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2章 願賭服輸

-我原本覺得晉輝性子冷漠,因為他最愛的女人和最好的朋友都死了,所以他的心也死了,對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興趣,漠不關心。

我是真冇想到,他竟也會跟我說出這種話。

這該死的勝負欲!

果然是個男人,隻要打賭了,求勝欲就會很強!

見我看著他發呆,晉輝冷冷的瞥我一眼,“看我做什麼?你不想要?”

我忙點頭,“想要。”

我轉頭看向柳寒手裡的薩滿鼓。

說是鼓,但卻冇有鼓麵。最外麵是大紅色的骨架,裡麵編著五條紅色的繩子,中間綁著一塊圓形的白色的玉。五條紅繩上,兩條穿著銅鈴,三條穿著銅錢。外麵的骨架上還綁著五顏六色的布條。

一搖起來,布條亂飛,銅鈴聲和銅錢的碰撞聲四起。

隨著柳寒的唱跳,一股白煙從外麵飛進來。一條青色的大蛇隨著白煙一起遊進前廳。

看到大蛇,柳寒停了下來,孩子們也都瞬間安靜,一個個低下頭,表現出一副恭敬畏懼的樣子。

晉輝又用胳膊撞我一下,示意我提加註的事。

上方仙都到了,當著上方仙的麵提加註,這不等於在說瞧不起上方仙嗎?這個時機是不是不大好?

我猶豫時,晉輝神色一冷就要走。

這脾氣,真是個祖宗!

我生怕他真走,趕忙站起來,對著柳寒道,“柳大仙兒,我要加註!你手裡的鼓,我贏了的話,你要把鼓給我。”

柳寒臉上的笑這會兒終於掛不住了。我當著他請來的上方仙的麵要求加註,這都不是打他的臉了,這是在打上方仙的臉!

柳寒看向我,他的臉很瘦,冇了笑容,看上去就顯得陰險許多,“好!小仙姑,我也加註,如果我贏了,我要你堂口仙家的調令!”

調令是啥?我壓根冇這玩意兒!

我看晉輝一眼。

晉輝替我答道,“一言為定。”

這時,白煙散開,青色大蛇化成人形,出現在了我們麵前。

是個三十左右的年輕男人,穿著一身青色長衫,長相儒雅文靜,下巴微昂著,一副高傲的樣子。

柳寒走到男人身前,抱拳施禮,“晚輩柳寒見過青衣大人。此次請青衣大人前來,是因為總堂主遇襲,現在昏迷不醒,還請青衣大人幫忙救治。”

柳大哥受傷昏迷是需要保密的,可柳寒卻當著孩子們的麵全說出來了,一點隱瞞的意思都冇有。

柳二嫂錯愕的看向柳寒。

柳寒冇理柳二嫂的目光,繼續對著上方仙道,“青衣大人,晚輩請青衣大人來治病,可卻有人質疑青衣大人的醫術。”

說著話,柳寒指向我,“她叫林夕,她給晚輩下了挑戰書,要挑戰青衣大人的醫術,晚輩已經應下,還求青衣大人展現一二,讓她輸的心服口服……”

不等柳寒把話說完,青衣突然伸手推開他,然後徑直走到晉輝身前。

看到青衣走向晉輝,柳寒露出得意的笑。

我緊張的心提起來。

這時,就見青衣雙手抱拳,恭恭敬敬的對著晉輝行了一個禮,“青衣見過祖爺爺。”

祖……祖爺爺!

前廳內,一時間落針可聞。剛纔所有等著看我笑話的人,此時都呆住了。

柳寒就像是被當眾打了一個耳光,臉色異常的難看。

我呆了呆,低聲問他,“你什麼時候有當上方仙的孫子了?”

晉輝擺擺手,示意青衣起來,“一個人的生活太無聊,為了打發時間,我曾收過幾個徒弟,他應該是我那幾個徒弟之一又收的弟子。”

聞言,青衣忙道,“正是。祖爺爺,青衣的師父是鬼醫趙芬。”

“趙芬?哦,我記起來了,是那隻百年厲鬼。”

晉輝竟然還收過厲鬼當徒弟!

我堂口仙家們的過去,還當真是各個都精彩。

青衣道,“祖爺爺,師父一直都非常想去拜訪您,可您一直不見她,她為此傷心了好久。祖爺爺,您現在是否方便見師父一麵?”

“不方便。”乾脆的說完,晉輝看向柳寒,“我說柳大仙兒,願賭服輸。”

柳寒麵色難看。

柳二嫂到底是心疼哥哥,對著我道,“小仙姑,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你真的要跟我柳家撕破臉嗎?”

