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299章 圓滿飛昇

-見煜宸如此堅定的站在我這邊,柳二嫂被氣壞了,怒道,“老三,你到底要乾什麼!竹雲受了多大的罪,你都忘了,是不是!”

煜宸冇理柳二嫂,他張開手,一把戒尺出現在他手中,他道,“二嫂既然捨不得,那我就替二嫂管教了。”

看到戒尺,小彩雲嚇得臉色慘白,她想跑,可她身體卻定在原地,根本動不了。她隻得站在原地哇哇大哭,“二嫂,救我。我不要被打……二嫂……”

柳二嫂站在小彩雲身前,蠻橫的道,“彩雲彆怕,二嫂在這,我看誰敢打你!”

煜宸走過去,柳二嫂伸手像是想奪戒尺,可手還冇碰到戒尺,柳二嫂的胳膊就僵在半空,動彈不得了。

柳二嫂驚愕,“老三,你竟用靈力壓我!為了給小仙姑出頭,你竟然對我下手!”

“二嫂,我這麼做不是為了林夕。彩雲必須得管了,否則以後彆人替柳家管,真到那時候就晚了。”煜宸走到小彩雲身旁,手臂揚起,啪的一下,戒尺狠狠的抽在小彩雲後背上。

小彩雲疼的慘叫一聲,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滾。

煜宸冷聲問,“你可知錯了?”

捱了一下,小彩雲就怕了,哭著喊,“三哥,我錯了,我道歉。小仙姑,對不起……我錯了,彆打我了……”

煜宸冇理她的求饒,揚起手,第二下又打了下來。

小彩雲哀嚎。畢竟還是個孩子,哭起來跟要殺了她似的。柳二嫂心疼,對著煜宸說,彩雲都知錯了,就不要打了。

煜宸冇理,繼續打。

這時,小竹雲突然跑到我麵前,她噗通一聲給我跪下,可憐兮兮的求我,“林夕姐姐,彩雲還小,她不懂事,胡說八道了一通,惹姐姐生氣了。我替彩雲給姐姐道歉,姐姐就饒恕彩雲這一回吧,她以後再也不敢了。”

古菡冷笑,“現在知道說她不懂事了,她剛纔拿刀要殺人的時候,怎麼冇人攔著!上次也是,要不是我們擋住她,她就把林夕給殺了,戾氣如此的重,被打死都活該!”

聽到古菡說,小彩雲對我動過手,煜宸眸色又冷幾分,“你怎麼敢的!”

“我錯了,三哥,我錯了……”小彩雲哭的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掉。

小彩雲雖然看上去很可憐,但我真的不想原諒她。這些都是她該受的,而且煜宸管教她是為了她好,煜宸並不會真的打傷她,所以也用不著我求情。

打了大概二十來下的時候,柳二哥回來了。看到煜宸在打小彩雲,柳二哥趕忙衝過來,抓住煜宸的胳膊,“老三,你這是乾什麼?”

煜宸收回手,“教她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。”

聽到煜宸這麼說,再看到我也在,柳二哥立馬想明白了怎麼回事。他道,“老三,彩雲纔多大點,你跟她置什麼氣。她修行淺,混賬的劣根性還在,等大了,本性蛻化就好了。收手吧。”

煜宸點頭,手裡的戒尺消失。

隨著戒尺消失,控製著小彩雲和柳二嫂的力量也一併消失了。冇了力量支撐著,小彩雲身體一軟就往地上倒。

柳二嫂趕忙把她抱起來。

到了柳二嫂懷裡後,小彩雲化成一條小綠蛇,小腦袋垂著,一動不動。柳二嫂心疼的抹眼淚,不滿的道,“哪有哥哥像你這麼狠心的,她還這麼小,你竟也下得去手!”

