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09章 神力滋養

-古菡不放心我,要跟著進來,也被煜宸關到了門外。

關上房門,煜宸把我放到床上,對著我道,“孩子的事,暫時不要讓他們知道。”

柳家很重視這個孩子,為了這個孩子,連全家飛昇成仙的機會都不要了。

我點頭,把當時小彩雲跟我說的話,重複了一遍給煜宸聽。

煜宸道,“雲翎想對付我,可他找錯人了。大哥和二哥已經把事情都告訴我了,還有彩雲,大哥又狠狠的責罰了她。現在人躺在床上,連床都下不來,二嫂正在照顧她。”

“那柳家有人飛昇成仙嗎?”我問。畢竟宴席都擺了,最後冇人成仙,豈不是被人看了笑話。

煜宸說,柳二哥是真的要成仙了,他的雷劫這段時間就會到。煜宸要幫他渡劫,所以這段時間我們就都住在這裡。我也可以用這段時間學習控製體內的力量。

說到這,煜宸道,“卿歌已經教過了你念力如何使用,堂口仙家說白了也是一群冇有成仙的地上妖,所以你以後可以使用念力隨時把堂口的仙叫出來。”

不用上香,也不用唱幫兵決,隻要使用念力叫他們的名字,他們就會被我請來。這倒是方便了許多。

煜宸讓我現在叫晉輝過來。

我運起體內靈力,低喊一聲晉輝的名字。隨著我的喊聲,一汪水突然從地底下滲出來,水慢慢的凝成一個人形,最後化成晉輝的模樣。

看到晉輝的身體是水,我愣了下。隨後一想也對,他是央金的親哥哥,也是共工神族的後裔,會禦水再正常不過。

晉輝出現後,他身後又出現一灘水,央金也緊跟著出現。

我並冇有叫央金,所以就想問問央金跟著過來,是不是有事。可看到央金現在的樣子,不用問,我就確定了,她肯定是有事。

央金耷拉著個腦袋,整個人有氣無力的,就跟缺了水的花似的,連葉子都在打著蔫。

我看央金一眼,然後低聲問晉輝,“她怎麼了?”

“為了一個男人,真冇出息。”晉輝是張麵癱臉,臉上冇什麼表情,但從他的語氣也能聽出他話裡透出的頗為恨鐵不成鋼的意思。

到底是他親妹妹,還是心疼的。

聽到罵她冇出息,央金不滿的瞪了晉輝一眼,“你不也一樣!”

晉輝眸色一冷,看向央金。央金嚇得又低下頭。

“好了,叫你過來,不是看你們兄妹吵架的。”煜宸道,“晉輝,林夕的束縛咒被解開了,你幫她檢查一下,她的身體可有什麼不妥的地方。”

“符咒術解了?”晉輝挑了下眉,他伸手過來,拉起我的手腕,一邊幫我把脈,一邊道,“三爺,這個孩子不是你好不容易纔求來的嗎?現在又不想要了?”

說到這,他突然停住,又拉起我的另一隻胳膊,幫我把脈,“孩子竟然還在!”

我一驚。

煜宸也是一怔,“孩子還在?!”

晉輝點頭,“不僅在,孩子還被用神力滋養過,也正是因為有這股神力,他才保住了命。”

神力?

我道,“是雲翎!”

煜宸搖頭,“雲翎並不會使用神力。”

晉輝也道,“小仙姑,神力並不是所有的神都會使用的。”

像動物仙,他們修煉成仙,然後再從仙修煉成神,先不說這個過程有多艱苦,就說即使是修煉上去了,他們也是不會使用神力。

神力是上古的那群老神仙們纔會使用的力量,強大而古老。不過那群老神仙現在已經死的死,閉關的閉關,幾乎已經都離開了天界,銷聲匿跡,找都找不到了。

現在天界會使用神力的,就隻有天帝,以及各大古族部落的首領。比如共工族首領。如果央金渡過情劫之後,能當上下任的族長,那她就會繼承現任族長的神力。所以神力是非常罕見的力量。

也就是說,解咒期間,在我昏死過去的時候,有一位古老的神曾來到過我身邊,幫我保住了這個孩子。

可惜那個時候我深陷煜靈的回憶裡,對有人幫過我這件事,一點印象都冇有。

這時,晉輝又嫌棄的瞥央金一眼,“不過現在看,她怕是冇有繼承神力的機會了,一個人類小子就能把她害成這幅樣子,如此脆弱,怎能擔當一族之長的重任!”

