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10章 家破人亡

-由於柳二哥的雷劫隨時會來,所以煜宸不能離開柳家。我和央金隻能自己去。

央金是神,我有了修為,而且還有風生獸保護。並且我們是去萬家,萬家是相術世家,是正派,怎麼想這一趟都不會有危險。

可就是這樣,煜宸也提前讓胡錦月往萬家跑了一趟。

胡錦月回來後,鬱悶的跟我告狀,“小仙姑,你倒是管管三爺,我長這麼大就冇乾過得罪人的事,三爺倒好,一個命令,就讓我把萬家人都得罪了。說是去通知萬家人,今晚我們要過去。可人家又不是傻子,怎麼可能聽不出來這通知就是威脅。萬家老頭說了,人家那是京都,是皇城根底下,天子腳邊,有真龍之氣護著,任何邪祟都不得靠近。”

胡錦月說話時,煜宸走了過來。也不知道他聽到了什麼,他眉頭一挑,“你去告訴萬家老頭,要是敢打歪主意,我就讓他感受一下什麼是真龍之怒!”

胡錦月嚇得一個激靈,化成一隻紅毛大狐狸,跑出去了。

我看煜宸一眼,“你嚇唬他乾什麼!”

煜宸抱住我,額頭抵著我的額頭,低聲道,“萬事小心,今晚必須回來。”

自從我解開束縛咒後,我發現煜宸好像比以前黏我了,或者說,以前他總覺得跟我在一起是偷來的,所以不踏實,也不敢放縱自己靠太近,害怕承受不住分離時的苦。可現在,我想起了一切,卻依舊選擇跟他在一起,所以他安心了,也更加放心大膽的來愛我。

我捧住他的臉,在他唇上啄了一口,應了一聲知道了。

“三哥,我們是去京都,又不是去戰場,你用不著這麼擔心。”央金道。

煜宸瞥她一眼,“保護好她。”

央金趕忙說是。

我叫來風生獸,臨走時,我又問了古菡一遍,她確定不跟我去嗎?

古菡抱著小竹雲站在一旁,連連搖頭,“我就不去了。林夕,你小心點。”

我點頭,拍了風生獸腦袋兩下。

風生獸載著我,央金和胡錦月騰入高空。

路上,央金對我道,“小仙姑,你覺不覺得小道姑有點奇怪?”

小道姑指的是古菡。

我點頭。古菡最愛湊熱鬨,而且之前她也很關心萬尚宇,現在萬尚宇要訂婚了,她卻連看都不想去看一眼,就像在心虛,躲避什麼似的。

我正想著時,央金又對我道,“小仙姑,之前我還懷疑萬尚宇出軌的人是小道姑,幸好不是。否則,他倆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晴,這口氣我肯定忍不下去。”

我驚了下,“你怎麼會這麼想?”

“跟我提出分手後,萬尚宇就開始纏著小道姑了,我還以為他喜歡上小道姑了唄。”

原來不止我一個人注意到了,也不止我一個人這麼想。萬尚宇和古菡肯定有點問題。

從江省到京都,坐火車要七個多小時,風生獸帶著我倆,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。

因為怕人看到,風生獸帶著我們降在了郊區。然後我們打車去往萬家。

萬家住在京都高檔彆墅區,中式風格的獨棟彆墅。青磚白瓦,建的很是氣派。由於胡錦月已經來打過招呼了,所以我們到了後,管家就直接領我們三個去了前廳。

前廳裝修也是中式的,梨花木的傢俱,牆上掛著裝裱起來的看不懂的陣法圖文,門兩側掛著兩條黃色絲帶,絲帶下麵垂著金色的鈴鐺。前廳中央還擺著一個青銅的香爐,焚香的香氣瀰漫整個前廳。

總得來說,前廳充滿了一股修道的氣息。一邁進去,就能感覺出來這裡不是一個普通的家庭。

一位六十來歲的老人此時就坐在前廳的上座。老人左邊站著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,右邊站著萬尚宇。

“萬老爺子,我們來了。”胡錦月自來熟的幫我介紹,“小仙姑,這位是萬家家主萬老爺子,他旁邊的是萬家長子,這邊是長孫。”

也就是萬尚宇的爺爺和爸爸。

我忙打招呼,“萬老爺子好,萬先生好。”

打完招呼,看到央金還愣在原地,我偷偷拽了她胳膊一下。

央金不情願的白萬家人一眼,“你們好。”

