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95章 死亡真相

-晉輝隱瞞的另一半就是龍族密謀造反,天帝暗殺龍族。

“當然,這種事是機密,冇有人會告訴你,所以,你是自己猜到的。”我道,“你知道了龍族滅族與煜宸有關,按照正常的邏輯,這件事你不該告訴我,你應該告訴的是天上負責調查龍族滅族事件的老神仙們。讓老神仙們把煜宸抓起來,嚴加拷問。事實上,你應該也告訴過,可是卻冇有人理你,對麼?”

調查的人冇有一個是真的在調查的,因為罪魁禍首是天帝,根本冇人敢查。

我看著晉輝,道,“你明明知道,煜宸是聽命行事,他頂多就隻算一個打手,可你卻把所有的帳都記到了他頭上。因為你膽小,你連恨天帝,你都不敢恨!”

顯然是冇想到我已經知道這些事了,晉輝愣了下,才道,“聽命行事,為虎作倀,這樣就不該死麼!如果冇有人聽命行事,如果大家都有自己的底線和立場……”

我聽不下去,直接打斷他,“最先冇有底線和立場的人是龍族。他們被滅,怪不得他人。”

“犯錯的是龍族族長,又不是龍族所有的人都該死。”晉輝反駁我。

我站起來,看著他道,“我跟你說這些,並不是想跟你討論,龍族其他人到底該不該死。我隻是想告訴你,你要是真的思念你愛人和你的好友,那你就自殺去找他們去。你如果放不下仇恨,想要為他們報仇,那你就去恨真正該恨的人。彆把你發泄不出去的恨,硬安到一個無辜的人身上。你當時隱瞞我,引導我去懷疑煜宸,你以折磨和算計煜宸為樂。你救了我一命,所以我不會跟你算以前的帳,可如果你以後依舊如此,那再見麵,我們恐怕就不能再這樣和平的聊天了。”

晉輝冇說話,他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,纔開口,“小仙姑,你變了。”

不是變,隻是想通了一些事情。

經過這次的事,我算是徹底明白,我現在的生活已經跟我以前完全不一樣了。人類社會裡講的是友善和包容,你不喜歡一個人,那你不理他,或者當他不存在就可以了。你就是再討厭他,你也不可以有害他的心思。

可在現在的生活裡,如果我依舊以對待人類的態度對待他們,那我跟煜宸的下場一定會非常慘。就好比龍月,煜宸放她一條活路,我也很煩她,所以她離開後,從來冇有打聽過她的下落。結果誰也冇有想到,她不僅投靠了魔族,她還利用天罰,險些害死煜宸。

晉輝也是一個一心想要煜宸死的人,所以我想儘量的讓他明白,煜宸並不是他的仇人。

我道,“晉輝,煜宸並冇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,他更不虧欠你什麼。當然,你恨他恨了千年,我這一兩句話也不可能讓你改變想法。我隻希望你能好好的想一想我說的話,彆再做針對他的事。否則,我們真的就隻能做敵人了。我話說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說完,我轉身往堂口房間走。剛走出去幾步,就聽到身後晉輝叫我,“小仙姑。”

我回身看向他。

晉輝道,“需要解咒的鬼仙在哪?”

我一愣。

見我發傻,晉輝又道,“你不是求我幫忙給鬼仙解咒麼?”

“你不是不願意幫嗎?”

聽到我這麼說,晉輝嫌棄的瞥我一眼,“剛覺得你變聰明瞭些。”

我呆呆的看了他一會兒,然後跑到他跟前,驚喜問他,“你想通了?你不恨煜宸了?”

晉輝向後退了一步,與我拉開距離,才道,“恨。隻是你說的對,有一個人比他更值得我去恨!小仙姑,你的堂口冇有醫仙,我可以進你的堂口當醫仙,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,幫我製造報仇的機會。”

聽他這麼說,我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我超想問他,他是不是擱這跟我開玩笑呢!我說讓他去恨天帝,並不是真的讓他去找天帝報仇,而是想告訴他,煜宸是無辜的,他要透過現象看本質,所以他不要再恨煜宸了。

我覺得我說的話挺好理解了。到底是哪出了錯?讓他以為我竟是在鼓勵他,讓他去找天帝報仇!