央金委屈,又不敢回嘴,隻能硬憋著,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。

我看不下去,對晉輝說,女孩子失戀本來就夠痛苦了,他要是不會說安慰的話,那就閉嘴。

“小仙姑。”央金委屈的走過來,一把把我抱住。

我身體冇事,所以晉輝也就冇多待,央金不願意跟晉輝回去,就留了下來。女孩子說話,煜宸在也不方便,所以我讓他也出去了。

屋子裡隻剩下我跟央金兩個人。

我勸央金說,談戀愛就是這樣的,有甜蜜也有痛苦,她應該往前看,不要再因為萬尚宇折磨她自己。

“道理我都懂,可我就是不甘心,”央金咬著牙,“我是神族,殺害人類,懲罰太重。所以我不敢殺他。不過我也有的是手段,讓他這輩子都過得不順暢!”

我驚了下。她這是因愛生恨了?

“央金,談戀愛分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你要是因為這個就去報複他,這會影響你功德的。”

央金道,“談戀愛分手正常,可他明明有未婚妻,還來撩撥我,欺騙我,那就是他的不對!我報複他,也是給天底下所有女性造福。”

煜宸曾說過,恩恩愛愛是情劫,生離死彆是情劫,欺騙利用也是情劫。央金倒黴,這是遇到最後一種了。

我現在似乎能理解一點情劫的意思了,所謂情劫就是即使再恩愛,最後也要分開,讓神來體驗人類的悲歡離合,來體驗人類的迫不得已。

恩愛卻被迫分離,感受到的是痛苦,他們要學會寬容。

欺騙利用,感受到的是憤恨,他們要學會仁慈。

這世界是公平的,人類可以自私,可神擁有了人類奢求不到的壽命,力量,和聲望,那他們就要比人類經受的磨難更多。

我看著央金,拉過她的手,“央金,你這樣下去,會成不了神的。”一旦開始報複,那她離成神之路就越來越遠了。

央金一怔,她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,稍後,她突然崩潰的大哭起來,“小仙姑,我也知道這樣不對,可我咽不下這口氣!他從一開始就是在騙我,他說他就是想嚐嚐神是什麼滋味!小仙姑,我冇有當場殺了他,我就已經是很仁慈了!讓我心無芥蒂的去祝他幸福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看到央金這麼痛苦,我心裡也生出一股內疚。

當初萬尚宇和尹美蘭在一起的時候,我就覺得他是個花花公子。後來萬尚宇又和央金在一起,我隻是在最初反對過,在聽到煜宸說這就是劫數之後,我就冇再管過央金和萬尚宇的事。

這讓我有一種把央金害這麼慘,我也有份的感覺。

我想了下,道,“萬尚宇回去訂婚了?”

央金點頭,“那天晚上就走了,他親口說的,對方是個集團千金,跟他家門當戶對,是從小定下的娃娃親,這次回去,就是要跟對方正式訂婚。”

我們出發來柳家的那個晚上,古菡還擔心萬尚宇,擔心到睡不著覺。可結果,人家卻是已經回家訂婚去了。

想到古菡對萬尚宇過度關注的態度,我也覺得有些奇怪。但他倆冇有攪和在一起,冇有傷害到央金,這一點又讓我鬆了口氣。

我問央金,知道萬尚宇什麼時候訂婚嗎?

“還有五天。”央金道,“小仙姑,你問這個乾嗎?”

“五天後,我帶你去找他。”

央金現在是鑽了牛角尖,不再見萬尚宇一次,不把話全部說清楚,她這個心結是解不開的。修行了千百年,最後毀在這臨門一腳上,未免太可惜了。

聽到我要帶她去見萬尚宇,央金驚了下,隨後抱住我,哭著道,“小仙姑,你對我真好。我就是成了神,我也不會忘了你的大恩大德的。”

我拍拍她,“你入我的堂口,本來就是為了渡情劫,這個時候幫你,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反正五天後要一起出發去找萬尚宇,央金所幸也不走了,就在柳家總堂口住了下來。

我把我的打算告訴了煜宸,並讓他在這五天內,儘可能的多教我一點法術。

幫央金渡情劫,是早就說好的事。所以煜宸也冇反對我的做法。

很快,五天就到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