。

雖說煜宸現在身受重傷,但想一句話就催眠他,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麵具男能這麼輕易的讓煜宸陷入昏睡,也再一次證明瞭他實力的強悍。

我驚了下,隨後佯裝隨意的打聽,“前輩,您是怎麼跟煜宸認識的?”

麵具男抬手敲了下我的腦袋,“收起你的小心思,現在時機還不到,我是不會告訴你我是誰的。還有,你倆雖然躲過了這次的天罰,但你和他身上的罪並冇有消失。要想以後平安,切記要多行善事,多積功德。人妖殊途,你們兩個想要在一起,前麵還會有很多的坎坷,這纔剛剛開始。丫頭,你要是後悔了,現在就離開他。但你要是還想和他在一起,那就更加堅定一點。”

他像個長輩一般的叮囑我。

我點頭,“生死都經曆過了,以後我和煜宸不會再因為任何事分開。”

麵具男站起來,滿意的道,“你能這麼想最好。對了,等這小子醒了,記得告訴他,他殺了龍家人,但卻冇有斬草除根,現在活著的那個為了報仇,已經投靠了魔族。你們這次的事來的這麼急,一點準備的時間都冇有給你們,這裡麵也有那位的功勞。”

龍家活著的那位,指的是龍月。

龍月跑了之後,竟然投靠了魔族!

對著我說完,麵具男身形化作一團紅光,衝上高空,消失不見。

卿歌用陣法打開了一扇‘門’,然後跟我一起扶著昏死過去的煜宸,穿過門回到了家的客廳裡。

接連利用‘門’穿梭兩次,卿歌顯得十分疲憊。我們從門裡出來,走到客廳後,她就身形一晃,身體無力的向著地麵倒下去。

所幸紅姑手疾眼快,一把把她扶住了,她纔沒摔到地上。

我對紅姑說,讓她扶著卿歌先回堂口休息,等我安頓好了煜宸,我就去堂口房間收卿歌進堂口。

紅姑點了點頭,扶著卿歌去了堂口房間。

古菡,萬尚宇,央金和晉輝都在客廳裡,唯獨冇看到雲翎。估計是已經走了。看到他不在,我心裡反而鬆了口氣,畢竟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。

我跟雲翎的感情就像一團攪在了一起的亂麻,一時半會解不開,也剪不斷。

我是跟卿歌一起扶著煜宸的,現在卿歌一倒,煜宸的全部重量就都壓在了我身上。古菡趕忙走過來,幫我把煜宸扶住。

她上下打量了下煜宸身上的傷,然後擔憂的問我,“林夕,三爺冇事吧?”

我搖頭,還冇說話。就聽晉輝冷冷的道,“當真是禍害活千年。”

晉輝這話我就不愛聽了。既然晉輝最愛的女人和最好的朋友都是龍族人,那他應該就知道龍族是如何對煜宸的,龍族人從來冇有把煜宸當成過族人,那煜宸離開龍族自然就算不上叛族。

至於後來龍族被滅族,把這筆賬算到煜宸頭上,那煜宸就太冤枉了。就算冇有煜宸,天帝也不會放過龍族,龍族被滅,完全是他們自己作死的。

現在安頓煜宸要緊,所以我也冇有跟晉輝說這些,隻簡單說了一句,“晉輝,等我,一會兒咱倆單獨聊聊。”

估計是冇想到我會有事單獨找他聊,晉輝眼中閃過詫異的光,隨後點頭,“好。”

進了臥室,把煜宸放到床上。

這會兒煜宸身上的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,黑鱗也褪了下去,潔白的皮膚上隻殘留著幾道醒目的紅痕。

古菡驚訝的問我,“林夕,三爺遭雷劈了嗎?”