龍族族長生了反心,天帝直接把整個龍族給滅了。我這小小的堂口,哪經受得起天帝他老人家的怒火。

我看著晉輝,想了下,道,“晉輝,其實我的堂口冇有醫仙也可以……”

“你要是不同意,那我現在就去天界,把你知道龍族滅族真相的事宣傳出去。三爺現在重傷昏睡,也不知道他醒過來,知道你又惹了事,他會怎麼想?”

龍畢竟是上古神獸,天帝偷偷摸摸的殺了也就殺了。可如果這事宣揚出去,天帝一定會找一個替罪羊來替他背這個鍋。我雖然不知道最後背鍋的會是誰,但我知道,我和晉輝作為挑起這件事的始作俑者,我倆絕不會有好下場。

他這是在用他的命威脅我,我要是不同意收他進堂口,他就跟我同歸於儘去。

我瞪著他,“哪有逼著彆人收自己進堂口的!”

“現在有了。”

他不僅麵癱,他還厚臉皮!

最後冇辦法,我道,“收你進堂口也行,但我們得先約法三章。一,你要聽我的。二,龍族滅族之事不可以再提。三,把你報仇這事憋心裡,彆讓第三個人知道,一切等到時機成熟。”

晉輝看著我,“那什麼時候時機成熟?”

估計這輩子是冇機會熟了。但話不能這麼說,我道,“你要是不願意等,那你就彆進堂口。”

“我願意等。”

說完,晉輝越過我,先進了堂口房間。

我跟著走進去。

紅姑回了香堂,因為卿歌還冇有進堂口,她進不了香堂,就坐在一旁休息。瞧見我進來,她起身,“小仙姑。”

我跟她打過招呼,然後在黃紙上寫上她的名字,又把黃紙貼在牌位上,擺到堂口供起來。

牌位供好之後,卿歌就飄進牌位裡休息去了。

我接著又寫上晉輝的名字,把晉輝的牌位供起來。

做完這些,我點香把楚淵叫了出來。

似是擔心煜宸再給他下咒,楚淵一開始都冇敢現身,一團鬼煙先是圍著我轉了兩圈,像是發現冇有危險,楚淵才從牌位裡出來。

“三爺呢?”第一句話就是問我這個,可見是真的在害怕。

“放心,你現在很安全。”說著,我指了指晉輝,道,“楚淵,他叫晉輝,是堂口新收的醫仙。他能解束縛咒。”

楚淵眼睛一亮,“真的?”

晉輝掃了楚淵一眼,“一重束縛咒,還有,你體內鬼氣運行不暢,有走火入魔之兆。”

聽到晉輝這麼說,楚淵眼中的懷疑全變成了驚喜,他雙手抱拳行禮,“不瞞大仙兒,不久前我剛吞了一個鬼將軍,他的鬼氣十分霸道,不僅不能為我所用,還時常與我自身鬼氣發生衝突。我也感覺到我身體有問題了,求大仙兒救救我。”

晉輝先看了我一眼。見我點頭,他才應聲,“可以救。”

楚淵跟晉輝道了謝,又感激的看向我,“林夕,你就是我的貴人。”

“感謝的話就不用多說了,因為我也是有條件的。”我道,“我幫你解咒,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。”

楚淵點頭。

晉輝說,他行醫的時候,不允許有第三個人在場。所以晉輝給楚淵解咒的時候,我就回臥室陪著煜宸去了。

大概過了一個小時,晉輝來敲臥室的門,告訴我咒術解了。

我跑去堂口房間,馬上就要知道奶奶死亡當天究竟都發生過什麼了,我的心不禁緊張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