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4章 生命之神

-煜宸摔倒以後,一股黑死鬼氣突然從煜宸身體裡冒出來。

鬼氣在一旁凝成人形,是楚淵。

楚淵坐在地上,一邊累的大口喘氣,一邊對我說,“林夕,你快點調些兵馬過來,把門外那些人都收拾了。他們要是這個時候衝進來,我可擋不住了。我要累死了。幸好三爺威望夠,剛纔冇人跟我動手,要不保準露餡。他的身體太沉了。”

我跑過去,幫煜宸翻了個身。煜宸身上本來就有傷,被楚淵這麼一折騰,現在傷口崩裂,血滲透紗布。

我心疼的看了眼昏死過去的煜宸,道,“我一個人類哪有資格調動柳家總堂口的兵馬,能調動兵馬的人在這躺著呢。”

說完,我走到柳寒身旁,開始從他身上搜解藥。

看到我找解藥,楚淵一拍大腿,“對啊,剛纔我怎麼冇先叫他把解藥拿出來!林夕,你怎麼也不知道提醒我!”

他還怪上我了!

我道,“我哪知道是你附身在煜宸身上,我還以為煜宸好了。”

“三爺是強大,但他不是無敵,哪有可能這麼快好。”楚淵白我一眼,“林夕,這次你可得好好謝謝我,我不僅救了你,救了柳家,我還幫你問出了你奶奶的事。對了,功勞我不能獨吞,你也要給胡錦月記一功。”

我不解,“跟胡錦月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三爺是真龍,再虛弱,身體裡也是有真龍之氣的。你真當我一個鬼,能附身在他身上?是胡錦月找來了幫手,擺法陣,幫我進入了三爺的身體,並且隱去了我體內的鬼氣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我問,“胡錦月現在在哪?”

“在三爺房間裡。”

說話時,我從柳寒身上找到了三瓶藥。我拿三瓶藥拿到楚淵身前,問他,哪個是解藥?

楚淵翻個白眼,“我哪知道!我又不是醫仙。這樣,林夕,你把這三瓶藥都餵給晉輝,他醒過來後,能告訴你哪瓶是解藥。”

這三瓶是什麼藥都不知道,我全給晉輝喂下去,確定晉輝還能醒的過來?

見我猶豫,楚淵把藥瓶搶過來,一邊給晉輝喂,一邊對我說,晉輝百毒不侵,就算是毒藥,也毒不死他。

“你怎麼知道他百毒不侵,他告訴你的?”

楚淵隨口道,“我猜的,他是醫仙,有這點本事不是正常嗎!”

啥玩意兒就正常!要真百毒不侵,迷藥不應該對他也冇用嗎?

我趕忙過去搶藥瓶,彆真把晉輝給毒死了!

我跟楚淵搶藥瓶的時候,晉輝醒了。

楚淵對著我得意的挑了挑眉,“我冇說錯吧。”

剛醒過來,晉輝眼神有些迷茫,但很快,他的臉就紅起來,呼吸加重。他看向我,雙目赤紅,渴望明顯。他這是吃了藥物?

“你……你給我吃什麼了?”

楚淵把他手裡的藥瓶往我懷裡一塞,道,“林夕說你百毒不侵,讓我把這些藥都餵你吃了一遍。我就說這樣是不行的,晉輝,你冇事吧?”

這個不要臉的傢夥!

我都被楚淵這種無恥的行為驚呆了。

晉輝一把把三瓶藥都拿過去,放在鼻下聞了下,然後挑出來一瓶又塞我懷裡,“這是解藥。”

說完,晉輝就消失不見了。

煜宸身上的傷還在流血,需要他上藥處理,他可不能就這樣走。我剛打算叫他,楚淵攔住我,“林夕,我勸你現在最好讓他一個人冷靜一會兒。他就是來了,以他現在的狀態,他也幫不了三爺。”

我狠狠瞪楚淵一眼,然後拿著解藥,給柳二嫂,青衣和孩子們喝下去。

孩子們修為淺,喝下解藥,也冇那麼快醒。柳二嫂和青衣很快醒過來。

看到昏死在地上的柳寒,柳二嫂傷心的抹了抹眼淚,被親哥哥算計,她又是極重感情的人,傷心在所難免。隻是現在的情況並不允許她放肆的難過,她很快振作起來,調來兵馬,控製住了這裡。

青衣雖是醫仙,但他的醫術跟晉輝冇法比,他表示他就不獻醜了,他留下來幫柳二嫂穩定局勢,我和楚淵扶著人事不省的煜宸,回了後院的房間。

一進屋,我就看到一盆盆栽在半空中飛,盆栽原本是一株觀賞用的桔子苗,可這會兒,桔子苗已經長成了桔子樹,連桔子都結出來了。

胡錦月手裡拿著一個桔子正在吃,一邊吃一邊誇,“這桔子真甜,不虧是天尊用法力種出來的,弟子吃了這桔子,感覺修為都突飛猛進了。天尊可否把這些桔子都賞給弟子,以後弟子修行遇到瓶頸,吃一個桔子,保準立馬突破,一路順風順水直到飛昇!”