萬老爺子冇有理會央金不禮貌的態度,他看向我,神色慈祥卻又不失威嚴的道,“小仙姑,你們今日前來所為何事,尚宇都已經告訴我了。萬家雖為百年世家,但並不是不開明的老古董,後輩的婚事,家族是從不乾涉的。但尚宇這個不一樣。小仙姑,你供奉仙家,也算是半個修道之人,你該知道自古人妖殊途,這種禁忌之戀在一起從來就冇有過好下場。”

萬老爺子頓了下,又接著道,“明知不可以還偏要在一起,將來惹了天怒。若上蒼隻懲罰尚宇一個人倒還好,這算他明知故犯,罪有應得。可就怕我們整個萬家都會受到連累。畢竟因為禁忌之戀家破人亡這種事,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。小仙姑,你說是不是?”

萬老爺子的話就像一個錘子,狠狠的敲在了我腦袋上。讓我的大腦嗡的一聲。

他的話聽上去是在說萬尚宇和央金的事,但實際上卻是說給我聽的。我不就是堅持跟煜宸在一起,現在家破人亡了的人嗎?

我道,“萬老爺子,您這話說的未免有些太過嚴重了,天底下有很多孤寡之人,這些人也不一定就都有著禁忌之戀。”

“小仙姑說的極是,但尚宇孝順,就算隻是有可能,他也不想給家裡帶來任何的災禍。”

萬老爺子這話就等於擺在明麵上打我臉了。言外之意就是我不在乎家裡人的死活,隻顧著自己享樂,現在害死了家裡人,還不知悔改的繼續跟煜宸在一起。

這時,胡錦月插嘴道,“萬老爺子,小仙姑,你倆怎麼聊起來了?萬尚宇和央金是當事人,就是聊,也該讓他倆聊纔對吧。”

這隻蠢狐狸,壓根冇聽出萬老爺子的弦外之音。

萬老爺子站起來,“該說的,我這個老頭子都已經說了。年輕人的感情,還是你們自己拿主意吧。我們就不在這裡礙事了。”

說完,萬老爺子帶著萬尚宇的父親走了出去。

萬尚宇恭恭敬敬的送走兩個人,然後關上前廳的門,轉身看向我,壓低聲音道,“林夕,你跟我來。”

我一驚,即使要單獨聊,萬尚宇要帶走的人也該是央金,他跟我聊什麼。

看到萬尚宇這樣忽視她,央金氣道,“萬尚宇,你什麼意思!來找你的人是我,不管要說什麼,你都該是對我說!”

央金走過來,一把抓住萬尚宇的胳膊。

萬尚宇想甩開她,可奈何他武力值為零,根本拿央金冇辦法。他著急的道,“央金,彆鬨了!我找林夕有急事!”

“你能有什麼急事,我看你就是心虛,你不敢麵對我!”央金抓著他,憤怒的喊道,“我告訴你,你今天必須把話給我說清楚,否則我明天大鬨你的訂婚宴!我成不了神,你也休想這輩子過得順心!”

“我喜歡上了彆人,我不喜歡你了,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?”萬尚宇看向央金,一點情麵不留,絕情的道,“央金,我愛上彆人了,我們的感情已經成為了過去,我知道你會感到痛苦,但這就是情劫。感情就是這樣的,哪怕你是神,也無法勉強彆人愛上你。你要做的是放下我,至少我們的過去還是美好的。記住美好,放下不甘,隻有這樣,你才能渡過情劫。”

央金也知道萬尚宇說的有道理,但心裡的不甘哪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。她紅了眼眶,看著萬尚宇,“哪有人說變心就變心的!你真的喜歡過我嗎?還是像你爺爺說的,這是禁忌之戀,你為了家裡人的安全,不得不選擇跟我分開?”

“你想多了,我喜歡過你,但我也是真的變心了!”說完,萬尚宇不放心的看了眼大門,像是很趕時間,他著急的對我道,“林夕,我真的有急事找你,你讓央金放開我,要不就來不及了!”

萬尚宇的樣子並不像是因為心虛,不想麵對央金而撒的謊。

我讓央金放開他。

央金擦了擦眼淚,把手鬆開。

手被鬆開後,萬尚宇走過來,一把拉住我,“林夕,跟我去一個地方。”

我好奇的問,“去哪?”

“去見你的前世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