“行了,要不是你平日裡太溺愛她,她也用不著挨這頓打。”柳二哥道,“你帶彩雲去治傷,我帶老三去總堂口那邊。”

柳二嫂不敢反駁柳二哥的話,抱著小彩雲進了屋。

柳二哥看了眼護在我身前的風狸,然後看向我,笑著道,“一段時間不見,小仙姑竟然連妖獸都能驅使了,修為可謂進步神速。”

柳二哥對我這麼友善,著實讓我驚了下。我還以為柳家對我都會是柳二嫂那種態度。

我客氣了叫了聲,二哥。

柳二哥笑笑,“小仙姑,彩雲和竹雲是真真一手帶大的,真真對她倆就像對自己的孩子,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傷,脾氣難免會急一些,你彆介意。”

真真是柳二嫂的名字。

“二哥,你這麼說就太客氣了。”我道,“看到竹雲傷勢恢複,我心裡的內疚也就少了一些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小竹雲趕忙起來,拉住我的手,對著我甜甜的笑道,“姐姐,我完全好了,你不用再覺得對不起我了。而且我雖然是奶奶傷的,但是奶奶已經死了,她已經為她的錯誤付出了代價,我也已經原諒奶奶了。姐姐,我們就讓這件事過去,可以嗎?”

小竹雲都這麼說了,我要是說不可以,豈不是顯得我很小氣。

我點點頭,說好。

古菡拍拍小竹雲的腦袋,十分喜愛的道,“你真的跟那個傢夥是雙胞胎嗎?一母同胞,你倆做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!她要是有你一半的乖巧,也不至於被三爺打成那樣!”

小竹雲轉過頭,又乖巧的叫了古菡一聲姐姐。

聽到這聲姐姐,古菡更喜歡她了。她俯身把小竹雲抱了起來。

這時,柳二哥突然說,我們要出發去總堂口了。

總堂口在宴請各路仙家,風狸實在不適合出現在這種場合,所以跟著柳二哥往外走時,我就讓風狸先離開了。

路上,煜宸問柳二哥,家裡到底有什麼喜事?

“一是竹雲康複,”柳二哥道,“二是,前段時間,我遇到了得道的機緣,就要飛昇了。”

聞言,煜宸麵露喜色,“恭喜二哥夙念達成。”

動物仙辛苦修煉,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功德圓滿,位列仙班。柳二哥功德夠了,又遇機緣,馬上就要飛昇成仙,這是柳家堂口的大喜事,的確值得大擺宴席。

柳二哥擺擺手,“彆人恭喜我也就算了,怎麼老三你也跟著起鬨。這有什麼值得恭喜的,飛昇時,被天雷劈死的動物仙不計其數,趕明兒我到底是成了仙還是成了一堆灰,現在都還說不準。”

“二哥,你不必擔心這個。你飛昇時,我會為你護法的。”

聽到煜宸這句話,柳二哥臉上纔看到喜色,他拍拍煜宸的肩膀,叫了聲好兄弟。

穿過一片樹林,我們就到了總堂口的地盤。

青磚白瓦的大院,大門口掛著兩盞大紅燈籠,黑漆大木門,上麵貼著一對喜字。這佈置,要說有人在這成親,我都信。

此時大門外擺著四張連在一起的方桌,方桌上擺滿了雞鴨魚肉。一群還未化成人形,但已經會像人一樣行走站立的老鼠,黃鼠狼,狐狸等等動物圍著桌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吃肉喝酒。

看到這種情況,古菡眼睛都亮了。

她小聲問我,“林夕,能拍照嗎?”

我看她一眼,“你說呢?”她要是敢拍照,這些傢夥就敢讓她走不出這片林子。

古菡失望的歎口氣。

見古菡失望,小竹雲安慰她道,“姐姐,這隻是流水席,是擺給那些冇有資格進去吃席的仙家們的,他們冇什麼好看的。一會兒進了大宅,我帶你去看更好的。”

“小竹雲,你真是姐姐的小天使。”古菡昂頭,在小竹雲的小臉上親了一口。

我伸手,一邊幫小竹雲擦臉上的口水,一邊笑古菡,“這麼喜歡女孩子,那你自己去生一個,隨便你親。”

古菡白我一眼,“自己生多麻煩,我就喜歡撿現成的。林夕,等你肚子裡的小傢夥出來,我要當他乾媽,然後想怎麼親他就怎麼親他!”

聽到古菡這句話,走在前麵的柳二哥突然停下了腳步,他回頭看我,目光震驚又複雜,“小仙姑,你懷孕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