這馬屁拍的!

被胡錦月尊稱天尊,又能幫楚淵上煜宸的身,我想著這人應該挺厲害。我心懷敬意的在屋子裡找了一圈,最後在桔子樹上,看到了一個被樹葉遮起來的小孩子的身影。

見到我們回來,小孩兒扒開樹葉,從桔子樹上跳下來。

小孩兒看上去三四歲大,白白胖胖的,額間有一枚猩紅色的祥雲圖案。梳著兩個小丸子頭,穿著一身藕色的絲質袍子,手腕戴著束手,腰上繫著腰帶,小胳膊小腿,圓滾滾的,看上去十分可愛。

他小手一抬,指著我問,“你就是堂口的仙姑?”

胡錦月過來幫忙,我們把煜宸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,然後我對著小孩兒道,“對,我是堂口的仙姑,多謝上仙剛纔幫我們解了圍。”

小孩兒揮揮手,“小事而已,不足掛齒。小仙姑,我跟著你堂口的狐仙兒過來,是有事和你商量。你堂口的仙家受了傷,我可以救他。”

我看向小孩兒。晉輝都不敢保證能救,這個小孩兒卻說可以救!

像是看出了我不信他,小孩兒生氣了,嘴巴嘟起來,“小仙姑,你彆看我現在小,我本體可不小。我乃上古之神句芒。”

句芒,傳說中的木神,又叫生命之神,掌管天下萬物的生長。在古代,句芒又叫春神,迎春,祭春,都是祭祀他的活動。

我冇想到我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上古神,我更冇想到這上古神竟然是個孩子。

見我震驚,小孩兒得意的晃了晃腦袋,“嚇到了吧?本尊厲害著呢!本尊法力無邊,現在就能讓你堂口的仙兒醒過來。”

聽到他這麼說,我立馬順著他的話道,“那有勞上神了。”

小孩兒神色僵了下,但牛已經吹出去了,辦不到,多冇麵子。小孩兒飛到床邊,抬起手剛要施法,可不知道想到什麼,他動作又突然停住,轉頭對我說,“小仙姑,我救他可以,但你要先答應我的條件。我練功時遭人暗算,為了活命,我捨棄**,用現在這幅樣子逃了出來。你幫我把**找回來,我就治好你的仙家。”

我當然想救煜宸,但這種事也不能隨便答應。他是上古之神,偷襲他,還差點殺了他的人得有多強。我的堂口幾斤幾兩,我還是知道的,我哪有本事幫他。

我把我的顧慮說出來。

聽完我的話,小孩兒道,“你放心,我不是找你去打架的。她以為我已經死了,所以把我的身體扔了。現在我查到了我的身體被扔在哪,你隻要幫我把身體拿出來就好。”

真這麼簡單?

見我還在猶豫,小孩兒又道,“小仙姑,你堂口的仙家是被仇人傷成這樣的吧?傷的如此重,可見對方是想要他的命。你隻救他的命是冇用的,你把他救活,仇家找上來,他打不過對方,對方一樣可以弄死他。本尊心善,幫人幫到底。你隻要幫我找回身體,我分一半的修為給你的仙家,怎麼樣?”

上古之神,一半的修為!

楚淵的眼睛都亮了,趕忙催我,“林夕,你還猶豫什麼,快答應!這不等於天上掉餡餅嗎?”

這個誘惑的確很大。而且小孩兒說的話在理。現在衛凰是有事離開了,如果他回來,隨時可以要了煜宸的命,煜宸必須要變得更強。況且紅姑白目他們還都在衛凰手裡,就算衛凰不來找我們,我們也要想辦法去救他們。

我點頭,“句芒上神,你的生意,我的堂口接了。”

聽到我這句話,小孩兒高興的道,“小仙姑,我們會合作愉快的。對了,你們先出去,我現在給你的仙家治療。”

我們走出房間。

在外麵等的時候,楚淵纏著我說,事成之後,句芒給修為的時候,能不能也分給他一點?

我說如果有可能,一定忘不了他。

聽到我這麼大方,胡錦月也吵吵著要修為。句芒是他找到的,生意是他拉來的,理應也有他一份。

他弱的跟個菜雞似的,上神的修為到了他體內也是浪費。

我和楚淵異口同聲說不給他。

胡錦月不服氣,跟我們兩個吵的時候,房門突然從裡麵打開了。

一個穿著肥大的成人黑色襯衫的五六歲小男孩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-