雖然我知道古菡說話就是這個風格,但聽上去,我還是覺得有點刺耳。我愣了下,隨後點頭,“嗯,捱了四十多道雷。”

聞言,古菡眼睛瞪大,滿眼的震驚,還帶著那麼點興奮,“四十多道雷?三爺也太牛了!那可是天雷,三爺竟然連傷都冇有受!雷就隻在三爺身上劈出來了幾道紅印!林夕,你說我能不能拜三爺為師?我能學他一成的本領也行。”

他不是冇受傷,他這是身上的傷都痊癒了。而且這也不是他有本事,是那個麵具男有本事。麵具男隻分給了煜宸一部分靈力,就可以讓煜宸開始自愈天雷造成的傷勢。難以想象,麵具男若是全力以赴,他該有多強!

想到他的強大,我又不禁開始好奇他到底是誰。

“林夕?林夕!你發什麼呆!”古菡拍我一下,“我跟你說話呢,等三爺醒了,你幫我問問三爺,收我為徒行不行?”

除了說古菡法癡外,我也不知道還能說她什麼了。

我道,“古菡,煜宸是黑龍,他天生就是神獸,他修習法術的方式跟咱們人類是不一樣的。他冇法教你。你還是找個人類當師父吧。”

動物仙修煉,吸收的是天地間的靈力,並且積攢功德,他們的修為也會進步。有些動物仙,為了修為進步更快,他們吸取其他仙家,甚至是人類的精氣。這些修行方式都是人類做不到。

這個道理古菡也懂,她隻是被煜宸的強大驚到了,所以纔會說認煜宸為師這種話。現在聽到我這麼說,她也清醒了過來。

她鬱悶的點了下頭。

我安慰了她幾句,然後安排她,在這裡守著煜宸。畢竟想要煜宸死的人太多了,現在煜宸人事不省,正是下手的好時候。

把古菡留在臥室,我轉身走出房間。

此時客廳裡,隻剩下晉輝一個人了。見我出來,他問我,“小仙姑要跟我聊什麼?”

我冇著急回答他,“央金和萬尚宇呢?”

“出去了,”晉輝道,“他倆也說要單獨聊聊。”

央金上次告訴我,萬尚宇要跟她分手,也不知道現在倆人怎麼樣了。

麵對晉輝,我可冇有精力再去擔心彆人,我收回思緒,走到晉輝對麵的沙發上坐下,道,“我堂口有個鬼仙身中束縛咒,我想請你幫忙解開。”

“你要跟我聊的就是這個?”晉輝問。

我點頭。

“不幫。”說完,像是覺得這兩個字並不能代表他的決心似的,他又道,“小仙姑,我憑什麼幫你。煜宸是我的仇人,你幫煜宸,那你也是我的仇人。”

“晉輝,你最愛的女人和最好的朋友在一夜之間都死了,你也因此修為儘毀,差點成了廢人。你很可憐,可你更可恨。你膽小懦弱,明知煜宸是無辜的,卻還是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煜宸身上,你覺得你還活著,完全是因為仇還冇有報。你擺出一副對天下萬物都不感興趣的樣子,可實際上,你之所以活著隻是因為你不敢去死罷了。你的仇恨也十分可笑,你甚至隻敢去恨你敢恨的人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晉輝一下子站了起來。他這張臉已經冷漠上千年了,一時半會也做不出什麼表情,隻眼睛裡流露出憤恨的光。

我心猛地跳了一下。說實話,我挺怕他惱羞成怒,突然對我動手的,我倆距離這麼近,他完全能在我還冇有做出反應的時候,把我殺掉。

但好在,晉輝的素質比我想的要好很多。他握拳,死死盯著我,“小仙姑,得不到我的幫助,你就打算血口噴人了?”

我故作鎮定,繼續道,“是不是血口噴人,你心裡清楚。晉輝,上次見麵,你告訴了我龍族滅族與煜宸有關。你說的是實話,但這個實話,你隻說了一半!你故意隱瞞另一部分,一是害怕,二是想讓我懷疑煜宸。你想讓煜宸痛苦,自然見不得我跟煜宸恩恩愛愛。”

晉輝看著我,“那你說,我隱瞞的那一半是什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