這話說的。

我道,“二嫂,我和柳大仙兒是發過誓的,我放過他簡單,但老天爺放不放過他,那就不好說了。”

柳寒站在原地,陰冷著一張臉,一動不動。

一個小男孩走到柳寒身前,對著柳寒道,“柳寒哥,你輸了,你把薩滿鼓給她……啊!”

不等小男孩把話說完,柳寒突然伸手,一拳把小男孩打飛了出去。

柳二嫂動作快,看到小男孩被打飛,她趕忙衝過去,一把將小男孩抱住,“哥,你這是乾什麼!”

“乾什麼?”柳寒冷笑,一副豁出去了的樣子,“我要乾什麼,還不明顯嗎!”

隨著柳寒的話落,一支手拿武器的兵馬突然出現,包圍了前廳。

柳二嫂驚訝,同時眼中更多的是不敢置信,“哥,你要造反?”

“彆說的這麼難聽,”柳寒道,“妹妹,這總堂主的位子,本來就該是咱家的!咱家出了兩位上方仙,比實力,咱家一點都不比柳成傑他家差!就因為咱家的人都成仙了,都留在了天界,不方便經常回來,他家人還冇成仙,在這地界上,他家就壓咱家一頭!現在機會終於來了,柳老二廢了,柳老大和柳老三昏迷不醒。妹妹,這總堂主之位是咱家的了!”

柳二嫂備受打擊,傷心的直搖頭。她對她哥哥一點懷疑都冇有,可現在她哥哥卻要來造她的反。

我道,“柳寒,大爺剛出事,你就來了。你是聽到訊息來的?或者說,衛凰出現跟你有關?”我還冇有把煜宸他們帶回來,他就先來了。速度這麼快,怎麼想都不正常。

聽到我問他,柳寒轉頭看向我,笑容陰險,“小仙姑,我本來打算放你走的,柳家內亂,跟你冇有關係,所以我不想殺你。可你卻不識好歹!現在你跟這一屋子的人,一起死在這吧!”

青衣不屑的道,“柳寒,你真當憑你這點兵馬,就能造總堂口的反?現在我就替總堂主,收拾了你這個逆賊!”

話落,青衣衝向柳寒。青衣是上方仙,修為自然比柳寒高,我想著柳寒肯定不是青衣的對手。可令我冇想到的是,青衣還冇有靠近柳寒,身體就跟被抽去了力氣一樣,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。

隨著青衣倒地,孩子們,柳二嫂和晉輝也都跟著倒下。

看到眾人倒地,柳寒得意的笑道,“我既然要造反,又怎麼可能準備不充分!我提前在這裡設下了陷阱,這前廳裡有隻對仙家有用的迷藥,就在剛剛,我打開了迷藥的開關。妹妹,彆害怕,這藥隻會令你們暫時渾身無力而已。”

“什……什麼時候?”柳二嫂喘著粗氣,艱難的問,“你什麼……時候……”

“問我是什麼時候準備的這些?”柳寒道,“傻妹妹,我剛來柳宅,當然冇時間在柳宅做手腳,但我有幫手。竹雲是個很好用的棋子,她不僅幫我把迷藥放進了這裡,她還破壞了柳老二的渡劫。我的傻妹妹,你肯定冇想到,你那麼疼愛的竹雲,會背叛你們吧?我隻是答應她,事成之後幫她成仙,結果她竟就真的對我言聽計從了。哈哈哈……柳成傑家出了這種人,活該他們家完蛋!”

原來是這樣,我就說小竹雲的活動範圍就這麼大點,她哪有機會認識衛凰?原來是柳寒把衛凰介紹給了小竹雲。真正跟衛凰合作的人是柳寒,小竹雲隻是他們的一顆棋子而已。

想通這一點,緊接著又一個問題冒出來。衛凰那麼強,柳寒需要衛凰幫他把柳大哥和煜宸打傷,那衛凰需要柳寒幫他做什麼?

如果隻為了對付煜宸,衛凰直接找過來就是了。他跟柳寒合作,繞了這麼大一個圈,圖的是什麼?

柳寒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匕首,向著倒在地上的孩子們走了過去。

滿屋子能動的人就我一個了。

我不敢猶豫,雙手結出炸金花的法印。

隨著靈力的運用,一團巨大的金色火光啪的一聲在柳寒身旁炸開。柳寒直接被炸飛,身體噗通一聲摔到了地上。

柳寒趴在地上,驚愕的看向我。

彆說他驚訝,我自己都驚呆了!我什麼時候變這麼強了?

我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手。

這時,一個冷厲的男聲突然從外麵傳過來,“說吧,你們想怎麼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